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攻弱受

惊世风华:冥后要逆天 第十四章 庆功宴前夕

赫连玖卿将炼好的丹药一一装瓶后伸了个懒腰,想到还有一些买回来的药材种子,就将种子在药田种下。

空间外,已经是傍晚,赫连澈听门卫说赫连玖卿回来了,就到卿心阁找她。

赫连澈敲了敲赫连玖卿的房门,“卿儿?”但却没听到赫连玖卿的回答。

他又再次叫了一声,“卿儿,你在吗?”还是无人回应。

于是赫连澈推开门,房间里空无一人。

赫连澈不由得急了,他问卿心阁外的守卫,“小姐呢?”

“小姐进房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守卫回答说。

赫连澈复而跑进房内,但还是不见赫连玖卿的身影。

这时吵醒了吃饱了趴在床上睡觉的白泽。白泽张了张朦胧的睡眼,打了个呵欠,出声道“她没事。”

白泽出声后才记起赫连玖卿不让他在人前说话,顿时吓得没了睡意。

赫连澈见白泽说话也顾不上奇怪,就问白泽,“什么?”

“她没事,不用担心她。”

“你怎么知道?”

“她是我主人。”

“你是卿儿的契约兽?”

“可以这么说。”契约兽?是吧,他是鸿蒙空间的空间之灵,而赫连玖卿是鸿蒙空间的主人。

“你是圣兽吗?”赫连澈这才发觉白泽口吐人言。

“不是。”

“不是你怎么会说话?”

白泽觉得赫连澈信得过,“我是神兽。”

“你可以化形了吗?”

“没。”白泽说到这就焉了。

“修炼到仙兽不是就可以化形了吗?”赫连澈很疑惑。

“果然是亲兄妹,问的问题都一样。”

“卿儿也问过你这个问题吗?”

白泽绕过他这个问题,回答他上一个问题。

“因为我的特殊血脉,我只有修炼到超神兽才能化形,我现在的实力只相当于你们人类的灵侯。”白泽郁闷地说。

“你叫什么名字?”赫连澈也不揭他的伤疤。

“白泽。”

“白泽,卿儿现在在哪儿?”

“主人哥哥,这个我不能告诉你,总之她现在没有危险就对了。”

“那好吧,待会儿你见到他就叫她到前厅吃饭。”

“知道了。”

赫连澈见白泽答应了后就离开了卿心阁。

赫连玖卿在空间的药田里弄了半天后,终于把种子都种下了药田,并浇灌上圣灵泉水。

在空间里好几天都没洗澡了,她洗了个澡后就出来了。

从空间出来的赫连玖卿见白泽正趴在她的床上呼呼大睡。

“小白泽,你是猪吗?吃饱了就睡,今天没少吃吧?”

白泽被她吵醒,也不理她的话,“主人,你哥哥叫你去前厅吃饭。”说完就又闭上了眼。

“嗯”看白泽嗜睡的样子,她也没再逗他,抬脚走向前厅。

赫连玖卿到前厅时,赫连长风和赫连澈早已在那里等她,另外还有一个宫云渺。

宫云渺不知道说了什么,把赫连长风逗得哈哈大笑。宫云渺和赫连澈是好友,赫连玖卿自然认得。

宫云渺见到赫连玖卿就调笑道“卿妹妹,不介意我来你家蹭顿饭吧?”

赫连玖卿也心情好地回了句,“你都坐这了,难道我介意我爹还能赶你出去?”

“赶我我也不走。”宫云渺赖皮道。

“卿儿,来了?坐吧。”赫连长风对赫连玖卿说。

宫云渺又笑嘻嘻道,“我可想死王叔的手艺了,比皇宫里的御厨做的还好吃,自从上次吃到,我就天天念着。”

“好吃你就常来。”赫连长风回他。

“好嘞,有赫连叔这句话,我一定不会客气的。”宫云渺言笑晏晏。

赫连澈替赫连玖卿拉开椅子,赫连玖卿坐下后就对他说了句,“谢谢哥!”

“卿儿,吃吧,云渺,不要客气,想吃什么自己夹。”赫连长风说。

“好嘞,叔。”

……

晚饭过后,赫连长风对赫连玖卿道,“卿儿,明晚皇上为我和你哥举办了个庆功宴。”

赫连玖卿皱了皱眉,“可以不去吗?”

“皇上吩咐下来,各官员家正室夫人和嫡子嫡女都要去,而且皇上也知道了你的痴傻已经好了的事,还有你今天在百药楼打了苏灵的事。”

这消息传的挺快的,竟然都传到了宫里。不过想想也是,当时百药楼里人也不少,而且宫里的探子也不是吃白饭的。

“好吧。”赫连玖卿无奈道,她真不想去宫里应付那些虚伪的嘴脸。

“卿妹妹,你真打了苏灵啊?”宫云渺问。

“不行吗?”

“行,怎么不行,那个苏灵就应该打,每天像只苍蝇一样翁嗡嗡的围在我身边,可惜我是个男的,打她有失形象。”宫云渺附和道。整个青龙城内谁不知道苏灵喜欢宫云渺。

因为有一次宫云渺救了她,所谓英雄救美,美人就对英雄芳心暗许了。

宫云渺对此感到后悔不已,他不应该救一个麻烦。

但这还不至于让宫云渺厌恶她,重要的是,苏灵还心思歹毒。不巧的是宫云渺有一次不小心撞见苏灵毒打下人,手段十分阴毒。

“原来你也觉得她像苍蝇。”

宫云渺听了后附和道“英雄所见略同。”

“你就只踹了她一脚吗?太便宜她了吧?”宫云渺又问。

“她叫我废物,然后我把一包药粉悄悄地洒向她。”赫连玖卿回道。

赫连长风和赫连澈听到赫连玖卿说的前半句后很生气,但听到后半句后就将怒火压下来。

“卿妹妹,你向她洒了什么药粉?”宫云渺好奇地问赫连玖卿。

“她将会三天不能说话,而且全身奇痒无比,挠破了皮也没用。”

“哈哈哈,卿妹妹,你就该这没教训她。”宫云渺大笑出声。

“爹爹,哥,我先回房了。”赫连玖卿对赫连长风和赫连澈说。

“去吧!”赫连长风朝她挥了挥手。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赫连玖卿炼完丹后精神力竟然提高了不少,故此她现在精神很足,完全没有睡意。

白泽还在睡觉。

赫连玖卿又进入鸿蒙空间内,她打开了阵法室的门,打算普及一些阵法知识,如果能力允许的话,也学习一下阵法。

赫连玖卿想着就行动了起来,她一向是个说做就做的人。

初次接触到阵法,赫连玖卿觉得晦涩难懂,不过细细琢磨之后也能理解。

她试着结印,不过第一次失败了,但她没有灰心,反复练习之后就学会了,并成功地结出一级阵法,风阵。

之后她又不懈地练习,忘记了时间。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qgrs/show/1069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