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攻弱受

千金痞妃 第四十五章 公子如画

“见过木姜小姐,皇后娘娘让我们来教导姑娘一些礼仪。”

“这个…两位嬷嬷不必多礼,我在宫里也住不久,就这几天麻烦两位嬷嬷了。”

两位嬷嬷久居深宫哪能听不出她这话里的意思,她这是说她在宫里就呆几天,不需要教那么多礼仪,随便意思意思就好。可是皇后那边?

两个嬷嬷彼此对视一眼,心中有了决断。皇后既然让她们亲自教,若是她们懈怠被皇后娘娘知道还不知道是什么下场,两害相权取其轻,也只能对这位姑娘话里的意思装聋作哑了。

“木姜姑娘不必多礼,我们定当尽力。姑娘唤我马嬷嬷即可,这位是方嬷嬷。”,马嬷嬷对林姜稍作了个介绍。

很快两位嬷嬷就对林姜进行礼仪的教育,林姜看着膀大腰圆的方嬷嬷在上面讲的唾沫横飞很是无奈。

“女子的衣饰不可轻浮,不可古板,色不外露而具仪体之美。谈吐文雅,举止端庄,眼不斜视……”

“啪”,林姜背上突然一痛,她转身看着手握藤条的马嬷嬷,眼睛危险的眯起来,这嬷嬷竟敢打她?

马嬷嬷看着眼神突然变得冰冷的林姜,心里不由颤了一颤,不由有些心虚。原先以为是只小白羊没想到是个长刺的。但是马嬷嬷是什么人,在深宫中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她很快定了定心神,“姑娘,既然皇后让我们来教导你礼仪,我们自然不敢怠慢,姑娘你坐姿不雅,不合规矩。”

马嬷嬷看着林姜眼神里不由也透出一丝狠厉,对于这种没规矩的就是要狠点才压的住。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把这几天过了再说,我忍,林姜咬咬牙,正了正身子。不就几天,大丈夫能屈能伸,她可不能给皇后娘娘留下什么把柄。

……

虽然挨几下打林姜并不放在心上,她也不是娇滴滴的人。可是接下来就苦了林姜了。这嬷嬷对她的吃相很不满意,认为她过于粗俗。累了一天之后在餐桌上还死揪着她。明明一口就可以吃完的菜偏偏要分好几口,甚至吃饭的量,嘴巴嚼动的幅度的都有讲究,一餐饭就那么点菜吃了一个多时辰,林姜心里直想骂娘。

“木姜姑娘,请你身子不要歪斜。”,马嬷嬷纠正榻上的林姜。

林姜看着一左一右两位嬷嬷不禁汗颜,这睡觉都有人看着叫个什么事儿?那两位就像个门神般站在她榻边看着她睡觉。林姜感觉很不自在,等她稍稍适应了,有点困意时,又被拎起来纠正睡姿。

林姜保证按照这样的睡法,她大概要折寿几十年。(ㄒoㄒ)

两天过去了,林姜被揪着学走姿,坐姿,睡姿,背女训……

林姜感觉这两天是吃不好睡不好,感情这皇后娘娘还真是别出心裁,这方法不伤筋动骨却能折磨人于无形,实在是高啊!

“我腹痛难忍,去去茅房稍后回来”,说完林姜就捂着肚子出去了。留下马嬷嬷和方嬷嬷半信半疑的看着跑远的林姜。

林姜实在是闷的不行,便找了个理由出去透透气,这皇宫看着豪华却也不过是豪华的金丝笼罢了,这种地方对她这种喜爱自由的人来说是不适合的,怪不得常说宫里怨妇多,这种地方就算不是怨妇呆久了也得变成怨妇吧!

林姜顺着小道随意乱走散心,欣赏着那些珍贵的名花。他爹也是个爱花之人,府中也种满了各种花,但是比起这宫里的却远远不及,这些花有好些竟然都是西域的品种。林姜啧啧称奇。

其中有一种花还是紫色的,透着优雅的芬芳,林姜不禁多看了两眼。紫色的花是很少见的,尤其是长的这么特别的花,这花瓣不大,然而寥寥几片拼接在一起却非常好看。林姜捏着它的茎狠狠地吸了一口,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这花叫紫鸢兰,没想到木姜姑娘也喜欢”,突然一道低沉好听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吓了林姜一跳。

她转过头去看到来人不禁惊讶,“瑾羽兄,你为何会再此?”

瑾羽咳了一声微笑说道,“我来找我妹妹,途径此地。”,他指了指林姜面前盛开的紫鸢兰,“这是西域过来的花极难种活,这花不仅美丽,还有提神功效,因此我也很是喜欢。”

“对了,木姜姑娘你为何会在此?”,瑾羽走到她身边笑着看着她问道。

林姜还未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听到这话不免觉得尴尬,她总不能说皇后将她召进宫来变着法儿训她吧?

幸亏瑾羽没多做纠结,而是蹲下身子拿起一旁木桶里的瓢舀了些水给面前的紫鸢兰细细浇灌,动作很是自然。

林姜看着蹲着地上浇花的瑾羽觉得很是随和自然,他的侧脸很好看,配上他独有的温润气质让这幅画面更是和谐美丽。林姜一时不由呆了。

突然正在浇花的瑾羽转过头来,看到的就是林姜一脸木讷的表情,他不由笑了笑,“木姜姑娘现在是要去哪里呢?”

林姜听他这话突然感觉四肢瘫软,想起那些等着她的无尽的女训,她就全身无力。

而这边马嬷嬷和方嬷嬷看林姜去了这么久也觉得不对劲。“这丫头灵精的狠,她刚才出去你怎么不拦着她?”,马嬷嬷瞪了方嬷嬷一眼斥责道。

“不就是个丫头,等她回来我们再好好罚她一顿就是了,看她还敢不敢偷跑”,方嬷嬷被她这一斥责也有些生气的说道。

“哼,这丫头倒是机灵的很,有好多次我拿藤条抽她竟然都打不着她”

方嬷嬷看着马嬷嬷不由轻视的瞥了她一眼,“马嬷嬷你这抽人的功夫一向快狠准,想来是这么些年跟在娘娘身边疏于练习生疏了才这样的吧,还能怪人小丫头不成?”

“你”,马嬷嬷一时气结,哼了一声不去理她了。

跑出来许久,林姜才发现自己好像不知道怎么回去,谁让这皇宫好多地方都长的像呢?她看看那边已经快浇完水的瑾羽,有些吞吞吐吐的问道,“瑾羽兄,你既然是个出现在皇宫,你知不知道安宁宫内的西厢房怎么走?”,林姜不傻,在皇宫里看到瑾羽,他还那么自然的给花浇水,应该不是第一次来皇宫。

瑾羽听到她这么问,有点始料不及,但是他随即是想到什么般,了然的笑了笑,“木姜姑娘跟我一道走吧,我们顺路。”

林姜听到顿时放松不少,笑着向瑾羽施了一礼,“那就劳烦瑾羽兄捎我一程。”

看着远方少女脸上明媚的笑容,瑾羽不由感到愉悦,嘴角弯弯,淡淡“嗯”了一声。

“木姜姑娘你为何会在宫中呢?”,路上瑾羽跟林姜并排走着,开口向林姜回道。

“皇后娘娘召我进宫,说是…说是要教我礼仪”,林姜诚实的回答道,不知为何,她一见到瑾羽就觉得一见如故,对他也没什么隐瞒。

“礼仪?”,瑾羽呆了呆,但一想到她那个性又不由了然。

“你这几天吃了不少苦吧?”,瑾羽淡淡开口,但是语气却是很肯定。

林姜心里一阵感动,可不是吗?两个母夜叉一天十二个时辰盯着能好吗?(ㄒoㄒ)

林姜叹了口气,“其实也还好。就是吃不太好,宫里规矩多,我这两天没有一天是吃饱的”,林姜不由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子,神色凄凉。

瑾羽看她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不觉想笑,“宫里吃饭的规矩的确是多了些”

不是一些啊!那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林姜在心中腹诽。

“想来姑娘这几天一定是非常辛苦”,瑾羽说着往袖口掏去,“这紫鸢兰有提神的功效,但是若将其捣烂,倒入些许茶水,再敷于额上却也有安神的功效,姑娘不妨试试”

林姜一看,瑾羽手上躺着些许紫鸢兰的花瓣,心中不由划过一丝温暖。她这几天的确是没有睡好,那两尊门神天天在她榻前揪她睡姿让她不得安眠。

她接过瑾羽手中的紫鸢兰朝他感激的笑笑,“那就谢过瑾羽兄了。”

“不过瑾羽兄,我们这么摘花没事吧?”,林姜有些担忧的问道。

“没事”,瑾羽一脸笃定。

“哦,这是为何?”,林姜不解的看着他。

“你不说我不说不就好了”,瑾羽一脸理所应当的回答道。

“……”

看着林姜一脸变化不定的神色,时而点头时而摇头,瑾羽的心情更好了。

其实那花本就是他种的,他摘些倒还真没有人能说些什么。

走着走着林姜看着熟悉的景色知道是到了安宁宫的西厢房,她不知道瑾羽为了避免绕路没有带她经过安宁宫的正厅而是直接朝西厢房走去。

“瑾羽兄,我到了,今天真是辛苦瑾羽兄带路。”,林姜感激的说道。

“无妨,快进去吧”,瑾羽朝她笑了笑。

林姜又朝他施了一礼,这才跨步进去。然而她进门才走几步肩膀便觉得一痛,只见马嬷嬷一手捏着藤条,一手掐着她胳膊,仿佛要把她胳膊捏碎般。

这次马嬷嬷捏的准,是不可能让她逃掉了。“姑娘,皇后派我们教你礼仪,没想到你如此不知礼数。为了不辜负娘娘的期望,我们也只能好好惩戒你一番”,说着右手的藤条就要挥舞下去。

“住手”,门外淡淡的声音传来。

马嬷嬷也恼了,“什么人敢管”,看到来人马嬷嬷的话突然堵在嘴里说不出来,背上已是冷汗直冒,“公…公子为何会在此处?”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qgrs/show/4136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