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宠文

使劲真大用力再深点 玩弄村妇棒子张娟

在孤儿院宿舍楼动工仪式的前三天,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本市赫赫有名的“翱翔”电子竟然要捐个七位数。几个负责人兴奋得直蹦。

林楚看着那一长串的零,心里有点儿毛,会不会打错了?那些钱还能该几个教室,教室的屋顶几年前就开始裂缝,下雨的时候孩子们只能边接着水边上课。

这种惴惴不安一直持续到下午,孤儿院迎来一位派头十足的中年男子。他衣着得体,从门口到接待室一路上不论尊卑一致彬彬有礼。

然后,他坐在椅子上,神情淡然地说,他就是那个要捐出七位数字的人。

大家一下子就来了劲,恨不得把他供起来,恭维还是感激被围得严严实实。

那人摆摆手,微微一笑道:“你们这儿有个叫林楚的吧,也算是我认识的人,是不是方便见个面。”

当然方便,几个人答应着就直奔向正和刘主任整理财务的林楚,二话不说一路就把人拎了过去。

林楚云里雾里地被拉了过去,看见坐在椅子上看她微笑的人,就觉得看着眼熟,可一时还真没想起来。

不好意思地冲那人回笑:“您好。”

那人十分客气地说:“林小姐,我们在宋远的公司见过,我是他的舅舅,陆淮。”

林楚恍然大悟,这等修养的人本确实是让人过目难忘,可是那天发生了太尴尬的事,她就没怎么把他放在心上。

现在知道他确实好心地要为孤儿院捐那么多钱,忍不住上前道谢:“我知道知道,真是谢谢您了,我代替孤儿院所有的孩子谢谢您。”

陆淮摆摆手:“诶,你这礼行得大了。我那天见到你就一直想着为小孩子们做点儿什么,听说你们需要盖楼,也是尽绵薄之力。”

老天,动动手指头几百万就打了过来,还绵薄之力。旁边几个人,小心肝儿微微一颤,大企业果然是不一样,人腰杆子硬啊。

林楚激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保证着:“您放心,这里的每一分钱绝对都用在孩子们身上,还是,真的谢谢你。希望动工仪式那天您能来,亲自监督我们。”

陆淮舒了口气,微微皱眉:“这个,我也很想来,可是今天下午就要飞香港谈个项目。这样我找个人代替我来,也聊表心意。”

“那也好,也好。只要是您能信得过的。”

“当然,你也见过的,宋远的太太。说实话,这钱里有一部分是她出的,自从那天见了你总嘟囔着要做些善事,这次就她代替我来吧。正好,宋远不是也过来吗,他们夫妻俩应该还是第一次一起出席公益事业,挺好,哈哈哈。”

陆淮笑得十分爽朗,林楚却听得有些不是滋味儿,嘴角勉强扯出个弧度,也不知道能不能称得上是微笑。

“不过,我有个条件。”他话一转。

这一转,大家的心立马蹦到嗓子眼儿,可别出什么差错,几百万啊,眼看要入账的,于是全安静地眼巴巴看着陆淮。

陆淮淡然一笑道:“我希望林小姐也能去动工仪式,并且在动工仪式之后给我做出一个详细的账目。怎么样?”

这可让众人舒了口气,不待林楚回答,都纷纷乐呵呵答应了。

林楚暗自沉默了,动工仪式她知道宋远必定要去,已经推过去了,而且打算动工仪式完后的第二天就离开A市了,如果按照陆淮的意思,她起码要延后一到两周才能离开,这里,对她来说毕竟是个是非之地。

“林小姐为难吗?我是希望钱能用在实处,也觉得可以相信你。”林楚木着,旁边的人又是使眼色又是捅咕她,急都急死了,她这才反应过来,犹豫了一下点头。

因为她丢了几百万的资助,这么大的责任她可负不起。

反正那天人很多,主任和副院长肯定要亲自接待宋远和他太太,她只要坚持负责后勤,应该就没有机会和宋远碰面,那么也未尝不可。

欢欢喜喜送走了这位“财神爷”,整个孤儿院都沸腾了。孤儿院成立这么久了,从来没像今年这般一下子募捐到这么多款项。

林楚看着这些为孤儿院四处奔走的同事,也不自觉大笑起来。是啊,真好,碰到了这么多慷慨善良的人。

陆淮出了孤儿院径自坐到一辆车里,前面的助理回头:“陆总,齐媛媛小姐说,如果是您的拜托她还是愿意代您来动工仪式的。”

陆淮脸色平静,却思量了一阵问:“确定宋远会出席吗?”

“已经查过了,他的日程里确实有这么一项。”

“陆总”说话的是,“翱翔”的财务总监姚斐然,也是陆淮的心腹:“您这样大费周章让他们夫妇共同出席不是让林楚更死心了吗?”

陆淮掸掸袖口,露出一个冷笑:“那可不一定,三个人碰到一起总会出点儿什么状况,齐媛媛这么聪明必定能看出些端倪。而且就算是没猜到,也让老情人见见面,自己恶心一阵或是做出丢人现眼的事儿,不管是什么状况都会让他们先自乱阵脚,这就是好事儿。”

“陆总真是高明,不过您怎么知道这个林楚当初就是让宋远逃婚的人?”

“前几天贞贞不是说了吗?几年前让宋远神魂颠倒连命都不要的人就是叫林楚,按时间推算宋远忘记的人应该就是她,还真是造化弄人啊,啧啧啧。”

“对对对,是老天给的好机会。”姚斐然殷勤地递过一支烟要给陆淮点上。

陆淮接过烟,紧咬压根,单手狠狠掐断烟蒂:“我就说,只要是人就会有软肋,哼,宋远让我等了这么久,还是等着了。”他摩挲着散落出来的烟叶,似是不放心地问:“让你找的人呢?”

前面的助理回报:“林楚的前夫潘晓东现居于海外,无法联系。另外一个当事人,李方舟,从国外培养回来后辞职去了其兄成立的新公司,近一段时间和我集团有少量的业务联系。”

“嗯”陆淮拍掉身上的烟丝,对姚斐然说:“跟他们好好布排布排,这下,咱们来个借刀杀人怎么样?”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10696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