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宠文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马车上的欢乐(上) 小燕子

汤姆把哈米维什横抱在怀里,脚步踉跄。

没有太多时间供他使用,哈米维什的身体逐渐冰冷,呼吸衰弱,最后一句话像是耗尽了她所有力气。

她再也不会快乐了?

不,不会这样。

他加快脚步踏过禁林荆棘,情况紧迫,如果不能在哈米维什失去实体之前找到办法,一切都不可挽回。

那么他在紧张吗?

无暇否认,也不去思考。事情到达刻不容缓的地步,哈米维什越来越轻,他必须收紧臂弯使自己确定她的存在。

还好,事情仍有转机,不至于束手无策。他知道一个办法,一个几乎没有可能但非常值得一试的办法——也是他唯一能想到的。

禁林深处的空地,月光照耀的地方,露水在那里温暖,空气也变得祥和。他知道该如何找到那片净土,曾有大半年的时间,他致力于在禁林里寻它——独角兽最爱的居所。

夏季,花朵丛生,芳香在半空汇成河流缓缓流淌,将路过的人温柔卷入其中,漫漫水流淹没头顶,使人很快沉浸在花海里。

汤姆努力振奋精神将哈米维什搂紧一些,免得她毫无意识的摔下去。清醒过来就知道花丛还远,香味只是它们自保的迷幻剂。不过这也算好消息,至少他知道自己接近了,这片林子他依然那样熟悉。

“你真该醒醒。”他低声说。

按他的理解,如果能看见独角兽,哈米维什一定会很高兴,但很快他后悔自己说出这样的话,那语气就好像她永远不会再醒来。

不,不会,他几乎能看见那片月光照耀之地,只要有独角兽,哈米维什就能够修复她受损的灵魂。实际上水晶也可以,但他无法操控水晶的力量帮助她,她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也不使用,现在只有依靠独角兽了。

独角兽,高贵纯洁,拥有巨大的魔法力量,在巫师的传说里,它是圣洁魔力的象征,意味着治愈。但不是它的血液,伤害独角兽的人终将付出惨痛代价,它的血触碰到巫师唇角的那一刻,巫师就成了身负诅咒之人。他并不希望哈米维什去经历他所承受过的煎熬痛苦,最好永远不要,必须是独角兽自愿救助,被福泽浸润者才会治愈伤痛。

没有人见过独角兽的祝福,连脑子里装了大半个巫师图书馆的汤姆里德尔也不懂该如何去做,眼下还有更艰难的挑战等待他。

他确定自己看见了,两只独角兽,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月光照耀的空地,花朵盛开万物和谐之处。

妈妈带着孩子,这不是他想看见的,就像波特的妈妈愿意挡在他身前,任何懦弱的女人在孩子面前都是伟岸人物——除了他的妈妈,她是自私的。

独角兽母亲已经发现他们,她将前蹄高高抬起,在地面敲击出警钟般轰鸣,嗓子里咕噜着低声嘶叫,要她的孩子退向她身后。

这种生物对灵魂的感知超越一切,如果他没有猜错,它一定是感知到来自他邪恶灵魂的威胁。

独角兽母亲高昂头颅,头顶的尖角在月光下如钻石一样闪耀,汤姆几乎立刻注意到她的脖颈,那里有一道黄褐色狰狞的疤痕,这使他萌生出不祥之感,没有人,没有任何生物会去伤害独角兽,除了恐惧死亡一心求生的他自己。

它正在后退,眼里写满警惕,如果它离开并警告同伴,哈米维什将永远失去获救机会。他会知道也必须承认,假设结果如此,就是他害死了她。

不,她本来就是要死在他手上的,为了更伟大的事业做出牺牲。退意不断滋长,汤姆认为有那么几秒钟他找回了完备的理智,但没有持续更久,他的自我说服再次落败,如果特里劳妮真的是预言家,她说过他主宰她的生命,哈米维什不知道,但他一清二楚,既然由他主宰,他不要她死。

不论有什么缘由,不论有多少必要性,他能让她死去,就可以让她活着。

“我是想说——”在这一刻之前,他永远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要尝试和独角兽对话,并且在知道它百分之八十听不懂的情况下坚持说下去,“有一个灵魂,她需要你的帮助。”

独角兽母亲已经认出汤姆,她愤怒的踩踏地面,似乎在逃跑和复仇之间犹豫,她不能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孩子,为此,她能够拼上性命。

“请你帮助她,我对我曾经的行为感到抱歉。”他几乎确定自己被认出来,独角兽能做到这一点,于是他将哈米维什轻轻放在地上,然后缓步后退,“但一个需要帮助的灵魂,她是无辜的。”

他退到空地边缘,月光不再对他施舍光芒,但这不要紧。独角兽母亲仍然不安的踏步,这说明目前对她来说还不是安全距离。

“请求你帮助她。”汤姆再次后退,任凭茂密的矮树枝条从他脸颊上划过也无暇顾及,月光快要能穿透哈米维什的身体,她的时间少得可怜,“请求你——”

他再次说,语气尽可能诚恳,但独角兽母亲不为所动,她不离开,也不上前。反而她的幼崽,一只刚开始长角的小独角兽好奇的从母亲身后探出头来。

独角兽母亲发出一声嘶鸣,警告独角兽宝宝退回去,但好奇心最终战胜对母亲的顺从,小独角兽抓住母亲走神的瞬间朝空地上的哈米维什跑去。

该死的,汤姆不再确定找独角兽是否称得上是一个好主意,调皮的独角兽宝宝没能及时刹住,前蹄已经踩在哈米维什身上。哦,好吧,它还知道退后,但至少不要用没发育完全的尖角去戳她,就像刚出生的小鸡崽看见什么都要啄两口,这个独角兽宝宝显然有用尖角探测未知事物的不良爱好。

“如果可以——”汤姆知道跟随宝宝上前的独角兽母亲仍在打量他,没有过多犹豫,他弯下时刻保持笔挺的腰杆。鞠躬是向高等魔法生物表现敬意的最佳选择,他从未想到过自己有一天需要这么做,遇见哈米维什之后想不到的事情一天比一天多,但现在他的确是这样做了,并且诚心实意的表达出恭敬。

虚假的情感骗不过这种生灵。

“哒哒——”

独角兽母亲用右前蹄敲击地面发出轻微声响,她确认对面的年轻人将目光投放在她身上,才微微弯曲右前腿膝盖,同时默声摇头。

“不,拜托,请求你。”

如果她不愿意,真的没有更好办法,哪怕他此刻独自回到城堡去找邓布利多,认真来说,他已经在考虑这样做的可能性和最佳路径。

独角兽母亲仍然保有摇头的趋势,她低头朝哈米维什望了一眼,汤姆这才注意到她的戒备和警惕不完全是针对自己,从她的眼神里完全能看出她对哈米维什的不善。

独角兽宝宝一点儿都搞不懂自己母亲和对面弯腰鞠躬的年轻哥哥要干什么,它抬脚踩了一下哈米维什的脸,却意外踩空,冰冷的触感让它连忙退后。

哈米维什没有时间了,汤姆在最短时间内思考相应措施,回到城堡寻求邓布利多的帮助还是让哈米维什饮下独角兽血液,没办法,谁也无法强迫别人自愿做什么事。

不,事情仍有转机,他看见小独角兽没长好的尖角闪烁出与月色相区别的银白光芒,它试图将小角尖端汇集的银色光球放到哈米维什脸上。

别踩她,汤姆面色不悦但不敢打扰,小独角兽三次失败后气愤的对哈米维什跺脚,然后去蹭它身后丝毫不松懈警惕的母亲。

汤姆当然听不懂动物之间的交流,但他还是判断出现在的情形——独角兽母亲的拒绝在她幼稚不讲理的宝宝面前失去了效果。

等待无疑是世界上最煎熬的事情,刺眼的光芒让他不得不闭上眼睛,而错过目睹独角兽祝福的机会。他不在乎这些,只要结果是好的。

独角兽母亲离开的时候也没有给他和地上仍然了无生气但呼吸稳定的哈米维什一个友善眼神,但它做的已经足够。小独角兽跟随妈妈离开不久,突然冲回来用尖角撞上汤姆,在它固执的要求下,汤姆不得不极不情愿的抚摸了面前不肯离开的独角兽宝宝,然后目送它佯装高傲踏着欢快的步子远去。

“汤米。”

黎明蓄势待发,他等她醒来仿佛等过了一个世纪。但听见声音的下一秒,黑魔王先生立刻松开搂住某人的手臂,并且将脸偏转向另一边。

“该死的,你干脆死在这里。”

他故作凶狠的语气换来了一声怪哼,紧接着浑身冰凉的女孩向他扑来。

“你恢复的为什么这么快,数到三,给我放开。”

“三。”哈米维什喃喃念出目标数字,将汤姆抱得更紧,在她的眼泪落在他锁骨凹陷处的刹那,黑魔王先生停止了挣扎。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5574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