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宠文

强迫开 苞小说小说 要快点等不及了

林海在修整了几天后就带着林笔赶往了金陵,也没时间去了解自己到底看了第几名,因为他昨天接到林之孝的书信,说是贾赦生病了,虽说知道贾赦不会有事情的,但是处了那么久到底处出了一些情谊来,对他自然是担心的,为了安自己的心便决定提前去看贾赦。

经过几天的赶路,林海风尘仆仆地来到贾家的老宅门前,看见贾府的下人在门口放鞭炮,不由地松了口气,现在他既然能指使着小厮放鞭炮,那应该是没什么事了,也想起来今天恐怕是童试第一场放榜的日子,也不知道贾赦这次考了第几名。

林之孝等鞭炮放完,正准备吩咐小厮关门,却眼角的发现了林家的小厮林笔,心里不由地替他家大爷有些感动,说真的他把信送过去的时候也没想到林家大爷会立刻赶了过来,满以为他会等到放榜过后才过来的,这般有情谊的人难怪会让他家大爷如此重视,想到这里便直接迎了上去恭敬地说道:“林大爷,您来了!”

林海听后从马车里走了出来笑道:“真是恭喜你家少爷了,顺利进入乡试。”

林之孝嘴角微微一勾:“只希望我家少爷这次能够考中秀才便好。”

林海笑着点点头道:“定是能考中的,对了你家少爷现在身体如何了?”

林之孝想到如今看不出一点病模样的贾赦笑道:“大爷可能不知道我们家大爷一出来便病倒了,当天晚上还发起热来,幸好有林大爷教给我的方法否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林海笑着摆了摆手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你的功劳最大,我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再说我刚出考场也没比赦好到哪里去。”

林之孝听后不由地看向林海,随即意识到自己这是失礼了,连忙告罪了一番,虽说林大爷为人和善,但他始终是个下人定要遵守下人的本分。

林海倒是没有计较太多,他知道现在的贾府有贾老太太这尊大佛镇着,可比以后贾史氏时期要好太多太多了,更何况现在贾母并没有对贾赦失望,因此倒不至于偏心眼至极,其实他也能理解她的想法,若不是贾赦前世太过差劲当不起一家之主的重任,她又何必矮个里挑长个,挑个外表好看些的绣花枕头贾政呢。后来贾琏因为为张氏过世后就一直被贾母和王夫人照料着,显然王夫人大智慧没有小聪明确是有的,在她有意的纵容下贾琏成了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不管香的臭的都往床上拉的纨绔膏粱。如此也就算了,贾琏因为是王氏养着的关系乐颠颠地成了为二房跑腿的二管家。又因为元春的生辰好,因为后来又认为贾宝玉是振兴整个荣国的希望,于是老太太的那颗心就彻底地偏向了二房了。当然若是贾瑚还在,若是他能一直活着,说不定大房也不会被打压的这么惨,因为早年他和敏儿才刚刚成婚,在翰林院任职也不是很忙,因为岳父的要求将贾瑚贾珠两个侄子的启蒙教育接手了过来,发现在读书的天赋上贾珠显然是比不上贾瑚的,这有可能也是因为贾瑚其母是出自书香世家的关系。只是贾瑚死后,张氏因为娘家和丧子之痛双重打击之下在生下贾琮便去世了,而贾琮自然也成了爹哥不管,继母不待见的小可怜,于是就成了贾府里不折不扣的隐形人,说真的贾琮能在这样的环境里没有像贾环一样变得心里扭曲,恐怕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林海一边在林之孝的带领下走进贾家祖宅的大门,一边在想着前世贾府的轶事,其实贾府衰败地如此之快完全就是因为子孙不出息,人才凋零所致,至于为什么会有抄家灭族的下场也许这也许就真如后世所猜测的关系,他们不止参与了党争还时不时地给皇帝添堵,这样的事小心眼的皇帝自然是不能容忍的,只不过这个皇帝也是个能忍得,眼看着贾家做下那么多错事却一直隐忍不发,任凭荣宁二府的罪孽如同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最后一击致命。

林海摇了摇头甩掉了脑袋中纷乱的思绪,不管怎么样现如今的荣宁二府都还没有到那种境地,想要改变自是来得及的。

林之孝带着林海来到贾赦的院子前笑道:“林大爷,已经到了。”

林海听后微微地点了点头抬脚迈了进去,朝着几排房舍正中间的那栋走了进去,一进门就看见贾赦此刻正懒懒地坐在床上便笑道:“听说你病了,所以就来看看你,现在感觉如何了?”

贾赦见他一身风尘心下有些感动,又想到今天是放榜的日子,知道他在知道自己病后估计就没就在姑苏等榜单直接来瞧自己,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恼怒林之孝的多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你亲自去姑苏帮林海去看榜单,真是没眼色的东西。”

林海看着贾赦气急的模样不由地笑了笑:“能生气,看来是大好了,况且这也没什么,不过是没看榜单而已,更何况你都考上了更何况是我呢。”

贾赦听了林海的话后不由地瞪了林海一样,说实话他还真是没见过像他这样的考生,居然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考试成绩,只是他哪里知道林海早在赐福的时候便看见了自己的名字,事情早已注定,他和贾赦考上秀才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看与不看没什么差别。

“赶紧去,别留在这里碍爷的眼。”贾赦朝着林之孝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

林海见林之孝走了出去不由地摇头笑着调侃道:“也幸好林之孝老实忠厚,只是你也不能就这样欺负老实人啊。”

贾赦听后不由地有些委屈便假哭了起来:“林海,我这是关心你,你居然还帮着我来欺负他,我太伤心了。”

林海看着贾赦号啕大哭又没有一颗泪珠子不由地觉得有些好笑:“好了,我都没说什么你就说了那么多,不过你这样可比假正经要好玩多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yqcw/show/10694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