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攻弱受

何处无风好栖云 第4章

何清的公司离家稍远,中午不会回家。所以云栖的午饭都是随便的解决。下午时分,会故意到稍远的市场买菜。榕城的绿化很好,一路步行,是件相当惬意的事情。途中会经过一个小公园,每次他都会进去稍坐片刻。除了含饴弄孙的老人和偶尔穿行的过客,这里算是相当僻静的场所。他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想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秘密空间。当他在这里独处时,内心一片宁静。

之后便去菜市买好菜回家。一般他快做好晚饭的时候,何清就会回来了。

“今天的菜你喜欢吗?”

“不错啊。”

“多吃点肉啊,你不吃就吃不完了。你是菜虫吗?”

“好。”

吃饭的时候只会说些简单的对话,吃完饭,云栖将碗筷拿去厨房泡着,先洗饭后的水果。何清喜欢吃水果,下班的路上都会顺路带回来。今天买了云栖爱吃的小番茄,留下一小部分明早就做果汁的。用水都洗干净,挤上沙拉酱,拿了两把小钢叉端到客厅。

何清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经济新闻,带着眼镜,一只手撑着脸颊,另一只把玩着遥控器,看得认真。

云栖笑了起来,把盘子放在茶几上,伸出食指在何清眼前晃晃:“哎哎,回魂啦。”

“调皮。”何清抓住云栖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咬了一口。

“哈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属狗儿的呢。”两人在沙发上打闹起来,你咬我一口我咬上你一口,共同冷落了那盘小番茄。

云栖爱睡懒觉,可是也不想何清饿着肚子去工作。他思量再三之后的结果便是先早起给何清准备了早饭,送何清出门后再睡回笼觉。当云栖得意洋洋的说给何清听时,好生被取笑了一番:“没有你照顾我时,我一个人也没耽误过早饭啊,倒是你,让我比较担心会不会什么时候给饿坏了。”何清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云栖拦腰抱到腿上,彼此的额头贴在一起:“可是,我还是要谢谢你。”

是不是陷入爱中的人,都会自发的将对方当成不懂照顾自己的孩子呢?

何清在当地的圈子里是比较玩得开的人,常常聚会泡吧。云栖来了之后,何清便出去玩的少了了。周末下班回来,何清主动揽着云栖说道:“大家都在传呢,说我被收服了。刚好今晚有个聚会,嚷嚷着让我带你出去亮个相。你想去吗?”

“可以啊。我不大参加这些聚会的,也有些好奇。就去看看吧。”

两人简单吃过饭,稍微收拾下便出了门。聚会地点在一家GAY吧,推开门,一阵吵杂的音乐混着饮酒的气息涌出来,惹得云栖不自觉的皱了下眉。里面已经来了好些人,有何清认识的过来打招呼,看到云栖,便挤眉弄眼的对何清笑笑。也有些上来就拉着云栖说要与嫂子喝一杯的。云栖一一笑着应了。

再往里走些,何清平时相熟的朋友安远,阿木和随随已经都先到了,见到他们赶忙招手。走过去坐下没片刻,就过来了一个男人,化着妆,眼睛涂了浓浓的黑色眼影。扶着何清的肩,在他耳边低低的说笑。何清也笑着回应,并没有对那个男人的行为表示丝毫的反感。见他们并没有注意自己,云栖便装作不在意的转过头去看场中跳舞的人。

正盯着舞池发呆,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转过头去看何清正看着他。云栖挑挑眉,示意问有什么事?何清拉过他的手,对那个男人介绍到:“这就是我家那位,云栖。”“云栖,这是小C。”

云栖未起身,抬头对小C笑了一下。小C倒是肆无忌惮的上下扫视了一番,然后拿起桌上的酒倒了两杯,对他说:“初次见面。我和何清可是很好的朋友,以后我们会常见的。顺便友情提醒一下,你要看好他哦,很多人打着他主意呢。呵~”云栖未置一词,端起酒喝了,便扭头继续去看舞池。心里却想着,那很多人里,包括你吗?

喝到半夜,终于散了。云栖在心里舒口气,扶着已经有些意识不清的何清,出门去拦车。这家店的位置稍显偏僻,等了半天没空车经过。站在秋天的夜风里,云栖一阵凉意。一辆车停在他们面前。车窗摇下来,露出小C的脸。

“上车吧,这里不好拦车,我送你们。”

“还是算了吧,大半夜的,你也喝了酒,就不麻烦你了。赶紧回家休息吧。”

“呵,相信我,我喝酒了照样把你们安全送到。”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

“好了,如果是何清不会和我客气的。上车吧。”小C打断云栖,直直的盯着他的眼。

云栖愣了一楞,为那句意味不明的话。然后再也没有反驳什么,打开了后车门。

第二天等何清醒了,云栖装作不在意的问道:“那个小C好像和你关系很好的样子?”

“还成,是个玩的来的朋友。但是也只是酒桌上的交情。”

“是吗……”

“怎么了?吃醋了?”何清洗漱完,转身笑着拦住云栖的腰。

“是啊,看他对你盯得紧,有点儿不舒服。”

“呵,你多心了。你不是稳坐正室宝座嘛!”

“那你可得小心了。我可是个不容人的泼辣正室。”云栖笑着伸手,搂住何清的脖子,干脆整个人将重心都趴在何清的身上。

“哟,小生怕怕呀!”何清连忙举起手,摆出一副妻管严的样子。

“好了好了,别闹了,我可没瞧出来你哪里怕我了。吃早饭去吧。”云栖伸手拉住何清的手,牵着一起去饭厅。

周末的插曲就在两人的嬉笑打闹中揭了过去。

许是感觉到了云栖的不喜,何清之后再也没提过去聚会,偶尔有人打电话来约,也都拒绝了。云栖见他在家关的难受,拒绝的犹犹豫豫的样子。不知道该气该笑是好。再有人打电话来时,他拦住要拒绝的何清说道:“答应吧,你最近除了工作都在家陪我,也是够无聊的,出去聚聚吧,朋友也很重要。”何清盯着云栖看了半天,觉得他不是在说笑的样子,也就放心答应了。

挂了电话,再三的问云栖要不要一起去。都被笑着拒绝了,后来实在无法,干脆帮何清穿好衣服,一路从房间把他推到门口。“你就饶了我吧,上次去了你也知道的,闹得我不行。我实在不习惯那里。我喜欢在家呆着你也知道的。你玩的开心。别喝多了,今天你自己开车呢。”

何清笑着应了,转身亲了一口云栖。一手转着车钥匙,高高兴兴的下了楼。

送何清出门后,云栖一个人在书房玩了会电脑。他离开家以后,很少再用原来的□□,登录时便选择了隐身。倒是有几条留言。一条是三儿的朋友,三儿已经被拉了黑,他的朋友来问情况的。云栖看了看,直接连这个人也拉了黑。还有一条是个没见过面的圈内人,偶尔会和他聊下。何清的事,云栖也和他提过的。那人只是问了句:“你真的跟他走了?”云栖回了条,正准备起身,结果那人也很快回复了。“真的?你们都不够了解对方吧?那现在过得如何?还好么?”“还成吧,我想。我和他都在适应阶段。”

既然对方关了心,自然云栖也就接受这关心了。两人一来一往说了些,那人是不大赞同的。总觉得云栖的家人和学业也是重要的,认真的说了半天,劝云栖想想清楚,现在还来得及回头。云栖笑了笑,敷衍着答应了。

网络有时候真好,因为生活永远没有交集,所以可以毫不顾忌的倾诉。有时候遇到拿你当回事儿的,还会有很好的收获。看来我最近,接连遇到拿我当事儿了的。云栖自嘲的笑了笑,直接关了电脑。拿了本书看。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qgrs/show/163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