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攻弱受

流光飞溅 第三十六章 生命山(下)

森强一觉醒来,看到高平正在穿衣服,手里还拿着那条白色的裤子怔怔地发愣,那裤子上分明有星星点点的血红,森强记得那正是垫在高平身下的那件衣服。

“高平,我们……”,森强弱弱地叫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那高平羞涩地看了一眼森强,目光中闪现的是万种柔情,欲言又止。“我们会一生一世”,森强坚定地对高平说道。

“快来吃点水果,刚才你们也太劳累了”,两个水鹂鸟庄重地说道,这两个鸟儿不知何时已从外面运回了十几个个山果,红的黄的,煞是好看。

高平这才想到刚才两个人过于专注,完全忽视了周围的两个水鹂鸟,此时想起来,脸上一阵阵地热辣。

森强这才观察这个洞穴,约十丈见方,紫色的岩石,洞中间的岩石上插着自己从部落带回的那个金黄色的禅杖,不过约有一般没入岩石中,洞高有四十丈不止,洞顶是一个约一丈见方的天洞,可以透视上边的蓝天,自己和高平的背包被甩在不远处,看来还完好无损。

明明看到山体的坍塌,难道,难道这个禅杖具有超越生命的力量。森强想到自己将禅杖捣入那冒着紫气的洞穴中的一刹那,山体坍塌的情景,心中思绪再三,站了起来,走到禅杖跟前,用手拔了又拔,但那禅杖如同嵌入石岩中,一动不动。

吃了一些山果,顿觉浑身充满了力量。两个水鹂鸟,一人驮着一个振翅向洞外飞跃而去。

紫色的山峦、紫色的湖泊,紫色的雾团直抵苍穹,阳光照在湖面上波光粼粼,不时有外面飞过来的小鸟叽叽喳喳地叫唤,四周有碧绿的森林,将这个紫色的山、紫色的湖围在中间,森强观察着这个仙境班的所在,顿有心旷神怡的美感。

再观察自己所在的这个洞穴的出口,却是在山峦的最高处,四周光滑如砥,一般的动物还真的不容易爬上来,“还真是一个避世的好去处呢”,高平赞叹道。

再看湖岸的四周,远远近近地有多个近乎光着身子的男男女女,难道是折折、柔柔把他们都进化了,想到那神奇的生命果,还有那神奇的生命之泉,森强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躁动。

在山峦的拐角处,不时听到男女交he的呻吟声,让高平和森强都不住地脸红,是啊,他们的大脑这么快地进化到现代,可是他们的道德观、爱情观难道还停留在原始部落氏族时的群居生态中吗?森强想:这精神层面的问题,可是一个大的工程。

“森强、高平”,两个风姿绰约的半老徐娘突然在身后喊了一声,森强和高平望着她们仅仅用树叶遮盖着私chu,但并没有一丝羞涩的感觉,认不出来她俩到底是谁,“你们是……”,森强欲言又止,想到折折、柔柔的变化,森强摇了摇头。

“我们是木木、拉拉”,那两个女人同时说起话来,仿佛为头人这么快地遗忘而惊讶不止!

看到森强左顾右盼,木木开言道:“你是找折折和柔柔吗,那不,她们在哪里呢”,森强顺着木木手指的方向望去,就见在湖岸的另一边,折折和柔柔穿着用树叶做成的围裙,成为湖边的一道风景,正在对着湖水静静地发呆。

听到说话声,折折和柔柔仰头看到了森强和高平,焦急地说道:“主人,可找到你们了,我们正不知道以后该如何生活呢”,那折折说着话还指了指湖岸四周散乱的部落人。

一下子从原始部落过渡到现代人类,这步子却是跨的太大,森强思索着,不仅要从身体结构上,而且要从思想上、物质上都要过渡到现代人类。

从野蛮到现代人的进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达尔文早在数百年之前《人类的起源与性的选择》中,论述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物种进化论思想。而红色鼻祖恩格斯在《劳动在猿到人的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一文中明确指出了劳动是动物到人的转化的根本原因,“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进程也应当从哪里开始,而思想进程的进一步发展不过是历史过程在抽象的、理论上前后一贯的形式上的反映”,劳动观和阴阳思维结合产生了全新的人类进化理论。

首先是劳动,需要建立无数的工厂、修筑房屋桥梁、种植作物,只有在共同劳动的基础上才能找回他们共同的理想和信仰,森强从进化论思想中找出了改造原始部落的锲入点。

其次才是思想教化,在劳动和建设家园的过程中,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思想改造和成长的理论和实践。森强瞟了一眼高平,心中想,这个工作非高平莫属高平可以施展她浪漫的文学功底,造就出几个艺术家也未尝不可呢。

采矿、钢铁、化纤、作物播种、房屋建筑……,这仅有的100多个人远远不够啊,森强思索着、筹划着岛屿下一步的开发和建设。

“主人,你的禅杖呢,那可是指挥部落人的指挥棒,没有这个禅杖,可是不容易号令”,柔柔在一旁提醒道。

“在那洞中呢,只是嵌入这山石中了,不易撬动”,森强说着话,指了指不远处的山洞。

“我们一起去,毕竟人多力量大啊”,折折、柔柔、木木、拉拉分别招呼周围的部落从属。

望着幽深的洞穴,无人敢下,还是那水鹂鸟驮着森强和高平进入了洞穴,两个人试了试,那禅杖只是微微地动了动,但却拔不出来,森强从背包中拿出来绳索,将禅杖牢牢绑住,将绳锁的另一头,扔出洞外,这样森强和高平在洞中拔,其余人在洞外拉,那禅杖摇摇晃晃终于被拔了出来。

上边的人欢呼雀跃,但禅杖拔出的缝隙处却涌出了紫红色浓浓的流体,那流体在洞底流淌了不远,突然间就快速凝聚,一会儿就变成一个人形的模样,森强大吃一惊,这不是在五宿星上看到的天鬼人吗。

森强慌忙后退,不料那刚成形的天鬼人,上前一步,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说道:“谢谢主人再造,请指示”。

森强和高平交换了一下眼色,那就将错就错吧,“正巧这岛屿的开发建设需要更多的人才,采矿场、钢铁厂……”,森强滔滔不绝地对高平、也是对这初来乍到的天贵人说道。

“你就叫矿一,以后负责开采矿山、采掘矿石”,那高平热情地对这个天鬼人说道。

“谢谢主母赐名、谢谢主母指示”,那天鬼人彬彬有礼地站在一旁。

……,“你就叫矿三十”,高平和煦地对第三十个天鬼人吩咐道。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qgrs/show/10695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