1. 首页
  2. 言情宠文

啊老师好痛哦轻一点哦 极品神医闯都市

“今天我们就在这里扎营吧。”找到一处被几颗大树围住的空地,透过树冠透下来的阳光细碎的洒在空地上,形成了一块块细小的光斑。

“今天是第四天了,按照之前的计划,我们明天开始要往回走了吧。”一边从肩上取下行理,讶堂对卡尔说道。

“嗯。我们就走到这里不再深入了。”再往前危险性就会大很多。这里是这次可以停留的最大极限了。

“为什么啊。我们并没有走的很深入啊。”这几天虽然一直朝着山的深处前进,但每天走的距离都非常的短。应该说是,走个一两公里,就停下来玩儿上几个小时,每天前进的距离也不过短几公里而已啊。

“这座山里有攻击性的野兽。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成了野兽的粮食。”悠也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的小瓶子,小心的在几颗大树包围住的空地外围洒上瓶子里的东西。

“那不是大家随便说说的吗?”走了四天了,除了一些无害的小动物之外,什么也没有嘛。

“不,攻击性强的野兽一般都有自己的地盘。没有极特殊的情况,平时都不会随便超出那个范围活动的。但是如果有人闯进它的区域,那它可不会让你随便走的。”卡尔看着悠也的动作,发现他空出了一个方向没有洒上药粉,停下手里正做的事情。“悠?为什么空出那个位置?”

“一会儿我在这里做个小机关,看看能不能抓到几只嘴馋的,我们带回去当成礼物好了。”不过,这里的机关得设置得够精细才行。至于药,换成另一样以备万一好了。

“随你高兴吧。”居然打起了这种主意。不过,这个地方的蛇,确实能成为不错的礼物。

“你们两个一搭一唱的,说什么呢啊?”宫泽对于现在这两个人的奇怪反应很是不解。说来自己才是山里长大的孩子,怎么现在倒是他们两个一副很内行的样子呢?

“这个地方这么空,在晚上时应该可以清楚的看得到月亮,白天时又不会被阳光直接照射。是个很好的爬虫类生活的环境。所以这里应该会聚集不少蛇。我刚才洒在地上的是雄黄,晚上我们睡觉前还要再撒一遍,然后我们今晚不能直接露宿,一定要睡帐篷才行,帐篷入口地方的里面、外面也都要撒上雄黄。用来赶蛇。”谁知道这山里有的都是一些什么蛇。

“不是吧。”宫泽听悠也说了之后,忽然觉得身上麻麻寒寒的。

“当然是真的。虽然可能是我瞎猜,但说不定这个空地就是每天那些蛇集合起来望着月亮闲聊天的地方呢。不好好的预防,你不怕被一群蛇当成椅子坐在身上啊。”天,自己都觉得好恶心了。悠也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行了,拜托你不要说了。亏你长了一张那样的脸。居然可以脸色不变的说出这么怵人的话。”真是有够恶心。天啊,被一群蛇当成椅子坐,光想就觉得好冷啊。

“那悠也同学刚才说要用机关抓的也是蛇吗?”讶堂帮着卡尔把一直没用到的帐篷支起来,一边扶着固定帐篷的铁钎,一边看悠也蹲在地上仔细的检查着什么。

“嗯。这里要是一直没人来的话,蛇应该也都是很大条的。我在这个地方设陷阱,因为其它地方都被洒了药,估计就会有蛇想从这里通过,我们自然就可以抓到一些,而陷阱之后我会再用其它比较特别的药阻止它们前进。”不过看样子自己刚才乌鸦嘴了。这里好像真的常常有蛇聚集的样子啊。地面上有很多特殊质感的土,应该是长期与蛇爬过时留下的分泌物反应后形成的。希望晚上这里不要被蛇给挤满了。否则的话,啊,很麻人啊。

“发现了?呵呵,今晚要是不用帐篷,估计我们回去的路上,你们三个都会没有吃东西的想法了。”说不定会反应过度,当时晕倒吧。卡尔蹲在悠也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行了。看来这个方位的陷阱会变得很麻烦啊。”要不要干脆就改成最原始的算了。

“这个方位的药,你打算用什么类型的?”这里要是搞不好的话,说不定之后三天自己这一群都会被愤怒的蛇群追袭。

“不光这个方位。在稍靠里的范围,全方位使用稍强的麻醉药。保证我们明早离开时它们不会醒过来。”只要陷阱里的就够了。这些蛇才是这里的主人。我们这些喧宾,又是杀它们的同胞当作补品,又是占它们的地盘当作寝床,要是再对它们赶尽杀绝,那可就太失厚道了。占了便宜,总得给人家一个乖嘛。

“希望不要多到可以通过你的双重防线爬到我们的帐篷上面去。”卡尔看悠也思前想后的样子,摇着头笑了笑。

“天啊。该说好笑,还是可怕啊。”想到满地都是被麻醉药醉晕的蛇,而还有很多的蛇爬过了它们同伴的身体爬上自己几个人睡的帐篷,在顶上盘着身子昂着头对着月亮吞吐着血红的信子,就让人产生一种可笑与恐怖画在同一张图上的诡异感。悠也晃晃头,把那个画面从自己的脑海中驱走。

* * * *

沙沙的响声,不断的朝着悠也他们扎营的地方聚集而来。果然是蛇,而且全是一些身粗有茶杯口粗、身长过丈的大蛇。

当它们神态慵懒的晃着身躯来到平时望月练功的空地时,突然发现这里充满了让自己讨厌的气味,而且,在空地中间出现了一个从没见过的古怪的,没有出入口的椭圆形的篷子。从里面透出的气味感觉,那个里面应该是人类。

可是,这个地方已经很久没有人类出现过了啊。这突然冒出来的人类是从哪儿来的?而且还占了自己的地方,当真是可恶至极。几条显然是首领的巨蛇聚在了一起,它们围着空地转了起来,然后,发现了那个唯一没有被雄黄阻碍的通路。几条蛇也是年老成精,它们犹豫的在那附近打着摆子,想前进,却又有些疑惧。

终于,其中的一条忍不住性子般的轻嘶了一声,带着跟它一块来的那部分大蛇游向了这个唯一的通路。接着,它,以及领先走的几条大蛇全都掉进了悠也的陷阱。简单的,但也恶毒的陷坑,里面支起了锐利的细长的刺针,将所有摔下去的蛇活活钉在了下面,死又死不了,动又动不了,领头的蛇奋力的想挣脱,但它的身体太大了,被太多的刺针钉住了,根本没办法成功。只能呆呆的坑里望着高高挂在天空中的月亮。想着,这大概是自己最后一次看到如此美丽的“太阳”了吧。

其它的蛇看到这些先行的蛇掉进陷阱后,产生了一阵的躁动,又有很多的蛇在那个附近徘徊,想要试着从旁边转过去,可是试路的蛇无一例外的掉进了同一个大坑中。这个大坑的范围比这个入口要宽,似乎就是为了防上它们穿过这里一般。剩下的其它首领们,最后还是决定放弃从这里进入空地。而是选择退一步在空地周围的林子里面进行今晚的修炼。原来,这里不是蛇群聚会的地方,而是蛇群一起练功的地方。大概连卡尔也没想到这座山里的蛇居然还会集体修炼吧。

“啊!”宫泽的叫声,把刚睁开眼睛,还迷迷糊糊的悠也彻底吓醒了。抓起手边的衣服跑了出去。在心里念叨着千万别看到什么可怕的景象。

“怎么了?宫泽同学,你叫那么大声干嘛啊?”讶堂也跟在悠也身后跑了出来,看到宫泽呆呆的站在悠也同学昨天作的陷阱旁边用手指着下面,一脸受惊的样子,有点失望,什么也没有啊,还以为真的一地都是蛇,吓到他了呢。

“好大啊,快看。它,它还没死。”宫泽又看了看陷阱下面,有些困难的咽了下口水,手指微微的颤抖着。

“啊!天啊。我还真是天才,居然……”说了一半,悠也突然停了下来,接着用一种古怪的表情看着坑里的那些蛇。

“悠也,你要干嘛?”看到悠也突然跳了下去,宫泽大声的叫道,那条最大的蛇刚才用好吓人的眼神瞪自己呢。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这里还真是怪惊人的。”不过这些蛇为什么要这样作呢?照这里的情况看,像它们这样,估计没有个十几万年,一个精灵也别想出得来。这里的灵气虽然悠长,却并不深厚,根本不够修炼精灵所需的。

头朝下跳进陷阱,用双手抓住两根细刺,使一个反转乾坤,将细刺抽出来,将脚落在刚才细刺的位置。站稳后,小心的清理干净自己周围的细刺。这个东西插到自己身上可也是一样的不好受。把细刺收好放在一边,将那些被细刺刺中,已经死掉的大蛇放在一堆,没有死的放在另一堆,而那条最大的,悠也没有拔出它身上的细刺。现在整个陷阱里就只有那条巨大的蛇被好几根长长的细刺钉在地上,瞪着它面前的悠也,不停的吐着信子。

“我们好像弄错了你们这个地方的性质。虽然有些对不起你们,但是反正我们今天也要走了,这里就还给你们了。另外作为赔礼,我告诉你一件事。”悠也站在大蛇首领的跟前,声音不大,除了这条蛇,陷阱外面的人什么也听不到。“这个地方是不错,但是你们好像是集体都在练嘛。”拿过一条死蛇,悠也用手里的细刺轻易的剖开它的皮,从它的身体里面取出一个小小的圆圆的半透明的小球,拿在手里看着大蛇眼中的愤怒,悠也接着说道:“照你们留在这儿的数量来看,你们的规模很大吧。但是这个地方,并不能让你们中的每一个都有所得。在这里练下去的话……”悠也把那个小球举到大蛇的嘴边,“我大概可以看到几万年后的你,除了身体又变长变粗一倍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的进步。”看到大蛇听了自己的话之后眼神里闪过了些什么。悠也轻轻的朝它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是什么人教了你们这样的方法,也不知道他对你们说过些什么。但是这里的灵气太微弱了,虽然悠长不断,可却不够你们一起来消耗。看你应该已经活了很久了。虽然你掉了进来,但是我也不能轻易毁了你得来不易的智慧。你走吧。这个也给你,当作是让你受伤的赔礼。”把那个小球塞进大蛇的嘴里,悠也抽出钉着它身体的长刺,看着它在自己身边游了半天后,慢慢的拖着全是伤口的身体离游出了深深的陷阱。

“悠也,你刚才怎么把它身上的长刺全□□了啊。你不怕它咬你啊。”宫泽有些后怕的看着悠也。

“悠也同学,你刚才给那条蛇吃了什么啊?”那条蛇开始不是很凶暴的吗?还那么用力的挣扎呢。

“那个是那条蛇喜欢的东西。不过这种蛇并不会无原由的攻击人类。它只是因为被困住了心情不好罢了。”看看坑下那一大堆的蛇。还有那些还没死的,是放了它们?还是?

“我们只能带确实已经死掉的回去,而且即使是死的也已经太多了,活的那些,只能让它们留在这里自生自灭了。”这些蛇一定是谁为了某种原因而有意的驯养的。虽然并不是抓住后圈养,却是用了什么手段,让它们对修炼产生了期待吧。

“可是。”看着那些也想游出陷阱却力不从心的蛇,悠也有些后悔挖了这个既简单又恶毒的陷阱。“那我下去把它们都弄到上面来吧。”至少别让它们在自己的眼前摔死。悠也再次跳了下去,一条一条的将这些还活着的蛇抱出陷阱,将它们放到朝着树林的那边。

“好了,这些蛇我们现在带走,等回到我们昨天停留的地方时,再收拾一下好了。”把陷阱填好,并且将昨天洒过的药用附近土重新埋了一下,把这个空地还原后,悠也四个人,每个人的背后多了一个用藤条编的简易背篓。里面放满了蛇的尸体。

“好重啊。”讶堂看着悠也背着大概自己两倍那么多的蛇,还拎着自己和他本人的行理包,还一脸轻松的样子,不由在心里讶异了起来。看来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真的是非常有道理啊。

“呵呵,讶堂学长,请您放心,我们一会儿到了休息的地方之后就动手,明天上路时一定会比今天轻上好多的。”悠也看讶堂很吃力的背着那个篓子,有些歉然,自己也没想到居然会弄到这么大条的蛇,还每一条都有个小小的内丹。不如一会儿送给讶堂学长几颗吃着玩儿好了。虽然不会像是对练武者或是修道者那么有帮助,但是强身健体倒是一定可以的。

“不过,这里的蛇还真是好大啊。”宫泽手里抓着一条从篓子的空隙间露出来的蛇的尾巴,看了一眼,又松开手丢掉,那冷冰冰的手感真是不太舒服。

“我也吓了一大跳。虽然觉得对不起这些蛇,不过,要是昨晚的陷阱不是陷坑的话,说不定我们几个真的要被它们当椅子坐了。”悠也想了想那时将会是怎么一个画面。

“确实是这样。”讶堂想到了刚才从坑里爬走的那条大蛇,天啊,要是被它压在下面,不用它缠,自己大概就被压死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897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