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宠文

男朋友边摸边吃奶边做 少爷要播种了

魔宫里的妖女姬妾们都说,东泽从人间寻了个欢好,置于宫中。

后来,又不知怎么传起来,说那欢好的不止是一个人。

一个大,一个小,全置于费提山的行宫之中。

她们私底下说,这两个女子,一个曾是盖世的英雄,一个则是倾国的美人,只可惜现在,都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

不过还好,她们都要死了。

这些话都被莞颜给挡了,我日日躺在行宫里,睡得昏昏沉沉,倒不知道外面到底是怎样一个天翻地覆。

东泽很懂情趣。

他给我寻了一处宫殿,青山绿水,飞天落瀑,是处好景观。

可我的身体却不见好转,甚至隐隐约约有衰败之势。

东泽偶尔会来看我,隔着一层珠帘,他小声的询问着莞颜。他们声音压得低,我听不大清切,只看见莞颜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东泽掀了珠帘,进来握住我的手,情真意切的朝我嘘寒问暖。

他的指尖带着暖意,一缕魔力从他的掌中涌入我的身体,眨眼便被我的身体吞噬,消失不见。

这么一点,对于我即将虚弱而竭的身体来说,无异于精卫填海,杯水车薪。

我的身体已经渐渐地呈现透明化,衣裳下的皮肤已经望不见血色。

我知道,东泽的魔气维系不了长久,我本凡人,就算成了仙堕了魔,可我的魂魄还是有一部分的凡脉。

除了我重修根基,否则依靠东泽的魔气,我根本无法再维持多久。

我知道,再过不久,我就将彻底消散于天地间。

他坐在我的床榻前,抬头捋了捋我的黑发,见我懒洋洋的望着他,便轻声说道:“我救你,花了大力气。”

我嗯了一声,慵懒笑道:“那倒谢谢你了。”

他见我不领情,眉宇间出现了一丝戾气,却又转瞬消失。

他慢慢地松开我的手,眼里还是温和:“我有一个方法,能让你不消失。”

我哦了一声,兴致缺缺。

他见我这幅摸样,便不再说话。

半响之后,他起身,叹了口气,轻声说道:“那你好生养着。”

莞颜跟在他身后出去了。

东泽前脚刚走,莞颜掩了门,回了榻前,便朝我跪下来,声泪俱下地唤我道:“九幽殿下何必如此想不开?”

自我醒来,我的脑袋里一直是昏昏沉沉的。

听见她这样唤我,我抬了眼皮,散漫问道:“何出此言?”

莞颜跪在地上,泪流满面:“九幽殿下,魔君殿下的魔煞无法维持你的生机——想必九幽殿下早已有所感觉,你的灵体正在衰弱,再过不久,您……”

我扶着额头看着她,漫不经心道:“那又如何?”

莞颜听我一说,顿时一愣,泪水挂在脸上,只低下头来磕头,声音悲切:“九幽殿下,您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您该知道死的滋味如何,现如今好不容易东泽殿下将你寻了回来,您又何必再想不开?”

我很稀奇她为何如此在乎我的生死。

可我懒得问。

我想活下去吗?

或许不想。

我的一生已经足够徇烂多彩,醒来实非我所愿。

我已经活够了。

如果我的醒来是东泽所为,那灵魄消散也算是顺其自然。

只是可惜了,想必东泽为了寻到我,重聚我的灵魄,耗费了好一顿心血。

我就是想报答他,也是有心无力。

我的心头很不是个滋味。

莞颜还跪在地上,我招了招手,让她起来,淡淡的说道:“我并非想不开,我只是随波逐流罢了。我活够了,剩下的,交给天命,我只想顺其自然。”

莞颜一愣,刚想说话,我便招手打断她,打了个哈欠,淡淡道:“我会与东泽说,莫要迁怒到你们这一干无关人等身上。”

莞颜刚刚站起来,旋即又噗通一声跪下去,拼命磕头:“莞颜不是这个意思!莞颜只是担心九幽殿下!”

我翻了个身,朝着里面,裹紧了锦被,淡淡道:“我乏了,你退下吧。”

整个大殿安静了下来。

风吹过白纱,悲悲戚戚的呜咽。

我忽觉得冷,刚想转身,身侧锦被被人一掀,冷风一灌,整个人便打了个哆嗦。

我失了魔力,现在的确像个凡人,连冷热都不能控制。

锦被外,一个穿着破烂的丫头光着脚站在地上。她手里拽着我锦被的一角,也傻愣愣的看着我。

我诧异的一掀眼皮,那丫头同我大眼瞪小眼,她似乎没想到这床锦被里还躺了个人,半响才小声的说道:“你是妖怪吗?”

想了想,她又恍然大悟似得说道:“你就是那个被魔头掠回来的凡人嫔妃?”

她火急火燎的低声说道:“我是人!我不会害你的,我只躲一下就走!”

我望着她,这一时变故让我啼笑皆非,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丫头生的清秀可爱,头上扎着两个丸子头,穿着满是油腻的粗布衣裳,眼睛滴溜溜的转。她光着脚,刚刚还安安静静的外面不知何时已经人影错乱,我还没回答,她慌慌张张的回望了一眼,再管不了三七二十一,只顾着掀了我的被子,爬进我的床榻上。

我还未来得及说话,那丫头便压紧了被角,朝我低声说道:“抱歉!借你的被窝一用,你今日帮了我,日后我家小姐必有酬谢!”

你家小姐?

这凡人之间的话在魔宫听起来,怎么说怎么别扭。

我一噎,还未说话。外面便进来一人,跪下之后慌里慌张的朝我低声唤道:“九幽殿下!你可看见了刚刚有个人界的丫头逃了进来?她身上带着障目术,也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我看着莞颜一脸焦急,外面的禁军还在门外听候指令。

再低头一看,怀里那丫头不知道何时从腰间掏出一把小小的柳叶刀,搁在我的脖子上,声音压得低低的,语气半是哀求半是威胁:“大家同为凡人,你虽然是那魔头的妻妾,但大家同为凡人,给条活路,日后必有重谢!”

我笑眯眯的看着她,那丫头惊疑不定的望着我,柳叶刀几乎压在我的脉搏上。

她家小姐?是谁?

是那个香炉里的魂魄?

啧啧,这丫头有点本事,为一个小姐能闯进魔宫,说明她们家小姐肯定也是有些来头。

我还未说话,莞颜便起身,朝我走了一步,试探着问道:“九幽殿下?”

我咳了一声。

怀里的丫头抖了一抖,莞颜也抖了一抖。

我望着怀里神色紧张如临大敌的丫头,从容自若地说道:“什么人界不人界的,别来打扰我睡觉。”

莞颜讷讷的点了点头,不再多问,立刻转身离开,走之前,还细心的关上了门。

怀里的丫头倒松了一口气,她放开柳叶刀,等确认人走了之后,她坐起身,掀了锦被,朝我抬手做了一个揖:“我叫枫落,是我家小姐的婢女,今日姐姐救命之恩,我必告知小姐,日后重谢。”

我望着她圆溜溜的眼睛,被她叫唤了一声姐姐,心头还冒出些老树开新花的喜悦感。

敢情我年纪还没太大。

她起了身,三两下理好了衣裳,便蹑手蹑脚的要往外面走。

我起身,唤住她:“枫落是吧?你家小姐叫什么名字?”

枫落回过头来,十来岁左右的年纪,脸上满是坚定:“我家小姐的名字,不能随意说的!”

这么神秘的吗?

我好不容易起的兴趣转瞬便被浇灭,哦了一声,失望不已。

白纱之后,门扉紧闭。那小丫头刚伸手去掀了纱帘,想要拉开门,背后便猛然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拽住了她的手腕。

空气中幻化出无数双手,将她紧紧的抓住,那丫头一惊,旋即抬头,朝我这边愤怒道:“你竟然阴我?”

空气间渐渐幻化出一个人影,莞颜身后站着一列兵甲,那些穿着黑甲的侍卫紧紧地扣着她的手腕,见她还要再骂,迅速的捂住她的嘴。

莞颜连忙跪在我的榻前,低声说道:“刚刚察觉了这贱奴的气息藏匿于此,却又怕伤到了九幽殿下,让九幽殿下受惊了。”

我摆摆手,心下了然:“将死之人,没什么受惊不受惊的。”

莞颜脸涨得通红,想说话,却又咽了下去。

那丫头拼命的挣扎着,猛地咬了那侍卫按在她嘴上的手,趁着他吃痛放开的间隙凄厉喊道:“你是人界的败类!我家小姐不会放过你的,我——!”

剩下的话语被一个侍卫不耐烦的用手捂住,变成了听不清的呜咽。

莞颜一抬手,那些人便退了下去。

我坐在床榻上,黑发流淌,蜿蜒至席上,锦被上,绣着魔族在魔宫中修筑的黑曜双城,远山近水,山峰层峦。

莞颜跪在地上,我开口问道:“一个凡人,怎么会有能耐闯进费提山的魔宫来?”

鲜是听到我发问,莞颜有些惊喜地抬起头,继而嫣然一笑,忙不迭地答道:“是这样的,九幽殿下,你有所不知——魔君殿下带了一个人界的女童回来,那孩子也算是出身名门,资质上好,族中格外看重她。再加之家族中豢养了许多仙法道士,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送了人来试着把她抢回去。今日闯进来的这个丫头也算是习过道法的,所以才能进了费提山。”

我哦了一声。

莞颜看着我,见我没再问,心情忐忑,却又不甘心的继续问道:“九幽殿下,您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思索了片刻,这些事情,其实与我再也没多大关系了。

对于这个世间,我实在没什么可留恋的东西。

我摇头道:“没了,你退下吧。”

莞颜脸上浮现了一抹显而易见的失望。

她闭了嘴,不再说话。

当她躬身退出房门的最后一刻,我忽然想起了些事情,不由得开口问道:“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莞颜一愣,旋即回头。

我皱了皱眉,看着她,忽而情不自禁地问道:“那个人界里,出身名门望族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莞颜细想了一下,试探着看着我,终于轻声道:“魔君殿下说了,那个孩子……叫白帝。”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420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