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宠文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 美女喝醉了人给带回酒店

几乎一个早上,邻珏都和白鸽在一起。

看着白鸽挽着袖子就不管不顾地从那些个市政垃圾桶里面掏东西,还未开口制止,就看见白鸽掏出了两个可乐瓶子。白鸽把可乐瓶子抓在手里冲着邻珏摇了摇,刚裂出白牙的笑容在看到邻珏黑到滴墨的脸就慢慢僵硬地收了回去。

白鸽只能慢慢地挪动靠近邻珏,他用胳膊碰了碰邻珏的手臂,没曾想被邻珏躲开了。白鸽慌了,把那两个可乐瓶抓在手里,语无伦次地对邻珏说:

“阿珏...瓶瓶...两个!”看到邻珏黑着脸不理他,委屈极了,献宝一样把瓶子在邻珏面前晃晃,邻珏还是抱着手臂,沉着脸,就像没看到他这个人。白鸽更委屈了,都带出了哭腔。

“阿珏...看...看...”白鸽无地自容一般,把头埋得低低的。又像是要把头给点进胸口一样。抓着瓶子的手也放了下来。

他感觉自己的那窝小兔子要死掉了一般。就像生了病,全都在左胸膛那里跪了下来,蜷缩着。

一定是他们都长在了自己的肉上了,不然兔子们病了自己的那里怎么会像被手揉捏了一样抓着疼。

白鸽不说话,他想哭,眼泪都在眼眶中转动了,眼泪好歹还是忍住了。好在头发厚,他低着头,邻珏也看不到。

沉默且尴尬的空气在二人之间蔓延。就像盛夏将要来的雷雨天。闷热烦躁地无以复加。

邻珏最终还是没忍住,他看着白鸽鹌鹑一样低着头,低喝道:

“起来!”

白鸽被他震住了,条件反射一般地抬起了头。

环着胸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只见邻珏高高地扬起了左手,白鸽缩了缩,厚刘海后面的眼睛紧紧地闭上了,到底还是没躲。

邻珏的手举在上面老半天都没下来,拳头捏了又松,松了又紧。他看着白鸽,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眼里却在唰唰的往外冒着火。邻珏闭了闭眼,又深深地吸了两口气。他拨开白鸽的厚头发。

就在上面弹了个脑崩儿。

白鸽“呜”了一下,睁开眼,捂住被弹痛的脑门儿,眼泪汪汪地盯着邻珏。手上还紧紧地抓着那两个可乐瓶。

邻珏沉着脸,明明没什么表情但是看起来就是凶巴巴的,但是手上的动作却堪称温柔,把白鸽捂住脑门的手握住,扒拉了下来。看到上面被自己弹得粉粉地,动作更轻了,给白鸽揉了揉。

“知道错了没?”

白鸽是一个很诚实的孩子,他只感觉原先快要病死的兔子突然间都活了回来,在他胸膛那里死命地跳。砰砰砰砰地,砰到他觉得自己的脸都变红了。眼泪还是汪汪地,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听到邻珏询问他,便诚实地摇了摇头。

邻珏看到白鸽摇头,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仿佛血管里的血都被黑心商人掺了墨汁儿,全上脸了。手上揉白鸽额头的动作却不见停。一边暗自心疼白鸽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划拉出血痕的手臂,一边暗骂自己一定是被白鸽传染了,问出那么傻的问题。

邻珏深深吸了口气。

“我的错,是我的错,以后要小心一点,还疼吗?”

他一边摸了摸白鸽被划伤的手臂,一边暗暗观察白鸽的表情。怕自己的手脏还不敢去触碰那道伤口,然后解下白鸽绑在腰间的其中一个破麻袋,拿过那两个可乐瓶放了进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2723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