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宠文

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 大胸产奶受bl文

他画风有毒-21

从办公室出来之后,陈文明满心喜悦。尽管他和南桑陷入莫名的冷战多时,此时此刻,南桑仍然是他想分享这份喜悦的第一个人。

陈文明一直保持着勤俭节约、低碳出行的好习惯,从南家到U大的三公里路,他一般是选择步行。

然而今天,他破天荒地打了一辆出租,只为能够早点儿亲口告诉南桑这个消息。

陈文明坐在出租车后座,不自觉地傻笑着,嘴角都快咧到天上去了。

出租车师傅在后视镜里看见陈文明笑得这么开心,打趣道:“您这是中彩票了?瞧您笑得这么开心。”

陈文明怔愣了一下,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自己脸上大大的笑容。这个笑容表明着,他有多么期待。南哥知道这个消息后,一定会为他高兴的。他一步步地握住自己想要的,南哥一定会为他骄傲!

“嗯!”想到南桑,甜蜜感就涌上心头,他有些害羞地摸了摸耳朵。

一见陈文明这幅模样,师傅哪里不清楚后座这毛头小子是要去见谁。善意地笑了笑,略微调侃了一句,也就没有追问。

待得车厢内安静下来之后,陈文明才迟钝地回过神,开始回答师傅一开始的问题。他的声音里有些羞赧,但更多的是喜悦与甜蜜,“我通过了交换项目的申请……我想…和他一起分享这份喜悦。”

“恭喜啊,您爱人一定会高兴的!这小两口在一起,得一起努力加油,小日子才能越过越红火。一个人争气,爱人也肯定会开心……”师傅显然对爱情和生活这个话题很有心得,一讲起来,就滔滔不绝。陈文明下车的时候,他还意犹未尽。

今天南桑休假在家,陈文明急冲冲地跑进去时已是满头大汗,可到了书房门口,他却踟蹰不前。

他双手握拳,按着食指,嘴巴里一阵干涩。

是的,他很紧张。他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

陈文明抬起拳头,准备敲门。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把手轻轻转动,里面的人正好准备出来。

也不知陈文明是怎么想的,在注意到转动的门把手时,他条件反射地躲开了,躲到书房旁边厚重的窗帘背后。

还没等陈文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蠢时,他听到了南桑和吴阳的声音——他们在谈论自己!

“真没想到,陈文明竟然真的拿下了交换生的名额。啧,两个名额,四百个天之骄子的申请者。”吴阳的语气说不上来是夸赞还是嘲讽。

不过,躲在窗帘后面的陈文明却没有注意吴阳的语气,他更在意的是这句话的内容。原来…原来南哥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陈文明有些沮丧,他没能亲口对南哥说。

可是,还没来得及等他沮丧多久,吴阳的下一句话则让他愣在了原地。

如果说在上一句话中,吴阳态度不明,那么接下来的这段话,则是语气鲜明。吴阳嘲讽道,“诶,这可是你头一次看走眼呐。话说,如果两个月前你知道他会被派做交换生,你还会允许他申请这个项目吗? ”

吴阳笑了笑,“或者说,如果两年前你知道这个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傻小子,不甘心作为肾|源想要飞出去,你还会答应他的请求,送他进U大吗?”

陈文明的傻气不是智力缺陷或者情商低下,他听得出这句话所包含的信息。

这条信息差点儿使他的大脑瘫痪,所带来的冲击让他一时间丧失了思考的基本能力。

什么叫做如果知道他会通过申请,就不会允许?

什么叫做如果知道他想要飞出去,就不会答应?

南哥知道他申请项目的事?

不甘心、飞出去又是什么意思?

恍惚之间,陈文明想起了南哥对他说的话,“你应当,且必须去追求你所期盼的。”

明明暗暗中,南哥的身影仿佛出现了一丝裂纹,随着这一丝裂纹的出现,下一刻蜘蛛网般的裂痕遍布。而那道声音,也越发变得缥缈起来。

在极大的冲击感下,陈文明精神恍惚。他甚至暗暗唾骂自己,你在想什么?!你怎么可以怀疑南哥?随便有人说一两句意味不明的话,你就傻傻地往下跳?你就开始质疑南哥?你这是忘恩负义!你这是陈世美!

另外一道微小的声音执拗地辩驳,可是吴阳并不知道你在这儿,吴阳也不是在跟你说……而且,你不是已经感觉到了吗?

南桑没有回答吴阳的问题,这引起了吴阳的不满,“喂,南大少,你该不会是真的爱上了那个傻小子了吧?他不过是个打发时间的玩意儿,你不要本末倒置,到时候舍不得让小宠物做该做的事。”

吴阳的话勾起了陈文明心中的愤怒,是对自己的愤怒,因为他发现忍不住相信吴阳说的话。

陈文明此时似乎是分裂的,另外一个他在身体里嘶吼:南哥把你当玩意儿?!你当真信了?你会不会思考?你有没有脑子?谁会支持宠物的追求?谁会鼓励宠物去追寻梦想?谁会认真倾听宠物的内心?谁会——

愤怒的嘶吼戛然而止,因为南桑开口了。

他说,“交换的名额,我已经让他们撤下了。”

南桑的声音如往常一般冷淡。

“他的确是我为数不多的失败决策。如果当初经过仔细地调研和分析,我不会送他读书。”冷淡的回答里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字字句句都是一把把淬了毒的刀,每一刀都恰好地插在了陈文明的心尖子上。

听到南桑肯定的回答,吴阳安了心,“哼,我就说嘛,南大公子怎么可能陷入情网?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也够可以的,U大这次的交换项目,可是被上头划了重点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4244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