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宠文

派出所几点上班 第章长孙皇后吞吃巨龙

章:训练准备

“我没有一直待在厕所啊,那个……我家有个哥哥也在这所学校里面。”艾泽伸手按住了脖颈,吞吞吐吐的说道。

“啊,我记得阿泽你家,是亲戚家吧……”计枫林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一把捂住了嘴。

‘笨蛋,你说话看不看场合!’许鹏辰一把把他拽了下去坎他的脖子。

搞定两个,艾泽视线移到了身边的秦宁身上,瞬间就被对方怀疑浓重的表情给吓到了。

——啪!

打住,以上的画面都不存在,挥去挥去,裹成团团扔掉。

为什么自己想象一下事情流程,里面秦宁都会一脸怀疑啊……在他心里秦宁是个什么形象啦。

结果当然是他什么都没说,默认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反正被问起来的话,只要自己什么都没说就行。

“比起这个,我们是不是该去吃完饭回宿舍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教室里的人也差不多走光了,只剩下一名低着头正在收东西的女生,看样子也是马上要走的。

“说的也是,晚上吃什么?”计枫林放下揉腰的手往脑后一背,总算远离了艾泽的桌子。

“这个随便吧。”秦宁收回放在艾泽身上的目光,走回自己的位置拿了点东西,一脸无趣的道。

新生入学报道加测试正巧在周末的周五周六,周日再给他们休息一天,就要开始为期半个月的军训了。

期间到是发生了一些小事。也不能说是小事,只是艾泽个人有点在意。

吃饭期间跟女生团体分开的,是测试结束那天最后留在教室收东西的女生。她一个人点餐,一个人坐到角落,坐姿很端正,但头发很乱,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给人一种有点邋遢的感觉。

“你在看什么?”计枫林端着餐高难度的扑到艾泽的背上,下巴抵着对方的肩膀,顺着往艾泽的视线方向看去。

“不,你别弄倒了。”艾泽浑身僵着不敢动,很无奈对的说,等到计枫林离开他身上才跟着走过去找位置,“也没看什么。”

周日这天的中午到下午,都是学生领取训练服装的日子,在一班组织去拿训练服,到了领取的时候。负责帮忙衣服配发的艾泽又留意到了远离着人群站着的女孩子。

也倒不是关心之类,只是有点在意。

“给,165,请拿好。”垂下眼眸握笔记录,将衣服递给眼前的女生,引起女生身后小小声的尖叫,让他露出有些无奈的笑意。

天色渐渐的橙黄,身边的体育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发完了吧?咱们可以收东西了。”

“啊好累……”同样是派发衣服的其他同学伸了个懒腰,有的凑到艾泽身边来用手肘捅了捅他,“嘿你小子,有你在我们都不用怎么发啊。”

“别提,你辛苦了,但我身为男性的尊严很痛苦。”一男生路过,一脸沉痛的拍了拍艾泽的肩。

“啊哈哈……”艾泽干笑了两下,也就是队列比其他人都长了些,队列里女生多了些。不、不至于扯上男人的尊严吧……?

“好了大家——收东西。”体育老师拍了拍手。

“啊,老师,这些有破损的衣服,还是一样放在箱子里吗?”一女生苦恼的拿着几件衣服,大声问道。

“啊?别别,那些有破损的单独放。喂!我才刚说完你就往里面塞什么呢,把有破损的拿出来!当我没看见吗?啊?”

‘呀……老师好严厉……’

皮这么一下男生被老师蹲在地上用拳头转他的脑壳,‘疼疼疼疼——’

“我们班上的那位,还没有来拿衣服吧?”一直在默不作声帮忙的秦宁走到艾泽身边,见他看过来之后往网格围栏角落的地方抬了抬下巴。

“你在啊……”艾泽有些诧异的回望,计枫林跟许鹏辰都先回去了,因为他身前需要拿衣服的人挺多,所以他留意了一下便没有再在意,完全没注意到秦宁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一起留下来了。

秦宁是那种从长相上来看就很沉稳的少年,身高也高,在宿舍里是最高的一个。只是接触了之后,总觉得他好像性格哪里有点微妙……

“啊,我在后面整理,基本没有来过前面就是了。”秦宁看了一下他手中的表,密密麻麻的写满领取记录,立板上还有好几页,“看起来很辛苦啊。”

跟在前面派发到一半拿着写了不到半张纸哭着跑到后面整理区请求换人的男生一比,那个男同学也是真的很惨 →_→。

“还好吧……人也没有那么多。”派发的人员只用把剩下的衣服交给整理人员就行了,这也是秦宁走过来的原因。

艾泽之所以还没有动便是如秦宁所说,那位女生好像到现在还没有过来拿服装,似乎在原地一副有点纠结焦虑的样子。

“要不要过去呢?过去吧……不,果然还是等下……过去……等下……”

配合着少女脚下的动作,秦宁就在艾泽的耳边小声的低喃着。

“请不要随便的给人配音……”艾泽将手指点在额上一副头疼的样子,话说回来你原来是这么皮的一个人吗?只认识了三天还真分辨不出来。本来以为只有计枫林一个的。

“能拜托你在这里看一下,不要让老师收东西吗?我想去那边问一下。”为了表达自己的郑重,不如说拜托别人的时候,艾泽都会采取比较有诚意的方式——最基础的面对面。

“不用吧?”

“嗯?”

秦宁摇了摇头,示意他往后看去,“她过来了。”

“……那、那个,不好意思。165……45kg,能、能给我一套训练服吗?”用着慢吞吞有点磨蹭的速度走过来的这个女孩,低着头乱糟糟的头发让人看不清她的长相。

唯一看得清的唇微微动着,声如细蚊,反正秦宁就听不清。

见他挠着头一脸迷惑的样子,在打算开口让她大声一点之前就被艾泽推了一下打断了。

“是这样吗?”艾泽将身高加体重写在了记录的纸上,转过板子放在女孩的面前。

一直看起来无比紧张的女生一怔,只能看见她抿了抿唇,紧绷的身子似乎有点放松。

她轻轻点了点头,细细的应了什么听不大清的话。

‘是的。’

“那么请在前面签一下自己的名字……”艾泽转回板子帮她写上了班级,才又将板子放到她的面前,将笔纸都递过去了之后便蹲下身去翻衣服。

“很好听的名字啊。”秦宁突然出现在女孩的背后,把人吓的‘咿呀’一声差点推翻了身前的桌子。

“喂,秦宁?”艾泽拿到了衣服站起身来,很谴责的看着有些不知所措还不知道自己干错了什么的少年。

‘不是,宁佳儿这个名字我真的很喜欢啊……?不能说吗?’秦宁躲着宁佳儿走回艾泽的身边,疑惑道。

‘不是不能说啦,你稍微也看点氛围吧?’就像路边有一只小野猫,你拿着食物好不容易诱拐过来了,却被自己的同伴毫无自觉的吓跑一样。

“那个,抱歉,你没事吧?”艾泽细细的打量了一下桌子面前的女生,刚才好像磕到了桌子,又好像没有?

宁佳儿闻言拼命的摇头。

既然人都说没事了……艾泽将手中拿好的训练服递了过去,接过了递过来的表格:“请拿好,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看着冲忙点头,像兔子一样拿了衣服转头就跑的女生,艾泽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记录。

宁佳儿吗?从动作间头发的间隙来看,应该是个长相非常漂亮的女孩子。指尖的指甲剪的圆润整齐,衣领和裙摆都抚平褶皱穿的规规矩矩……发型的打扮应该是故意的。

至于为什么,他还没有闲心去打探这个,比起这些……

“秦宁。”事后算账的来了。

“……我不是故意的。”秒回。

谁知道她这么不经吓啊,不,他根本没有吓她的意思。

“就算没有这个意思也不能悄无声息的走到人家女生的身后啊,各种意义上都不行吧?”艾泽叹了口气。

各种意义上呢。

“不,我初中的时候这么做的话,那些女孩子会很高兴啊?”真是一脸正直的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啊。

“……”你这个话题他一点都不想参与讨论。

“她们高不高兴这个先不提……我们先去把东西收了吧,好像是只差我们了。”艾泽收起笔,蹲下身抱起了他这一组装衣服的箱子。

“啊,你搬得动?”本来都伸出手了的秦宁顿了一下,诧异的话语脱口而出。

啊?这是什么问题?

“不,本来就不重……不如说最开始还是我搬过来的啊?”嘛不过最开始装满衣物的那个还真的搬不动,想到这个艾泽心虚的飘了一下眸子。他用魔法帮了点忙,四舍五入一下还是他自己搬的嘛,一点问题没有。

秦宁疑惑的看着他,现在才认真的打量了艾泽的体格。

不管是身高还是体重应该都是正常16岁男生的范围,就是为什么每次看到艾泽都会下意识觉得对方很柔弱呢……?

以前应该不认识才对……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10695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