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攻弱受

悠悠水边草 第4章 再遇

回了府却见府门口有两顶轿子,拴马桩上栓了两匹高头大马。莫思忧也不知是谁,小心地从旁门绕了进去。刚回到她的墨兰苑就见她娘急急地迎了出来,道:“忧忧,回来的正好,正找你呢,赶紧换了这身衣裳随娘去见客人。”不等她回话,便冲上来俩丫头,拉着莫思忧进屋,开始打扮起来。

莫思忧问道:“娘,是谁来了竟叫内眷见客啊?”蓝氏道:“宁王竟带了夫人前来,说是与你爹商量一下大婚事宜,还说要见见你。”又道,“忧忧,不管你想嫁不想嫁,这个时候莫要失了莫府的面子。”莫思忧只得应下了。这个时候门外跑进一小厮,道:“夫人,老爷叫小姐快些过去,莫失了相府的体面。”莫思忧冷嗤一声,倒是吓了那小厮一跳。蓝氏只道知道了,打发了那小厮,便拉着梳妆打扮好的莫思忧跟了上去。

路上蓝氏十分不放心,嘱咐了一路,直说的莫思忧头昏脑胀。却惹得丝丝桃红偷笑不已,深知她们小姐最讨厌别人老是在她耳边絮絮叨叨了,但是这是她娘亲,她只得忍了。

到了前门会客的大厅,莫思忧按着她娘嘱咐的作娇羞之状随着她娘亲进去了。却见屋内只有她的父亲大人还有大夫人,还有就是一个从相貌看上去甚是严厉的男子(她未来的公公)和一面容娇好的妇人(她未来婆婆)。见她们来了,莫海岚松了一口气,还以为那丫头跑了呢。“忧忧,还不快来见宁王和夫人!”莫思忧只得到他们面前弓身一福,道了声好;心里却想你想巴结他们,我可不想。

宁王打量着莫思忧,若有所思,这女子倒是和暗卫查的相像:人很漂亮,性子泼辣,不讨她爹爹喜欢,还总喜欢和她爹对着干。只是这人比那画像倒是漂亮多了,这丞相府的三个女儿都是国色天香倒是不假,不过闻名不如一见啊。不知澈儿是否能过了这美人关?不过,他这二儿子向来以冷漠多才出名,不近女色,直到今日连个丫头都没有,这女子性子又不好,倒也不用担心。

他的夫人王氏忙拉了莫思忧的手,说了些“好孩子”云云的话。莫思忧应承着,心里却着实不愿,心想:“谁是你的好孩子……”宁王百里云起和王氏心知肚明这婚事到底是为了什么,面上热情,私底下也只是一般般。和莫思忧说了几句话,莫海岚便叫莫思忧回房去。蓝氏留了下来,和谷氏一起陪着王氏在花园里逛。

王氏跟着谷氏在相府花园里随意走着,见前方有个亭子便说要去坐坐。谷氏连忙吩咐人端来水果和茶点,在旁边陪着王氏说话。蓝氏在被问道时,也答了几句,不过基本上是王氏和谷氏在说话。二人谈着谈着,便聊到了各自的儿女身上。

“夫人客气了!”王氏笑道,“夫人的女儿思凡也不小了吧?不知可许了什么人家?”谷氏等的就是王氏的这句话,也笑道:“夫人见笑了,思凡比思忧大三岁,一直待字闺中。不知王妃可有什么好的亲戚?这样我们可是亲上加亲了。”

王氏叹了口气,道:“这思忧刚过及笄之年一年,年纪还是尚幼啊。清儿虽然娶了亲,但是只有一女;王爷和我一直想要抱个孙子,却是一直未果啊。”言罢看了看蓝氏又看了看谷氏,嘴角滑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得意。王爷说的果然不错,这莫府确实有再嫁一女的打算。

谷氏面色凝重道:“既然王妃如此说,妾身有个心思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氏淡淡一笑,说:“夫人何必如此拘谨,你我两家不久就是亲家,哪里来的这么多礼数。夫人说便是了。”

“思忧年幼,又未曾见过世面,恐照顾不周公子。思凡好歹大她三岁,若……”谷氏没有讲完,王氏便了然了,看着谷氏道:“夫人若有此等心思,不妨过会儿同王爷说。若是王爷同意了再结一亲,我作为内眷也不会反对。是不是,夫人?”她看到蓝氏的脸色霎时变得苍白。

谷氏施礼道了声“知道了”。这时,有小厮寻来,说是要开午宴了,叫三位夫人赶紧过去。三人整了整装仪,又随着那小厮到了用餐之地。

话说莫思忧求之不得,听了莫海岚的话便匆匆告了别,离了前厅。路上她正低头走着,不料又撞到了什么东西,她“哎呦”一声,同时捂头看撞到了什么。抬头一看,竟是上午才撞的那个漂亮公子。那种熟悉感又涌上了心头。

百里水澈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小丫头,倒也觉得很早很早以前就在哪里见过似的。突然想起这就是上午那个女扮男装的人,心里又多了一份考量——她怎么会在这里?倒是那旁边的小厮忍不住气,也没认出这就是上午那个人来,只恶声道:“什么人,撞了我家公子还不赔礼道歉!”莫思忧停止打量的目光,也回了回去,道:“我还从未见如此恶奴,主人还未说话自己却像只狗儿样‘汪汪’叫起来!”“你……”那小厮气急,刚想指着莫思忧的鼻子回嘴,却被百里水澈制止了。

“贵喜,不得无礼!”说罢,仍是那副风轻云淡的表情,道,“是在下唐突了,姑娘莫怪。敢问姑娘是莫府何人?”他一脸还是一脸倨傲地看着莫思忧,虽觉得这女子的性情真是不同于一般女子,但是仍然把她归为那种肤浅之人。这也不能怪他这么想,庆国女子都知道宁王的世子天人之貌且一直未曾婚娶,都有意攀高枝,所以百里水澈常常“巧遇”温香软玉,以期引起他的注意。那泼辣的昭和公主就是其一。再细看,这女子面容姣好,肤若凝脂,清秀却不娇媚,眉眼中竟似闪动着丝丝灵气,实是耐人寻味。可惜这么个有灵气的女子,竟然也做这种事。百里水澈心下不免有些可惜。

莫思忧心情正不好,见这人问也没好气儿答,见他老是上下打量她,不禁瞪眼道:“看什么看!与你何干!”言毕就气呼呼地走了,临走又狠狠瞪了他们两眼。这个人,忒小气,不就是撞了他两次嘛,干嘛这么盯人?

“公子,也不知她是莫府的什么丫头,让我教训她一顿吧!”贵喜不甘道。百里水澈说:“贵喜,这是莫府,不管她是丫头是主子好歹是莫府的人,我们是客,不能失了分寸。”然后又言,“现在我倒十分想见见这莫三小姐了。”既然莫府里有如此的存在,也不知这计策下定的人到底是什么人。他百里水澈好歹是要娶妻,若到现在还不知自己未来妻子是何样子,岂不笑话。想罢就朝餐厅走去,心里还想着刚刚那个有趣的丫头,若是这莫三小姐也这般有趣就好了。他不像这凤凰城的男子,整天混迹于脂粉堆里,心里想着哪个楼里的花魁,又或者哪个老鸨又有了新的姑娘到了□□之夜,府里小妾通房丫鬟一大堆。更有甚者,有着那断袖之癖,整日里与那些娇滴滴的公子你侬我侬。说白点儿,到现在还没他百里水澈喜欢的女人。他最大喜好便是读书,练功,以期报效国家。

到了餐厅,宁王还在与莫海岚商量着婚礼事宜,王氏与大夫人谷氏、蓝氏也说着莫思忧。

蓝氏突然庄重地向王氏福了一礼,道:“夫人,以后还请您见谅了。小女忧忧性子实是古怪,若是以后惹了夫人……还请王爷夫人海涵。”王氏忙虚接一下,道:“茹夫人见笑了,忧忧定会与我儿琴瑟和合的。茹夫人多虑了。”大夫人谷氏也笑着,心里却想这贱人竟然想阻挠思凡入府!

众人突然见百里水澈就站在门口,莫海岚忙道:“百里公子莫在门口站着了,赶紧进来坐,不然倒是我莫府失礼了。”宁王澈微微一笑,道:“莫大人见笑了。澈儿,还不快进来拜见你岳父大人。”百里水澈进了厅内,向莫海岚作了一揖。莫海岚道:“不敢当,不敢当。”王氏见儿子回来了,嗔道:“你说你稍后就来,怎么这半天才过来?”

百里水澈轻轻一笑,道:“刚刚在院内路上遇到一位姑娘,着实可爱,就多看了两眼。”王氏素知儿子性子,从未这般夸奖女子心里甚是奇怪,因而只是责怪道:“也是,我们宁王府竟比不得丞相府,一个小丫头都叫你走了神。若是让莫三小姐知道了,为娘可怎么向人家交代?”其他人听了也只是笑笑,权当做是笑话。蓝氏陪笑道:“夫人见笑了,忧忧能嫁入宁王府是她的福气,怎么敢责怪世子。”

谷氏看了一眼莫海岚,两人一望,谷氏便明白了。他们本就想将思凡或者思琪嫁进宁王府一个,现在正是时机。因为不懂皇上为何同意将庶出的小女儿嫁进手握重兵的宁王府,为保险起见,太子这边一定要莫海岚再嫁一个女儿进王府。谷氏郑重道:“夫人,皇上指下婚来将三小姐嫁给世子,但是思忧只过及笄之年一岁,怕侍候不周,欲将小女思凡……”

“夫人的意思是……”宁王接声问道,“想让思凡小姐与思忧小姐同时嫁入?”谷氏应了个是。

蓝氏脸色一白,望了一眼谷氏,还是没能阻止她。谷氏心里暗笑,就你还想跟我斗?

宁王呵呵一笑,道:“这或许不失为好主意,澈儿觉得如何?”看来这莫丞相真沉不住气了,早就料到他们会有所动作,不想他们竟真把嫡女给嫁过来,他何不推波助澜一把?

百里水澈从计策定下之日起,只倾心忙于其中大小之事,对于这计策中所定下的女子不甚在意。多一个少一个都没多大关系吧?见宁王使眼色给他,于是也应道:“全凭父亲做主,我并无异议。”思凡也好,思忧也罢,不过是枚棋子;一个也好,两个也罢,都是一样的。到最后,她们只是这场朝廷争端的牺牲品。百里水澈在大是大非前能够坚持正义,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为了一个人而乱了一个计划。

“好好好,娥皇女英倒也不失为一段佳话。思凡与忧忧自小一起长大,日后定能和睦相处。”宁王拍掌笑道,“莫大人以为如何?”

莫海岚也笑道:“也好,思忧年幼,有思凡照料也是极好,倒是让王爷费心了。”

他们这厢春意正浓,蓝氏却觉得忧忧的命可真苦。莫思凡和莫思琪从小便欺负忧忧,府里的人都知道,但是谁敢说什么呢?好不容易忧忧要脱离苦海,莫思凡却……唉,可怜了她的忧忧啊!

莫海岚一拍额头,道:“既是用饭,竟谈起了婚事,亦成实是罪过。来来,莫要拘谨,快入席!“

宁王哈哈大笑,道:“丞相真是客气了,不妨事不妨事,也叫我尝尝这相府的美味。”

餐厅渐渐热闹起来,莫思忧又无精打采地来了,而莫思凡和莫思琪则是兴高采烈地过来了。这个时候百里水澈才知道原来那撞到他的女子便是莫三小姐,他嘴角慢慢扬起。莫家的这两个要嫁的女儿看样子都不是省油的灯,戏可是越来越热闹了。不知道到最后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呢?

“忧忧,那便是百里公子。”蓝氏在莫思忧耳边小声道。莫思忧看了百里水澈一眼,正好迎上百里水澈探究的目光,她狠狠地瞪了回去。百里水澈还是保持着他一贯温雅无害的表情,向莫思忧微微施了一礼,心道看来他们这次是押对了宝,把莫思忧立为正室肯定会使这个计划进行的更加有趣。莫思忧瞪他是因为百里水澈的目光太具有“侵略性”了,好歹她还没嫁给他好不好,干吗在那里像是研究什么东西似的看着她?人们都说百里水澈不好女色,生性薄凉,但是这个时候的眼光怎么那么像色鬼?这个时候百里水澈不知道,莫思忧在上午见到他时以为他是位优雅的公子,现在却完全走了样,在她心目中他成为了“老牛吃嫩草”以及“色鬼”的代表。

蓝氏看出了些端倪,拉了莫思忧一把。莫思忧收回了她那带着怨念的目光,在自己的位子上生闷气。这饭吃的相当无趣,莫思忧一点儿胃口也没有,吃晚饭就想走。蓝氏急忙拉住了女儿,思凡也要嫁过去,还不知谁做大谁做小,可不能让忧忧胡闹。

酒足饭饱,宁王和莫海岚宣布了莫思凡也要在莫思忧大婚当日嫁进宁王府。莫思忧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又和眼前的食物奋斗去了。莫思凡异常兴奋,莫思琪却很不高兴。然后莫海岚又道思忧虽是庶出的女儿,但是却是当今圣上赐婚,断不能驳了圣上的面子,所以只能莫思凡做侧室。谷氏虽有料到,但是听到后心里却是不痛快。莫思凡却把嘴厥的老高,却不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发作,只是用眼光狠狠剜莫思忧。莫思忧倒是没事人似的,丝毫不在乎莫思凡那狠毒的目光。百里水澈不谙这男女□□,但也明白正室和一侧室一天进门,对一个女人来说就是很羞辱的一件事,怎么莫三小姐表现的却这么淡然,仿佛这根本与自己无关似的?

“既然都这么定了,思凡和忧忧日后要孝敬公婆,侍候好丈夫,这才是本分。听到没有?”莫思凡道了句“女儿记下了”,倒是莫思忧不屑地看着他,莫海岚瞬间觉得极为尴尬,只好加重语气,“忧忧~”

莫思忧只道:“我明白,不用爹这么费心。”言罢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向宁王和王氏福了福,称身体抱恙退了下去。莫海岚气得直咬牙,但是在宁王面前却不好发作,只好赔笑道:“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宁王也有些疑惑,此时想着心中之事,对此也并未多言。莫海岚暗暗抹了把汗。

这顿午饭吃的极为尴尬,送走宁王一家之后莫海岚非要严惩莫思忧,被蓝氏极力拦下了。好说歹说莫海岚是消了怒火,却再也没给过她们母子好脸色看。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qgrs/show/162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