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宠文

乖乖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_肉蒲团之夜销魂 贵妃

“千默,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狰狞的声音再度出现。

那一张年轻的笑脸,现在就如同是魔咒一般,缭绕在白光的心头,挥之不去!

心魔已成,若是白光不能毕其功于一役,将千默彻底的击杀于阵前。

那么……他此生修为,将再难寸进!

而听到白光如同恶魔低语般的喃喃……

白铸心中一沉,暗道果然如此!

观战的数位大能,则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紧接着而来的,则是与白光如出一辙的愤怒!

听白光的意思,好像是那人族小子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头上那不断逼近,随时可能落下的生死转轮?

你特么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生死之气为轴,八卦光轮作为攻击环的大陀螺!

真要是砸下去,别说是你们那些人,这方圆数里地都要下沉上好几米!

笑你妹夫!!!

不怪这些大能有如此反应。

千默就像是一个未知的宝库,随着不断的挖掘,他也会展示出更多足以引起他人惊叹的东西!

但是,对他们来说,那不是惊叹,而是不断的惊吓!

而现在,不得不承认,他们怕了!

仅仅是千默胸有成竹的表情,都已经足够引起这些大能们的恐慌!

这一刻,他们不像是大能,反而像是被惊吓了的野兽,风声鹤唳!

“白光长老,难道是,那千默……?”

这时,有位胆子大一些的老者,缓缓上前,小心翼翼的问道。

“闭嘴!他会死的!我要他死!我一定会让他死!”

仿佛受到了刺激,白光现在只感觉有关千默的一切问题,都是对自己莫大的侮辱!

狰狞的脸庞再次自阴阳镜中浮现,细密的血丝不仅充斥了他的双眼,甚至在他苍白的面孔上,也同样密布!

远远看去,一张满是血丝的老脸嵌在镜子中央,那般可怖的场景,足以用来止小儿夜啼!

冰冷、杀气、歇斯底里……

这是如今的白光,给在场所有人的共同印象。

很显然,白光已经是准备动用一切手段,只为了剔除那位名叫千默的人族青年!

“噗嗤……”

好似鲜血喷出的声音突然出现,这让已经有些草木皆兵的众人惊慌不已。

举目四顾,可根本没有看到谁伤势加重的迹象……

“噗嗤……”

又是同样的声音响起,众人的眼睛都有些红了。

“好……好像是从阴阳镜中传来的声音!大哥!大哥,你在做什么!强行使用人宝合一,还在法宝中催动自身精血,你不要命了???!!!”

白冥好像发现了什么,猛然回头,死死的盯着阴阳镜。

因为他和白光乃是一母同胞,所以对于前者,他最是放心。因此是距离阴阳镜最近之人!

两声鲜血喷溅之声,好像皆是从阴阳镜中传出,再联想到白光之前的狰狞神色……

了解自己兄长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疯狂家伙,他丝毫不怀疑,白光是在催动自身精血,使用血祭之术。

可是……

不说先天灵宝皆是灵性极盛,几乎拥有自身灵智的存在。在其中使用血祭之术,很有可能会被尝到了甜头的阴阳镜强行控制,当做大补之物,将浑身血液彻底吸干!

哪怕白光侥幸避开了这种凶险!

只是使用人宝合一的后遗症,都足够他好好喝上一壶。现在又自损元气,这是真的要往死里作啊!

哪怕是听到自己亲生弟弟的问话,白光也没有丝毫回答的意思。

只是,那由黑白二气组成的能量长鞭上,却肉眼可见的套上了一层血衣。

那血衣粘稠不堪,好像还在长鞭上缓缓的蠕动。

显得异常吓人!

原本纯粹的生死能量,也在此刻被染上了一层混乱、污浊的气息。

“千默,老夫已经失去了耐心,不管你到底是真有后招,还是死到临头仍不自知。都一样要陨落于老夫之手!血祭阴阳,生死难堪!”

嘶吼声落下,疯狂扭动着的血色长鞭猛然停止了摇摆,而是骤然伸直!

紧接着,就好像尾端有一只强而有力的无形大手在推动着,已经彻底变成了污浊色泽的生死“光柱”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冲进了另一端的八卦光轮!

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的快……

从白光嘶吼声落下,到污浊光柱冲入转轮……

前后不过两三秒钟!

当所有人反应过来之时,那原本直径数米的光轮,竟足足增大了数倍!

由黑、白、古铜三色构成的生死转轮,此时已经蒙上了一层血色光边。

不仅是下落的速度大大增加!

那恐怖的旋转力,就连空间,都是生生被割裂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裂口!

因极高转速而带起的光边,长达数十米。远远看去,倒真的如同一只超大号的炫光陀螺……

只是,样子却狰狞无比,想来也不会很讨小朋友们的喜欢。

但对白光来说,管他狰狞不狰狞,只要能让千默死,好用就够了!

原本的生死转轮,靠的是以生死能量碰撞演化轮回,带动外围八卦阵法进行旋转切割,从而爆发出强大力量。

一者生生不息,一者没有死角。暗合天地至理,堪称无坚不摧!

而现在,纯正的生死能量中却夹杂着一种浓浓的血腥味,其中的狠厉、杀意,再也不像是轮回,只像是阿鼻地狱!

白光这突如其来的一手,不仅是骇的自己一方人马亡魂尽冒。

就连“金碗”内的默虚山众人都是被吓了一跳!

“这白光发什么神经!”

“就是!在强行催动人宝合一的情况下还敢使用血祭之术,这老狗简直疯了!”

“这老狗不是来打仗,是来一心求死的吧!”

“你妹啊!找死还要拉上我默虚山!”

“谁特么笑他了,真是条疯狗!您说是不是,大当家?额……”

“炙金,大当家怎么了?额……”

眼见着白光拼着不要命都坚持搞事,头顶的金轮瞬间变血轮,而且那切下的速度骤然增长了一大截,本就身受重伤的众人,更是显得极为无力,皆是异口同声的大骂起来。

炙金觉得自己口嗨不够,还想要寻个伴来声援自己。脑海中想了一下,自己心中最认同的就是大当家,所以下意识的就转头要与千默搭话,然后丫就像是吃了馒头喉咙被噎住了一样,愣在了原地。

身旁感觉到不对的众人,还以为是千默出了什么问题,赶忙回头看去,然后就迎上了千默一口雪亮的大白牙……

好!好他娘灿烂的笑容……

带着三分温柔、两分怜悯和一半的不屑。

这完全就是在开嘲讽啊!!!

众人默默转回头去,心里突然有点同情白光……

把自己代入白光的角色,来回吃瘪不说,还要时刻盯着这一张欠揍的嘲讽脸战斗,是我,我也怒啊!!!

“白光,你这算不算怕了小爷?连我这英俊迷人的笑容都能使你歇斯底里?”

丝毫不在意身旁众人古怪的表情和便秘一样的神色。

千默缓缓开口道。

一出声,就是嘲讽值叠满,仿佛是知道白光的刺激点一般,瞬间将他的怒火推向最高峰!

“小杂种,我会怕你?!给老夫死来!”

白光苍白、布满血丝的怒容浮现,扭曲的面孔使他再不复开始的云淡风轻。

“嗡!嗡!嗡!嗡!嘶……”

血色光轮此时已经完全没入金碗的防护层,更加卖力的对着其内撕裂而去。激烈的摩擦声叩动着所有人的心弦!

终于,在默虚山众人惊恐的神色中,在白泽族一众大能惊喜的注视下,一道似是布帛被狠狠撕裂而开的声音响起。

“金碗”的顽强抵抗,终于是即将宣告终结!

因为,那道“血轮”,已经将“金碗”的最内层,撕开了一道约有前者直径三分之一大小的口子!

最多再有数息,便可以完全切割而进!

到时候,就凭默虚山剩下的这些战力,根本无法抵挡那“血轮”足以割裂空间,削断山河的恐怖威力!

“大当家,撤吧!将“金碗”自爆,绝对可以阻止血轮片刻。到时候,便由我们阻住它的去路,以浑沌前辈的速度,绝对足以将您带回默虚山!”

“没错!默虚山还需要您和浑沌前辈!只要进入第二防线,凭借山水迷局,绝对能够阻挡住白光!等他从人宝合一的状态退出,元气大伤,白泽族群龙无首之下,我默虚山甚至能发起反攻!到时,您再替兄弟们报仇!”

眼看着自家小弟们动不动就要上演舍命护大哥的戏码,千默摇了摇头,有些无奈。

“我说,你们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的,不要对面一出招就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看在我这一口灿烂大白牙的份上,能不能再多多相信一下你们的大当家?真以为我这太极图是吃素的?!”

这帮手下……心理素质这么差怎么能行?这要是拉到现世玩电脑游戏,岂不是Boss放个技能,就要双手离开键盘,放弃操作了?

当然,一般的关底Boss,有没有白光这么变态,还真不好说。

毕竟,单单是那阴阳镜,估计就能顶全套+20的橙装……

而且,并不是谁,都拥有主角光环!

“可……”

白恭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却被浑沌的尾巴搭上肩头,转头望去,却看到浑沌抬起尾巴,尖端指向那血轮撕开的裂口处。

下一刻,血轮在眼中骤然放大!

来不及了!

白恭认命般的闭上了双眼,运气真差!那玩意怎么会不偏不倚的朝自己头上砸下来!还有浑沌三当家,性格简直恶劣透了!

“临死前”,白恭有些幽怨的想着。

“噫!怎么不疼?难道是我死的太快了?”

紧闭双眼的白恭有些疑惑的喃喃道,这都过去好几秒了,以那光轮的速度,这时候都该地底两万米了吧……

“嗯,没错,是你死的太快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这是……浑沌前辈的声音?真是没想到,最后竟然能和浑沌三当家死在一起,这辈子也算值了。”

白恭试探性的睁开眼。

然后,一道黑影狠狠甩来,白恭下意识的躲开……

“啪!!!”

嗯……没躲掉……

“你小子想死也别拉着我,老子还准备向天再借五百……万年呢!”

!!!

我没死???!!!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557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