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宠文

无翼乌全彩之调教大全 下体都能放什么东西

BGM:最初 - 纯音乐

                 

                 

C24.独自一个人隔绝着

                 

- 我们是不一样的,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肩膀上第一次覆上了新的温度,转头间就看到了顾笑那张脸庞。这是我来到这所学校的第一个月。与我那时在外面所看到的样子很是不同。

                 

但又不得不说,这里其实和许多学校又没有多少不同的地方,一样的课本内容,一样的桌椅,以及差不了多大的平方米数。

                 

三五成群的同学,嘈杂的声音环绕着教室,顾笑那张脸突然在我眼中不断的放大着,遮挡住了我的视线。

                 

“呀!姜慕我跟你说话呢,你总发什么愣啊!”

                 

按理说,像我这种不会说话的哑巴,应该是没有人理会,甚至会被当做怪物隔离起来的,但顾笑的出现让我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是的。即便二〇一一就此溜走,它也没有将我失去的人和东西一一归还。

                 

我依旧是个发不出声音的哑巴,所以平日里,与我交流的人也并不多。这个是惧怕麻烦的世界,和我这样的人做交流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梦中,深沉的,浅薄的,也也许就是随便想想,没有谁会去想要了解谁。

                 

学习,恋爱,游戏,游玩,书籍,画画,音乐,舞蹈,运动,太多太多的事物占据着每个人的生活,只是比例的大小不同,导致了我们根本上的差别和思维方式的不同。

                 

这是个没有绝对对错的世界。

                 

以上不过是出自于我个人的看法罢了,身处于社会之中多年的家长和老师却不是这样认为的。

                 

他们认为学习,才是最为重要的。无论今后要走那一条道路,好似只要有一个好的学习成绩,平稳的工作和工资,能够养活自己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是不是我们想要的,喜欢的,一点儿都不重要。对于他们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并且有足够的金钱才是最重要的。

                 

而在讲述这些大道理之前,他们总会摆出一副伪善者的姿态,打着“我都是为了你好”“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没错”的旗号,让你一时间难分真假。

                 

因为,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无比的坚信着:只有家人不会害自己。所以,即便他们做出了什么令自己伤心或是不满事情的时候,我们总会找着一条条理由来试图说服自己。

              

                 

                 

“你看,你又什么都不说,连字也不写。他们都说你其实是不想理我,和我做朋友的… …”

                 

顾笑摆出一副标准的小媳妇的模样,让旁人看了还以为是我欺负了她呢。

                 

更何况,其实他们说的挺对的,我是不想要去交什么朋友的,一个人的世界很安静,也能清清楚楚的想明白很多事情,而不是乱哄哄的,像是被□□炸开了一般,今日因为谁的关系轻易的就牵动了情绪。

                 

对我来说,能够牵动起我情绪的人,越少越好。一来,少了许多烦恼,二来,无论是闵玧其还是姜恩都已经让我足够费心了,我实属装不下那么多人了。

                 

对于那些指指点点,我也丝毫不去理会。没人知道我的故事,我也从不奢求着谁能知道,谁会刻意的去了解。

                 

——干嘛?

无奈的拿着笔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两个字,这下子原本不开心的顾笑立马变了脸。

                 

“你陪我去看EXO的哥哥们吧!你看,票我都买好了!”

                 

这个组合的名字其实一点儿都不陌生,他们与春季一同走来,在四月八号这个日子诞生于这片土地。整整齐齐的十二个人,但我却总记不住他们每个人的名字。

                 

顾笑几乎每天都会在我耳边念叨着朴灿烈这个名字,而我对于他的记忆也只停留在了那双大耳朵和漂亮的眼眸上。

                 

——我…就不去了吧,不是你爱豆吗。

没有写上多余的问号,由疑问的语气转而变成了肯定句。

                 

见我这么写后,顾笑抱着我摇来摇去的喊着:“哎呀,这有什么关系嘛,我爱豆就是你爱豆,你爱豆也就是我爱豆,我们男人不要分的这么清楚啊!”

                 

这大胆的言语让我不禁联想到了闵玧其,随后涌上心头的事更多的反感。于是,用力的在纸上写下了“拒绝!”这样有力的字体。

                 

我虽不能正大光明的说,“闵玧其是我一个人的”像是这种类似的话语,可在心里,我却不能否认,我就是这样想的。

                 

“不要这么绝情啊,慕慕,我亲爱的小慕慕,就陪我一起去嘛!我保证以后不和你抢男人就是了。不然,我一个人去也是很危险的啊。你看… …”

                 

从她手中拿过来签售会的门票后,看了看上面的时间,为了不让她的死缠烂打惹来更多不满的目光,我仔细想了想那天似乎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后,对她点了点头。

                 

一并的,在纸张上写下了那句很实在又不免让我有些自尊受伤的话语:我没有钱可以还你,但以后如果有钱的话,肯定会还你的。

                 

她仔细看过后,一把揽住我的肩膀笑着道:“谁要你还了!这是我请你去的,不用还,再说了,花的又不是我的钱,你就安心去就好了!”

                 

一直以来我不知道顾笑为什么想要和我做朋友,也不明白自己这个哑巴身上有什么她所羡慕的地方,不过,我始终都记得那个黄昏中,顾笑那双满是落寞的眼眸。

                 

那一刻,我明白了。

顾笑自认为我与她是同类。

                 

我们是同一种人,都孤独着,不被人所理解着,并且都妄想着,有一天所有事情能够随着自己想的那般发展。

                 

但她错了,我和她才不是一种人。

                 

即便我孤独,我怪异,我偏执。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谁能理解我。

我就是我,在被闵玧其恨上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奢望着谁能理解我。

                 

这个世界里,眼睛看到的东西多了,耳朵自然而然的就关闭了。更别说是旁人的心声这种东西了,在这个年纪中连自己都搞不清自己的家伙,怎么可能去理解别人呢?

                 

——钱,以后我真的会还给你的。

                 

不知道顾笑是否真的记住或是一并带过了,但我说的却是真的。

我会把钱还给她的。

                 

比较,欠了别人什么东西的感觉,真的一点儿都不好。除非我将这一切都看作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在这个能够理所当然的前提下,是我姜慕得足够的不要脸。

                 

很显然,我想要脸。

一切,也都不会是理所当然的了。

              

                 

                 

签售会开始的那天与我的生日是同一天,恰巧的是,签售会的地点也在弘大,我不知道这天会不会遇见闵玧其。但我清楚的知道,即便是遇见他,我也要绕着走。

                 

没人会在自己生日的这天找任何的不痛快,按理是应该这样的,可我是个例外。

                 

石头和鸡蛋相撞的结果是不会例外的,被撞破的大概永远都应是鸡蛋。

                 

在愈发温暖的春季里,脱去了暖和的外套,更爱美一点儿的女孩也都开始穿上了裙子,只有固执又有些保守的我,还穿着长裤。

                 

为此,顾笑对我狠狠地嫌弃了一番。

                 

向她这种有钱人家的小姐永远都不会懂得在超市中,我拿着特价的商品与平价商品来来回回比较着质量和价格上的差异,哪个能够用的更久一点,哪个又物美价廉。

                 

她只会看着我纠结半天后,还是将更为便宜的那个扔入购物车中,随后拿起那个更好的一并的扔了进去,大声的对我说:“我买给我家二狗子用的。”

                 

那个时候,我恨不得回头杀她个片甲不留。

                 

不知是不是因为公司大力高捧的缘故,来签售会的人还是挺多的。无论是门里面还是门外面,都被人群所占满。

                 

顾笑得意的拿着门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我跟在她身后,将门票随意的拿在手里跟着她走了进去。在坐下后,她往我怀里塞了一张EXO的专辑,并趴在耳边对我小声的说:“一会儿你就去找边伯贤写TO签,看见边伯贤没?”

                 

她见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心里也就有了数。

                 

于是,耐心的跟我说着边伯贤是第几个人,按照她所说的,我在心里默默记了下来。

                 

像是顾笑这种姑娘,今天喜欢朴灿烈明天喜欢边伯贤的事儿,我都见怪不怪了,只是,我还是忍不住的为她所投入的金钱所惋惜。

                 

对于这一点,我承认,我真的挺恶俗的。

可你要是觉得我恶俗,那么,你一定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没有钱的日子。

                 

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日子,真是能够让人铭记在心,郑重的感受到金钱的重要性。也难怪会有那么的贪官和贪污事件的出现了。

                 

这终究不是个美好的世界。

                 

所有的美好都归咎于,想要让你看到这个世界美好的人是政府和有权之人,因为只有人民足够的相信在他们的带领下,所创造出的世界会更加好,才会对此服从。

                 

一切,才有了秩序一说。

                 

之所以年轻的世界会变得如此,这些都要感谢这个冷漠结实的城市,它用独特的方式告知了我与母亲,是不是很可笑?

                 

当我再次回头望过去那些被欺凌的日子的时候,重新将那颗早已被污秽占满的心脏拿出来后,才清楚的知道,最初,我所受到的一切不是惩罚,是恩惠。

                 

他们提早的让我感受着这个世界的恶意,更早一些的告知我这是一个多么令人绝望的世界。

              

                 

                 

话筒中传出了第一个字时,吓了我一跳。嘈杂的声音由大片的窸窸窣窣到一小片,再到几个人直到全部的人将目光落在主持人的身上。

                 

这是个极为短暂又极为漫长的时间段,对于顾笑来说是短暂的,但对于我这个喜欢安静的人来讲是漫长的。

                 

其实我不记得那天在台上的人都说了什么,无论是对于我们,还是台上的他们,终究都是带着最为鲜明的颜色。那是略显生涩的,就像是没有经过任何调和的颜料,被人拿着画笔,蘸抹着落在纯白的纸张,或许在很久的以后这幅曾自以为傲的画卷会被人随意的丢掉,可他们不会。

                 

因为,这是属于EXO诞生的时刻。

这群少年不会,这群人就说不准了。就像是我,那样心不在焉的人。

              

                 

                 

在黑白灰的世界里行走,当出现了新的色彩时,难免的会让心微微一颤。而让我微微一颤的,正是拿着话筒站在另一个舞台上说着RAP的闵玧其。

                 

这是黑与白世界中所独特的存在。

                 

时隔了很久的好久不见,却没能落入他的耳廓,成了声音,从而另听觉神经传递信息让大脑系统做出翻译。

                 

啊,对了。

是我忘记了。我依旧还是个不能言语的哑巴。

                 

                 

                 

终究,无论如何都传递不到的,沉寂了万年的“好久不见”。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424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