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宠文

我的首富外公\皇上不可以全文阅读

苍茫白雪又悄无声息地落下来了,将颜色斑驳的宫殿复又染上无边无垠的白,迷惘得让人觉得只身于梦境之中。

润玉与罗熙循着琴音走着,殿内东南方向是一座衡山之景,为殿内最高的山峦,皓雪皑皑,峰峦走势,端的与真实的衡山并无二致,琴声便从此间传来。

白雪还未停,一架古琴置于崖边,白衣公子独坐苍白之处,寒风起时额间碎发翩飞于脸侧,那晶莹的雪花从天空飘落,扫过他的眉眼衣袖,最后跌落在了地上与厚厚的白雪相溶无痕,端的是一副静如画卷之美。

那人面色沉静如水,修长的指尖轻抚琴弦,清旷绵柔的琴音随着他的指尖拨动而悄然流淌。

果然是他……

润玉站在他的身后,看着安静抚琴的他,忘了一切,只有这琴音,还轻轻地在耳畔萦绕。

忽,本是对着天地悬崖抚琴的白衣公子慢慢地停滞了手,单手按住了琴弦,望着雪花飘零的长空,嘴角轻抿成线,无声静默。

“长琴哥哥,你的琴声还是这般苍寂空灵!”润玉道。

“空?的确啊,之前是无事挂心,现在却是什么都记不清了。”少恭轻叹地说着。

“这位是魇兽?”少恭看到润玉身旁的少年,问道。

“正是,昨日喝了公主的昙花酿,没想到今早竟然化作人身了。”

润玉说着,温柔地看了看罗熙,眼神里满是宠溺。

“昙花酿?”少恭默然疑惑了片刻,却又笑道:“看来魇兽当着与蓬莱有缘。”

“此话何意?”润玉问道。

“大梦三生,醉过方能看清。玉儿你看这衡山,可有什么不同?”少恭道。

润玉于崖顶放眼望去,只见山峦被苍雪覆盖,山下亦是白色无垠,天地几近一色。

三人逐渐被纷杂的雪花湮灭于天地间。

“只剩惨淡白色。”润玉道。

“你看,我们也被天地吞噬了。这便是所谓的天道,万物渺小如尘埃。”少恭道。

“怎么会呢?”一旁的罗熙看着二人为了风雪而悲哀的神色,眨着墨绿清亮的眼睛,自他眼里生出的透绿光亮,让这天地间的漫然白雪也顿时失了色。

那眸里的光,带着蓬勃的生机,融化了天地间的风雪。

他不过对着雪花干净地笑了笑。

一时,天地变色。

大雪骤然停了,从他脚边生出的绿意推着残雪一路融化开去,浩浩汤汤的,唯恐染不尽这单调的天地。

这时,万物逢春,天地之间只剩郁郁绿意,瞬时恢复了蓬勃生机。

深冬时节,花草却各自鲜妍。

“长琴哥哥,你看,白雪不见了。”罗熙略有些得意地对着少恭说道,又眨着清亮的眼睛看了看润玉,像是想要得到他们的表扬。

“小熙!你怎会……”润玉还未说完,少恭忽地便大笑起来。

“今日多谢魇兽让我见识了何为天道,少恭受教了。”

“长琴哥哥?”润玉唤道。

“玉儿,我倒希望你永远也不懂。”少恭沉淡说道,眼底温柔。

草木苍郁,谁也不曾想到此处将将还被苍茫大雪覆盖,三人站在衡山之巅,山下依旧是一片惨白,雪花苍茫散漫地飘落下来。

“天地之间真能寻觅一方葱郁吗?”润玉心里默然想着。

三人下山。

少恭双手抱着琴,走在前面,他寻觅多年的答案,今日终于寻到了。

一片残存的雪花从润玉的肩头落了下来。

润玉看着路旁的春色,又看了看雪花,有些恍惚。

罗熙像个孩子般,不安分地走着,摘花弄草,偶尔挂在少恭的脖子上,少恭也不恼,二人谈谈笑笑,仿若相识已久。

他偶尔也拉着润玉的衣袖,润玉也任他拉去。

三人散漫地下了山。

只是,他们都不曾发现。

身后的苍郁绿意,终究被大雪覆盖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2722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