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宠文

饭桌下他的手已经进入 叶修被锁在鱼缸

这一场变换了主人的鸿门宴之后,知府甚是积极,仅用了三日时间,便将万两白银筹到,并承诺绝不再以任何名义收取外城人的银两,且答应同意外城人入商会,只要外城人遵守商会规定,并每年缴少数额的会费即可,对此,沈弈并无其他言辞,不比微微皱眉的苏寒之,而是一笑了之。

“两位大人,你们真的不多留几日,下官这次都未好好尽尽这地主之谊。”知府对着已经走出府外的沈弈和苏寒之说道。

沈弈在马车前驻足苏知府,回头朗朗一笑:“我们还有皇命在身,不便再久留,多谢知府大人美意,告辞了。”

沈弈既已如此说,知府也不好再做挽留,道了别便目送二人坐上马车远去。

如今终于两人可以独处,又不用担心隔墙有耳,沈弈立即向着苏寒之说道:“寒之,你可是对我那日在酒席上所说不开心了?”

“酒席?”苏寒之一愣,“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沈弈哀怨的看了一眼苏寒之:“哪里是忽然问起,是憋了三天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你老实说那日你是不是听到我说美色后吃醋了?”

听到美色,苏寒之眼神一黯,低下头说:“没有。”

沈弈嘴角一抿,故意用扇子挑起苏寒之的下巴,调笑着说:“还说没有,你看这脸色,活脱脱一副不欢快的模样。”

苏寒之顺势抬起头,有些无奈的看着沈弈:“也只有你能把性命攸关的事当做玩笑。”

沈弈怔住,原来他在为自己后怕,心里立即乐开了花,还来不及说上几句得瑟的话,却听苏寒之说道:“明明知道知府有企图,也有他违反国法的证据,你为何不向朝廷报备,而是自行处理?”

沈弈轻声一笑:“这你便没有我知晓的多了,还记得我的外公是庆城首富,其实据我了解,每个城多多少少都会对本城的商户有所保护,只是这个知府严重了些,如若捅出去,说白了他的罪行并非作奸犯科,最多也就是坐个几年大牢便出来,那我们的筹募计划自然也完成不了,后面几个城池定会有所防备,不如做个人情,日后他还会感激,岂不是两全其美之事。”

苏寒之深深的思索沈弈的话许久,渐渐眼前清朗,没有再提任何疑问。

既有了经验,又有了认同,沈弈便是光明正大的带着苏寒之偷溜,不需再找任何理由,后面竟也顺风顺水,一路走去,既是将各城玩遍,又是将皇命很好的完成,不禁让两人有些乐不思蜀。

两人原定的计划本是从京城出发一路向南,路过几个富说的城镇后转向东再沿另一条路线朝北返回,而两个多月的游历之后,只要再路过最后一个城,便再次回到京城。

沈弈看着城镇的石刻大字“隋州”,眼角渐渐溢出了笑:“寒之,你说我这次因为你没有提前私查隋州,算不算假公济私,你要如何感谢我?”

“谢你?”苏寒之收回在隋州两字上停留了片刻的目光,转回头:“隋州本就不算是很富硕的城镇,原本不在计划筹募之内,是你执意要停留在此。”

沈弈一愣,继而大言不惭的说:“我还不是善解人意的让你和家人团聚?你瞧,我连衣装都换成了便服,而且准备同你直接去伯父的府邸拜访,你可真是冤枉我了。”

苏寒之不由朝沈弈的身上望去,初夏的天气已有些炎热,眼前的沈弈今日一件一身丝薄白衣,宽阔的肩膀将衣服撑的恰到好处,姣好的身材立即展现无遗,胸前一柄纸扇轻摇,将额前的细发扶起,露出光洁的额头,额头上点点细散的汗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怎么?可是我今日的面容不佳?”沈弈忽然停止摇扇,瞧着愣住的苏寒之问道。

苏寒之这才发觉自己方才看的入了神,轻咳一声,收回视线转向窗外:“不是。”

沈弈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衣服:“那是衣服不妥?”

苏寒之又答:“不是。”

沈弈又看看自己的鞋子,方要再次开口,却见苏寒之脸色微红的说:“没有哪里不妥。”

看到苏寒之的神情,沈弈眼眸一转,瞬间领会方才那目光的含义,还未及出口调笑,便听马车一停,苏寒之开口:“到府了,下车吧。”

一听到府,沈弈立即收起笑容,赶忙站起身,伸出手轻抚额头上的碎发,之后又拽拽衣角,却听站起身的苏寒之说:“不必那么紧张,你今日很俊朗。”语气中竟然带了明显的调笑之意!

被苏寒之直戳心事,沈弈只是微愣,不仅未恼未羞,而且更是换上一副潇洒的姿态,凑近苏寒之轻声说:“我还不是怕在岳父面前失了仪容,影响了这第一印象,万一日后不答应我们的亲事如何是好?”

苏寒之一怔,未在多说,转身走下马车,这一神情立即让沈弈狡黠一笑,欢快的随之跳下。

因为隋州并未在二人募集城镇的计划中,因此并无人通知此地二人的到来,苏知府自是不知。开门的官家见到苏寒之时更是惊讶,赶忙大喊大叫的跑回府内,一路喊着:“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看着官家激动的背影,沈弈一笑,望着苏寒之说:“看来岳父对你不错,府里上上下下应该对你都很好。”

“嗯。”苏寒之淡淡的点点头,“走吧。”说着抬脚便进了门。

沈弈却是未抬步:“这个时辰岳父应该下了府衙回了府,我这样贸然进去怕是不妥吧。”

苏寒之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沈弈:“你是我请来的客人,有何不妥?进来吧。”

沈弈想了一瞬:“也好,那我就直接去拜见岳父大人。”

苏寒之望着迅速走到自己身边的沈弈,终于无奈的说:“你这岳父叫的也太早了点。”

沈弈瞧了眼有些微窘,但并未动怒的苏寒之,坏坏一笑:“既然是早晚的事,那就赶早不赶晚,走了。”

府内的正厅前,听到禀报的苏知府已经从厅中走出迎接忽然回来的苏寒之,却远远看见苏寒之的身旁还有一个俊俏的公子与他一起并肩而来,看那有说有笑的模样倒是甚为亲密,心里暗暗疑惑,自小就未见寒儿与任何人亲近过,这人会是谁?

思索间二人已到眼前,苏寒之彬彬有礼的问候:“叔父。”

苏知府微笑着点点头,虽然从小便收养了苏寒之,但为了安全一直到十岁才正式将他接入府中,平日里与自己并不亲近,也从未叫过自己一声爹,如今早已习惯,只温和的说道:“寒儿,回来了,这位是?”

苏寒之还未开口,沈弈已经躬身鞠了一躬:“沈弈拜见岳父大人。”

话一出口,三人同时一愣,瞬间面色各异。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732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