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宠文

小东西你下面给我吃樱桃/超级yin荡婚礼

苏云娜在车上规矩的坐好。

霍澜坐在她身边,摩挲着她手背上的红痣,慵懒的问道:“今天比赛累不累,给你带的糖吃了吗?”

“没吃完,”苏云娜从口袋里掏出半袋霍长风买来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奶糖,她撕开包装纸自己吃了一块,另一块递到霍澜嘴边,“张嘴。”

霍澜看也没看就听话的把糖吃了,还借机允了一下苏云娜的指尖。

苏云娜手指发麻,她脸都红了,但还是要故意恶心他:“我刚才上厕所没洗手。”

霍澜不以为然的说:“我不嫌弃你,你在我心里从脚底板到头发丝儿都是干干净净的。”

他这话一落下,前排坐着的王植像是被口水呛到了似的咳嗽不止,于是苏云娜的脸更红了。

苏云娜羞愤的想原地去世,她低着头小声和霍澜道:“都说好了在外要收敛点,你是不是又忘了?”

苏云娜说的是他们当初决定在一起之后,苏云娜要求暂时瞒着霍长风和其他人,毕竟现在她还是霍长风的女儿,跟名义上的哥哥处对象被传出去像什么话。

霍澜当时的回复差点把苏云娜给气死,他无所谓的开玩笑道:“要不然你直接嫁给我得了,我就说老头子认错了人,他认的不是什么女儿,认的是自己儿媳妇。”

苏云娜听完之后,她面红耳赤的直接给了他三拳,才让霍澜严肃正经起来答应了她的要求。

现在的霍澜坐在车里不高兴的撇了撇嘴,连握着苏云娜的手都撒开了。

苏云娜也觉得谈个恋爱还要遮遮掩掩实在是很委屈,但她现在的身份尴尬又敏感,也别无他法。

前排坐着的王植和司机小刘眼观鼻鼻观心,决定拼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车开到中途,苏云娜讨好的拉了拉霍澜的袖子,想引起对方的注意。

可霍澜闭目养神,根本懒得理她。

苏云娜觉得自己挺欠的,当初让人家别碰你,人家不招你了你还觉得难受。

到了霍家吃过晚饭以后,苏云娜在厨房里烤好了小蛋糕,她又拌了个水果沙拉,放进盘里一块给霍澜端了上去。

霍澜一脸冷淡的开了门,他垂眼看了看小蛋糕,才侧身让苏云娜进了屋。

苏云娜顿时气的火冒三丈,这个王八蛋让她进屋不会只是为了吃小蛋糕吧!

苏云娜咬着牙把端盘放到了露天阳台茶几上,她气鼓鼓的说:“吃完再刷牙,您慢用。”

说完苏云娜大步流星的往门口走。

但她却没走成,霍澜一只手就把她捞住了。

霍澜一把将她搂到了自己腿上,他坐在卧室的床上,把苏云娜往上抱了抱,语带笑意的问:“别这么着急走啊,你要干什么去?”

他捏了捏她光滑的脸:“怎么好像又瘦回去了?”

苏云娜搂着他的肩膀,睁着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瞪他:“你是为了小蛋糕才跟我说话的吧,我要是没给你送甜点上来的话你是不是打算今天就不理我了?”

霍澜弯起嘴角,还是假装冷淡的反问道:“苏云娜,不是你不让我在别人面前碰你的吗?你还讲不讲理了?”

苏云娜垂着眼睫,闷闷不乐的说:“我没有,我只是说我们要保持距离,没说不许你和我讲话。”

霍澜突然凑近了些,和她脸贴着脸,他压低声音道:“可我一跟你讲话就忍不住要说情话,说我想你,说你今天真漂亮,再问问你今天给不给我做小蛋糕吃了。”

苏云娜被他说的满脸通红,她紧张的手脚都没地方放,半晌都说不出一个字。

霍澜喜欢让苏云娜坐在自己的臂弯里。

这样他侧眸就是她红润的嘴唇,能把自己的脸埋到雪白香腻的颈窝,他的鼻息间到处都是苏云娜身上甜软的香气。

苏云娜鲜少听见霍澜说这么撩人的话,她心跳加速,害羞的不行,就转移话题说:“你别说了,快放开我,你还吃不吃小蛋糕了。”

霍澜在苏云娜侧脸的梨涡上狠狠亲了一下,才放开了她。

他坐到阳台上,慢条斯理的把小蛋糕吃完了,苏云娜不想吃那么甜腻的东西,就顺走了水果沙拉里的一颗草莓。

他俩坐在阳台的座椅上闲聊。

霍澜问:“公司里呆的还习惯吗?”

苏云娜:“老板和队友都对我挺好的。”

霍澜:“如果有你感兴趣的资源,就直接和他要,不用经过我的同意。”

苏云娜知道他说的是华丰传媒的老总,她点头道:“暂时还没有,如果有了的话我不会客气的。”

霍澜的视线扫过苏云娜的全身,说:“你现在的身材正好,减肥餐我让陈妈给你撤了,以后老老实实的和我吃饭。”

苏云娜摸了摸自己的脸,答应了下来。

临走的时候,霍澜突然说:“苏云娜,你想什么时候告诉老头子都行,我有足够的耐心等你,但是这件事不可能瞒他一辈子,你要早做好准备。”

苏云娜转过头和他对视,她心绪复杂混乱,说:“可以再给我一段时间吗?我……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霍澜微微一愣,上前几步把她抱进了怀里。

他说:“我没有逼你的意思,只是让你事先调整好心态,到时候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有我在呢,你不要害怕。”

苏云娜在他怀里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很快给你答复的。”

“苏云娜,你别多想,就算你这辈子都不愿意告诉他,我也能帮你瞒天过海,你愿意做一辈子霍长风的女儿也没关系,反正我都会陪着你。”

苏云娜闻言忍俊不禁:“你是打算和我做一辈子的兄妹吗?”

霍澜说:“我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随便他们怎么说。”

“夫妻也好,兄妹也好,不过是别人口中的一个称呼罢了,反正咱俩不是一直能在一起的吗?你这么一说,我们私下里见面还有点刺激。”

苏云娜觉得霍澜是晚饭的啤酒鸭吃多了有点上头。

霍澜话都变多了:“反正我这辈子就要你,只要你。”

苏云娜受不了这样的霍澜,他也太可爱太撩人了,于是苏云娜红着脸推开他一溜烟跑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5575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