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攻弱受

快穿:男神,给个面子 > 第536章:鱼人歌行

“在很久很久以前,海王生了七个女儿,她们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大海里。”

“索菲亚老师,海王为什么只生七个女儿,不生八个,不生九个,或者像我们海王大人一样,生二十多个女儿?有这么多的姐姐们一起玩,不仅可以学到更多的魔法,还可以像人类一样踢足球,打排球,组队的时候也不用硬拉着不会魔法的卫兵过来了。”

站在冰晶石台上的索菲亚深吸了一口气,“小爱尔雅特,这只是人类的一个童话故事,故事里海王就只生了八个女儿,请你不要打岔。”

“索菲亚老师,您刚才不是说生了七个,怎么又生了八个了?”

“噗哈哈哈,爱尔雅特,你别再打断索菲亚老师了,等下海王要气得从书里跑出来生女儿了。”

“那个时候说不定还能建好几只足球队。”

“人类的足球在水里都不好玩,总会往上浮,若是能上岸去玩就好了。”

“是啊,可是父王不允许我们出去,说岸上会有危险。”

“书里的人类不是很友好吗?为什么海王大人不准我们上岸?”

课堂上你一句我一句,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索菲亚看着那些七嘴八舌讲个不停地小人鱼,一脸头疼,这个童话课她真是没法教了。

每次才开始讲课,爱尔雅特就会出来打岔,然后这些小人鱼不受管束地自己找人鱼聊天。

“美丽的小人鱼们,请保持安静,你们还想不想听故事?”

底下一群小人鱼安静下来,“索菲亚老师,您请继续讲故事。”

水晶宫殿内安静下来,索菲亚拿起童话书继续开始讲。

“海王的七个女儿,她们生得十分美丽,其中最小的女儿爱丽儿长得最美丽,爱丽儿有着漂亮的金色鱼尾,海藻一样的金色头发。”

爱尔雅特在底下举起手,“索菲亚老师,我有疑问,可以问吗?”

“亲爱的小爱尔雅特,你任何问题都请在课后的时候提问。”再提问,她这节课这个故事就讲不完了。

“好吧。”爱尔雅特低下头,在本子上将自己疑惑的地方记录下来。

没有爱尔雅特提问,索菲亚的故事很快就讲完了。

她讲完之后,一群小人鱼还意犹未尽。

“真是美好的爱情故事呢。”

“哪里美好了,你难道不觉得王子很蠢吗?连是爱丽儿救了他都不知道。”

“王子睁开眼先看到的是人类的公主,当然会先入为主。”

“你们不觉得是小美人鱼才蠢吗?随便救一个人就喜欢上了,王子当时是昏迷的,看不到人品,看不到性格,甚至还特别狼狈,喜欢得这么随便,最后还拿自己的嗓音去和女巫做交易,忍受着踩在刀尖的刺痛和王子跳舞,我才不要承认,我们人鱼族会有这么愚蠢的人鱼。”

“这么说好像也对,爱丽儿实在是太傻了。”

索菲亚等一群小人鱼聊得差不多,这才开口说道:“美丽的小人鱼们,还有十分钟下课,你们有什么想要提问的,可以现在问了。”

一群小人鱼齐刷刷的看向爱尔雅特。

虽然爱尔雅特问题比较多,爱打岔,但每次问的问题还挺有趣的,他们想看爱尔雅特将索菲亚老师问到自闭。

爱尔雅特不负众望,在众人的视线中抱着小本本从晶石椅子上起身,“索菲亚老师,我有问题,可以提问吗?”

索菲亚深吸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亲爱的爱尔雅特,你问吧。”

爱尔雅特抱着小本本,刚张开嘴,水晶宫殿突然摇晃起来,宫殿的墙裂开,一块块晶石被漩涡卷走。

索菲亚最先反应过来,拿出魔法杖,使用防御魔法,“是海底风暴,小人鱼们,快趴下,抓紧你们身下的椅子。”

课桌椅都是固定在地里的,一群小人鱼听话的抱着椅子,但也有小人鱼反应不及时或者力气太小,被漩涡卷走。

索菲亚看着那些被卷走的人鱼,赶忙冲过去救。

本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小风暴,索菲亚靠近漩涡感受到那股吸力之后,脸色一变,“底下的小人鱼们都抓紧椅子,无论如何都不能松手。”

“知道了,索菲亚老师,您也请多加小心。”

抱着椅子的小人鱼们对着上方喊,下一刻看到索菲亚也被卷走,吓得惊叫起来,“索菲亚老师!”

索菲亚被卷走,有许多小人鱼惊慌,手下失了力气,被漩涡吸走。

一时间抱着椅子的就只剩下几个人鱼。

那几个人鱼在害怕与惊恐中看着漩涡将所有水晶石吸走后,一点点的迫近。

-

风暴持续了十分钟,海王联合几位人鱼长老倾尽全部魔法力量,才将风暴控制住。

漩涡退散,被卷进漩涡里的人鱼尸体缓缓落在海底。

那些才被漩涡卷进去就被解救的人鱼忍着疼痛往水底游,看到同伴们的尸体,发出了痛苦的悲鸣。

落星吃了一勺鸡蛋羹噎死了,还没从憋屈中醒过神,身上刀割般的疼痛,让她瞬间精神抖擞。

她耳畔是好听的大合唱,就是合唱的人有点多,声音很大,有些震耳朵。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在水里,边上都是人身鱼尾的人鱼,他们仰头唱着歌,一颗颗珍珠从眼角掉落。

没过多久,地上躺着的人鱼被那堆珍珠给淹没。

落星低下头,看到自己红色的鱼尾,有些忧伤,为什么我这次是条鱼。

【我踏马还以为你良心发现,知道怜悯和同情了。】果然不能对你期待值太高。

落星翻了个白眼,“怜悯和同情他们能活过来?”

【……不能。】

“既然不能,怜悯和同情给谁看?”不是当事人,就永远无法感同身受,还不如先搞清楚情况,多做点实事。

凤梧想了想,没有反驳。

不是当事人,确实难以感同身受。

那些没有经历过灾难的人,永远不知道灾难有多么可怕,说再多我明白这种感觉,不过是苍白无力的劝慰和同情。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qgrs/show/5575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