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宠文

我和家公之间的秘密 玩卖鸡蛋的小姑娘全文

“恭祝皇后娘娘芳华永驻,仙福绵长。”东珠微笑着,福了一下,“这枚翡翠玉佛,是臣妾的兄长,从云南边境的藩王处购得的,已在五台山神座下供奉一年,使高僧们为娘娘仙寿祈福。区此薄礼,还请娘娘笑纳。”

我双手掺起东珠,“妹妹太客气了,只不过是生辰而已,我实在不能接受如此贵重的礼物,今天妹妹来这坤宁宫看望我,姐姐已经很感激了。”

“娘娘言重了。”东珠笑道,“皇后娘娘贵为天下国母,这千秋节,本就理当普天同庆才是。臣妾给娘娘贺寿,是天经地义的。”

我笑了一笑,拉住东珠的手,“芳儿在此谢过了。妹妹的好意我心领了,但那些繁文缛节,通通都免去吧。我们姐妹之间,就不要如此见外了。妹妹今天能陪着我,在宫里走走,赏赏花,喝喝茶,叨唠一下家常,轻轻松松地,比什么都好。”

东珠微笑着,“是,臣妾遵旨。”

苍鹰在高高地盘旋,秋日的天空显得格外的澄清。叶雨金黄,飘飘洒洒地打着旋儿,铺满了御花园的卵石小道。凉飒的微风,和着阳光的暖意,一起抚到脸上。我深吸了一口气,满心的通爽,回头对东珠招呼道,“东珠妹妹,我们去前面的澄瑞亭坐会儿,喝点茶吧。”

东珠笑着应过,婷婷曼步,向我走了过来。

走到亭中,却见一名女子,皓齿明眸,柳弱花娇,轻轻地绞着手中的锦帕,一脸娴静地看着远方。两名宫娥,在她半步开外,恭顺地垂手而立。

见到我们来,那女子慢慢福了一福,“臣妾纳喇氏明惠,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吉祥,东珠姐姐吉祥。臣妾不知娘娘来此,请娘娘恕臣妾未迎之罪,臣妾告退。”

我笑道,“眀惠妹妹是前几天新封的贵人吧,不必多礼。我与东珠,也是随性到此,妹妹既然先来,不妨和我们一起,坐下来喝杯茶,吃点点心,赏赏秋色,可好?”

纳喇氏又是一福,“谢娘娘,臣妾遵旨。”

东珠端直地侧坐在我的对面,低头敛目,轻声吟着咏菊的秋赋;眀惠柔媚地微笑着,她的眼睛,清澈得如同月下的湖水,和煦的阳光,穿透她腕上的七彩水晶手链,绽出如梦如幻的亮泽来。

我平静地小口喝着茶,目光飘离地看着眼前的她们,思绪不由自主地飞到了那个初秋的清晨。。。

枕边空空的冰凉,我疲倦地睁开眼,看到窗外还是蓝黑一片沉沉的夜幕。

忍着浑身的酸痛,我勉强地提被坐起,拉过中衣,仔细地穿戴整齐。

昨夜。。。终是。。。我微微苦笑了一下,他和我。。。

缓缓地跨出殿门,我朝着黎明中那个负手直立的身影,轻轻地走了过去。

玄烨呆呆地注视着夜空中犹在闪闪发亮的星星,没有发现我的到来。

暗自一叹,我盈盈向他福了下去,“皇上吉祥。”

他的身子震了一下,转过头来,却是沉思着看着我,半晌,才“嗯”了一声。

心里痛了一下,我明白,玄烨,我都明白。

稍稍呼了口气,我双膝一曲,跪在方石砖的地板上,高声说“臣妾谢皇上隆恩!”

玄烨猛地抓住我的肩膀,眼中是被撕裂了的惊讶与压抑,他嘶哑地说,“你说什么?”

“大婚三年而中宫一直未得临幸,臣妾之责也。”我一字一句,极清晰地说,“今臣妾既得龙宠,可慰朝堂臣工与天下人之心,皇上圣明,臣妾谢皇上。”言毕以头触地,殿外石砖的冰凉,从额头一直传到心底。

就这样吧,玄烨,我们就这样吧,这样才是你和我真正需要的,不是吗?

玄烨沉默着,一种不知名的沉重,包围着我们。隔了很久,他终于开口,声音已是如往常般平静,“皇后请起。中宫无所出,实乃朕之责也。以后每月逢十之日,朕自驾幸坤宁宫,以藉皇室天下。”说完便甩开步子,一边大声吩咐,“来人,起驾乾清宫。”远远便有太监拿着披风,秉着宫灯,疾步朝我们走来。

玄烨朝前走了几步,却又顿住,幽幽说道“天光即亮,秋凉如水,皇后还是入殿歇息吧。

我朗声道,“是,臣妾恭送皇上。”却是仆在地上,一动也没有动,听着那沉稳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直到再也听不见了为止。。。

“娘娘?皇后娘娘?”我心里惊颤了一下,缓过神来,却见东珠已停止了吟赋,正诧异地看着我,明惠也是一脸的不解。我顿了一顿,笑道,“罢了,现在天色也晚了,东珠妹妹,我们回坤宁宫吧。”

“是。”东珠稍稍犹豫,眼中似乎划过了什么,却只是优雅地向我行了一个礼。

不似来时路上的欢言笑语,在回坤宁宫的路上,我和东珠,都沉浸在各自的心思中,谁也没有开口,就这样,一路沉默着,走到了延晖阁。却见宫女环立,马佳坐在其中,正抱着承瑞细声逗着玩,玄烨微笑着,站在她的身后,两人的目光都投在孩子的身上,溢满了温柔与宠溺,竟是完全没有发现我们的到来。

一个宫女看见了我们,正要通报,却被东珠摇手制止,我偏过头去,看向东珠,她微带凄凉的笑了一笑,低声说,“娘娘,我们还是快回坤宁宫吧。”

我略略点了点头,看也没有再看一眼,抬步向前走去,东珠紧随着我,也轻步离开了。

直到看不见延晖阁,我们的步子才缓下来,东珠始终低着头,微红了眼睛,不发一言。

我心里有些不忍,柔声安慰道,“妹妹何必伤怀?妹妹圣眷正浓,指日也给皇上生个阿哥,到时候当了额娘,孩子撒娇的时候,妹妹可别被逗得合不拢嘴才是。”

“娘娘”东珠抬起头来,脸上红了一红,她笑起来,“娘娘总是喜欢取笑我。”

我笑了起来,“谁又取笑你?你呀,是心里想的,就是不说出来。喜欢皇上,又不是什么不能启齿的事情。像沁灵那孩子,纯真爽快,喜欢了就喜欢了嘛。”

东珠顿了一顿,方欲开头,却见瑾儿一路小跑过来,给我们分别行了礼,然后对我说,“娘娘,您快回宫去吧,张娘娘跪在门口,哭着要见您,奴婢们劝了半天,她说什么都不肯起来。”

我微愣了一下,快步向前走去,“知道了,本宫马上就回宫。”

走到坤宁宫门口,只见张氏鬓发凌乱,死死跪在地上,坤宁宫的几个宫女,围在她的身边,拉胳膊的,说好话的,张氏但凡一个不理,只是双膝着地,坚持着不肯起来。太监们,宫女们和答应们,好奇地站在一边,看着张氏,指指点点,窃窃地低声谈论着。

我几步并作一步,带了些怒气,沉声喝道,“这是在干什么?你们可还懂半点规矩吗?”

人声戛然而止,太监宫女跪了一地,低头屏息,张氏猛地抬起头来,双眼通红,“皇后娘娘,您可回来了!娘娘,臣妾求您,让臣妾见见孩子吧!”言毕头如嗑蒜,敲在石砖地板咚咚作响。

一片安静中,她凄厉的声音尤为刺耳,我紧走几步,托起她的手臂,“妹妹快起来,有话好好说。孩子?为什么不让你见孩子?”

张氏挣了一下,俯下身去,“女儿一出生,就被内务府的嬷嬷们抱走了,现在已经一月有余,臣妾却是连个面也没有见着。今日臣妾去求内务府,内务府说臣妾要见孩子,得皇后娘娘懿旨批准才是。娘娘,您大慈大悲,菩萨心肠。求你准臣妾看看孩子吧!”抹起眼泪,已是泣不成声。

我大悟,按照皇室惯例,生母不得抚养其子。张氏身份低微,家境薄弱,又是汉人出生,平日里在内宫就遭人冷视,上月生下的又是皇女,要见孩子一面,更为艰难。

呼吸紧了一紧,我心里如针扎了一样刺痛,“母亲见孩子,天经地义,妹妹请起,本宫随你一起去内务府,今日一定让妹妹见到孩子。”

“谢娘娘!”张氏磕头道,满眼的激动。

我扶她起来,对她笑了一下,稍稍想了一下,伸手理好她耳边的乱发,轻声对她说,“这个孩子,就在坤宁宫抚养好了,妹妹以后如有闲暇,便常来坤宁宫坐坐,看看孩子,陪本宫聊聊天,可好?”

“娘娘大恩大德,张氏没齿难忘!娘娘,臣妾给您磕头。”张氏言毕又要下拜。

“好了,好了”我笑着拉起她,“不要再拜了,赶紧整理一下,随我去看孩子吧。”

张氏素白的脸上,充满了喜悦。我托着她的手臂,缓缓抚平她坎肩上的褶皱。抬头看向天空,额娘温柔的脸庞,在这漫天的夕阳中,隐隐浮现,似乎正对着我赞赏的点头。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内心装满了满足,我微笑起来,掺着张氏,稳稳地向前走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4244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