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宠文

受向前爬再被攻拖回去 乔唯顾天屹免费阅读全部

红色的药瓶散发这浅淡药香,揭开盖子,能看见里面的膏脂亦是殷红如血。段誉盯着瞧了半天,又转头看看山洞,阴暗幽深,没有半点动静。

看来是要自己动手了。

山林的夜里寒意逼人,段誉往火边靠了靠,将衣襟扯得松松的,这才沾了些药膏探手进去。这样抹药根本看不见衣内乾坤,段誉只能凭着感觉乱涂一气,实在是有些糟蹋。

夜里,乔峰起来添了几次火,段誉始终睡得天塌不惊。

第二天一早,段誉醒来不见乔峰,心中一惊,连忙跳起来。乔峰不可能一个人走了,就算他要扔下他,也不可能把他独自一人丢在这荒山野岭之中。但之后呢?他都可以想见乔峰一脸冷硬的说我自去查明真相你多保重的样子。

山洞外的火堆灰烬犹有余温,他们骑来的马却不见踪影。

段誉愣了愣,寻着昨日的那块石头坐下,便见一旁放了几个新鲜野果。他拿了一个果子左右看看,上面水珠映着阳光油滑发亮,咬一口,居然香甜清脆,颇为不赖。

段誉坐在冷冰冰的石头上,一边啃着野果权作早饭,一边胡思乱想,眼角忽然落入一片阴影,抬头便见乔峰正牵了那匹马回来。马嘴上湿漉漉的,想必刚喝饱水。

段誉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望着乔峰一笑,“走吧。”

乔峰并不答他,牵马转身走在前面。

段誉笑笑跟上,两人一路无话。

山路崎岖,不便骑马,段誉脚程又慢,到得代州城时已近晌午。

段誉上次来时昏迷,去时匆忙,也不曾仔细的看一眼,现在再看到,已经完全不认识了,全仗乔峰寻着之前所住客栈。段誉无事,便一手搭在马背上,一边东张西望打量着周遭环境。

街上来往百姓不多,却都在脸上笼着一层阴郁,似有什么大事发生,他想起方才进城时官兵格外严格的盘查,不由得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两人进了客栈,小二忙迎了上来,“两位这边请,这边请,两位要吃些什么,小店别的不说,这……”

段誉含笑打断道:“我们是住店的。”

“哟,那可不巧了,小店早已客满。”小二露出一脸遗憾。

段誉有几分不悦,道:“这么紧俏?别是你想寻些打赏,故意拿这些话来唬人吧?”

小二连忙急道:“看您说的,上门的生意哪有不做的道理,小店真真是客满了。客官您要是早来那么两天,您一人要睡两间屋子都成。可这现在,”他晃了晃脑袋,神色间带出一点得意,“现在别说小店,这代州城里所有客栈怕都挤不下了。”

段誉本想说我们早便定下了房,听了小二这话不由生出几分好奇,问道:“我怎么看路上的人倒比往常还少些,哪来那么多人上赶着住店?”

小二压低了嗓门,神神秘秘地道:“自然是有大事发生。”他撂下这一句便不往下说了,脸色几分神秘几分矜傲,硬是要你问下去他才肯答。

段誉不喜这种问法,却又不得不耐着性子捏出一脸感兴趣的样子问道:“哦?什么大事?对了,麻烦上几个菜,小二哥你坐下说。”

小二眼睛一亮,忙要先去传菜,却听得一阵低沉的声音,“先把事情说清楚。”

小二抬头一看,声音的主人英武不凡,却偏偏极有威势,比西街的卖猪肉的快刀洪的那一脸横肉还叫人看得害怕,脑袋还没跟上,嘴已经抖抖索索的吐了出来,“这不,丐帮……丐帮的一个长老死了,这不,就有好些江湖人士跑来,这不,客栈……客栈就给住满了,这不,就没有空……空房了。”

段誉听他“这不”“这不”的听着心烦,却还是抓住了重点,“丐帮?丐帮怎么会在这儿?还死了一个长老?”他转头看了看乔峰脸色,见他亦是皱眉,不由催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也不……不知道,只听说是被一个叫乔峰的大恶人杀的。”小二嗫嗫嚅嚅的道,“来往的客人都是这般说的。”

乔峰心中虽震惊不已,脸色却不变,淡淡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小二像犯了什么错事一般低着头,眼睛都不敢往乔峰身上放,“大概……大概是五天前,开始只是有些乞丐,这两天人才多起来了。”

五天前?那时他们都还没到代州,丐帮怎会到了此地,还贴了一个长老。

段誉心中疑惑不减,那小二却是再怎么问都说不出什么了,段誉只好道:“我们三天前在这儿投宿,屋子还在吧。”

小二吃了一惊,忙把他们引到柜台,掌柜的一查,面露尴尬道:“客官客官,这可实在是抱歉,我们看您三天没都来,这两日客人又多,咱们是小本生意,这来的又都是些江湖人士,小店实在是得罪不起啊,这才……”

看来屋子是不可能再让出来的了,段誉退而求其次,“行李呢?不会给我们扔了吧。”

“没有没有,那哪儿敢呐,客官的行李小店都好好的收着呢,谁都不叫动一下。小源!还不快去给二位爷把东西拿来。”掌柜的抹了把汗,看出段誉是个好说话的,对着段誉的一张老脸几乎笑出朵花来。“二位要吃点什么,随便点,算是小店给二位爷赔罪了。”

段誉笑笑,“叫掌柜的破费了,那就先来十斤高粱吧。”

掌柜的吃了一惊,暗道自己看错了人,原来这人也是个会趁机抬杠的,但说下的话总不好反悔,何况旁边这大汉更是一脸不好惹的神情,只能暗叫倒霉。心里揪着,脸上却还要挂着笑,连声道:“好好好,客官还要什么菜也尽管吩咐。”

那小二忙要去给他们拿行李,掌柜的本就不悦,便吼他:“蠢东西,先伺候好二位爷。招呼不好仔细我揭了你的皮!”

两人早上都只用了一些野果,一上午的路走下来已经饿的够呛,便也不和老板客气。

酒饱饭足后,掌柜的躲在一旁心疼地算着饭钱,只支使了那个唤作小源的伙计捧着行李送他二人出门。

段誉笑眯眯的道一声谢,却站着不动,道:“掌柜的,问你借间房,咱兄弟俩好换身衣服。”他们此刻还穿着契丹人的服饰,未免太过打眼,既然拿到行李,还是换下来的好。

掌柜的忙又吼道:“蠢家伙!还不赶紧的伺候二位爷更衣。”

两人换好衣服出了客栈,依旧是乔峰牵了马走在前面,段誉小声嘀咕道:“大哥,咱们这是去哪儿?”

乔峰看他一眼并不答话,他本打算进关之后直奔山东,先寻铁面判官单正问个究竟,他若不说,便寻徐长老、赵钱孙、谭公谭婆、智光大师乃至马夫人,总要一个一个问下去。谁想在这偏远之地突然死了一个丐帮长老,自己还成了杀人凶手。丐帮虽然遍及各地,但帮中长老却不会无缘无故跑到这里来,这件事实在是蹊跷的很。他与丐帮早无关系,但毕竟是自己多年的心血,帮里许多人都曾是他过命的兄弟,并不能完全做到无动于衷,置身事外。

段誉见他沉吟不答,忽然想起一事,他四下看了看,拦住一人问道:“这位小哥,可知哪里有贩牛马的商贩?”

那人看一眼乔峰牵着的马,先喝了声彩,道:“这等良驹,公子何必舍近求远,从这里往南走一条街便是薛大老板府上,薛大老板最喜的就是骏马美人,若是瞧见了这马,定肯花大价钱买下。”他看两人穿着普通,偏偏又牵着匹好马,只当他们是要寻人卖了这马,便多了个嘴提醒他们。

段誉道:“阁下误会了,咱们是想再买一匹,这马再好,老坐着两个人它也够呛啊。”

那人笑道:“这样啊,那你回头往西走,过了两个街口再左拐,往前走上一炷香的功夫就到了。”

段誉点头谢过,转过身拍了拍马背看着乔峰。乔峰知他是想寻人译了这石碑拓文,便不咸不淡的点点头,掉转马头向西行去。

此地临近边关,牛马贩子来往两地,多有识得契丹文字的,两人不消片刻便寻到一个。

乔峰看了那牛马贩子译成的汉话,沉默良久。

午后的阳光飘飘洒洒,带着一点柔和的意味,街道却萧瑟不堪,疏疏落落的行人走过,段誉轻声道:“往后,我该喊你萧大哥了。”

两人漫无目的的走了一阵,忽听得几个江湖打扮的人士交谈,一个人说道:“徐长老死的可真惨呐,前胸后背,肋骨尽断,乔峰那厮下手也忒狠。”

另一个道:“下午在城西废园开吊,丐帮几乎全来祭奠,又到了不少武林同道,定要想出个擒拿乔峰的法子才好。”

又一人叹了一声,道:“乔峰当年身为丐帮帮主,也着实为江湖武林做了不少好事,现在怎会……唉。”

头一个说话的道:“非我族内,其心必异!你可知道,当初杏子林中乔峰身份败露,他竟勾结西夏官兵,妄图将丐帮一网打尽,好掩盖消息!也亏得慕容公子不计前嫌,舍身相救。慕容公子如此大义之人,竟与乔峰这厮齐名,哼!我都替他不值。”

一人道:“不错,小刘你眼界太浅,还说什么他为武林做过不少好事,我呸!你要知道契丹人凶残恶毒,什么手段使不出,乔峰那厮只怕早知自己身份,故意施些小恩小惠,哄的汪老帮主传位于他。若非杀马副帮主的事败露,叫全长老发现端倪,只怕咱们现在都还蒙在鼓里。”

他大大的叹了一口气,煞有介事的道:“那丐帮的威名,可就毁于一旦了。”

第一个说话的又道:“你只瞧瞧乔峰对徐长老下的狠手。啧啧,徐长老久已隐退的人了,早就不问世事,偏偏这事把他牵了出来,那恶贼便要赶尽杀绝,这等歹毒心思你看不到,只叫几件好事便迷了你的眼。”说罢便轻蔑的哼了一声。

被唤作“小刘”的人唯唯诺诺,立马改了口风:“听说慕容公子也要来祭吊徐长老,咱们要擒拿乔峰这恶贼,可以请他来主持大局啊。”

“嗯,这话还差不离,慕容公子英雄高义,想来也乐意为武林除去一害。”

“不错不错,咱们再买些香烛纸钱,赶紧去西园吊唁。”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655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