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虐心言情

长安素影 第五章 受制于人

再次醒来,欧素影浑身不能动,躺在一个古朴的床上,眼珠子骨碌碌的滚着,探知着周围的情况。

这看起来像个拍古装剧的地方,这是个古代房间。

脑中混乱的画面,直播,楼顶,树木,河流。

欧素影有些分不清那些是幻觉,那些是记忆。

但是没死。欧素影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为什么我动不了?我没死,但是摔的全身瘫痪了吗?天啊!你为什么对我欧素影这么残忍?

我自问一直与人为善,身在混乱的娱乐圈也从不背后伤人,从不违法犯罪。我一直很积极地生活,活着。我想了很久才有勇气自杀的,却成了这么副死不死活不活的样子。

“哎呀,小姐你醒了。可担心死我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陌生的小姑娘凑到了床边,惊喜地喊道。

“你是谁?”欧素影奇怪地问道。现在护工不穿蓝色制服,穿国风style的衣服吗?

“我是暖生,你不记得了啊?我是你的奴隶,你是临淄欧商人的小女儿,叫做欧素影。这里是般阳刀家。你受伤了,被刀家人给救了,在这里养伤。”

奴隶?这年头还兴这称呼?

临淄,什么鬼地方,没听过。

欧商人的女儿?

我可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天啊,什么乱七八糟的。

该不会是看我不能动,把我卖到了什么角色扮演的真人RPG游戏了吧?这也太过分了!就算是真人RPG游戏,也讲人权的,我要告你们。

“你把你们老板叫来,你把青清叫来,贺涵呢?贺涵叫来。”

“小姐,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明白。小姐,你病的很重,还是少说些话,我把徐医匠喊过来。”

自称暖生的姑娘出去了,不一会带了一帮人进来。

一个灰布大褂斜挎个破旧木箱子,头发灰白相间的老人,另一个和暖生差不多大的脸上长痘痘的姑娘。

灰布大褂的男人摸上了欧素影的手腕。

“你别动手动脚的,我跟警察很熟,我还认识很有名的律师,我告你性骚扰啊!”

“口齿清晰,双目有神,语言混乱,脉象比早上平稳。这命是保住了。”灰衣大褂的男人表情严肃,声音毫无起伏的说道。

“多谢徐医匠,您真是咱们刀家的救星啊!”老者激动地说道。

暖生和另一个年龄差不多的姑娘挤到床边,开心的叽喳说着“小姐,活了活了”“欧小姐吉人自有天相,终于活过来了。”

“什么活了活了的,我不能动,我怎么全身都动不了?”欧素影被吵得烦躁,眼前的事情也让自己摸不着头脑。

“你不能动,是因为我用银针封住了你周身的穴道。你今天醒过来,就没有大碍了。身上的撞击伤只伤了皮肉,没有伤骨头,淤青过些日子就小了。体内的淤积肿块,需要再喝几天的药,也无大碍。”徐医匠解释道。

跳楼,就伤了皮肉?

体内肿块无大碍?你说的是肿瘤消了?

欧素影有些怀疑自己昏迷中在做梦。

我是想拍古装剧想疯了,做梦都到了古代。

“羊舍人,徐医匠,药熬好了。”

随着一声洪亮的老阿姨声音,欧素影闻到了腥臭浓重的中药味,斜眼瞅到一个四五十岁的古装粗布妇人捧着个土黄色大海碗进来了。

欧素影没有心思吐糟那个碗做工粗糙,容量惊人,整个人快被这股难闻的味道逼疯。

徐医匠摸了下碗边,“温度刚好,给她喝。”

她?谁?

在欧素影惊恐的注视下,那个妇人捧着碗坐到了床边。暖生接过药碗,捏着小勺子,舀了一勺就要喂欧素影。

“不喝,damn it,滚开。什么东西就乱喂我,你们这是犯法!”

“小姐,这是治病的药啊,虽然味道难闻了些,但是疗效是很好的。你病的这五天,天天就是喝这个药才醒过来的。”暖生轻声细语地劝说道。

“今天的药不一样。”徐医匠纠正道。

暖生回头看了他一眼,尴尬地笑了下“不一样不一样,但是都是好药。小姐啊,听话,喝哦。”

欧素影紧闭着嘴巴,不愿意张口。徐医匠走过来,拿了个针,在欧素影不可置信地眼神中插向了欧素影脖子某处。

欧素影的嘴巴不听使唤地张开了。

暖生忙开始喂药。欧素影麻木地吞咽。

口感很苦,味道腥臭,目测一千毫升的一大碗中药,欧素影喝完竟然没有呕吐感。嘴里太苦,欧素影只能干忍着,张着嘴巴,腾空舌头,希望能减少些苦味。

这么全身没有知觉的在床上躺了两天,喝了两天六次奇苦无比的药物,欧素影终于解放了,迎来了拔针的日子。

拔去全身的银针,需要裸着身子。房内只有徐医匠一人,欧素影皱着眉头,盯着徐医匠,毫无还手之力。不过徐医匠看欧素影的眼神,嗯,跟看一个物件没有区别。

就当你医德很好,医生面前病人不分男女。

清醒的这两天,欧素影也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认识了见到的这几个人,徐医匠,暖生,雪见,羊牯,袁婆子。

可能是那个光圈导致自己穿越了,欧素影这样想到。

羊牯说,他和家仆在河边发现了我和他家家主刀大智的,当时我和刀大智紧紧拉着手浑身湿透,躺在河边的碎石滩上。

正好当时遇见了在寻找失踪小姐的暖生,暖生见到我说我就是她家的小姐。

于是羊牯就把我们三人都带回了家。幸得徐医匠来般阳拜访刀家,我和刀大智得到徐医匠的医治才活了过来。

“针拔完了,你可以起来。”徐医匠开始整理自己的医药箱,不再理会穿衣的欧素影。

“多谢徐神医。”欧素影活动活动手脚,觉得身体很轻快,突然看到自己的手指甲,十指,每个指甲都已经黑了一半。

欧素影摸上了自己的头,光头,没有头发。

我还是这副样子啊?这是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以为我是魂穿到暖生家小姐身上了,暖生才把我当成她家的小姐。我清醒的时候,明明都没有感觉到嘴巴疼痛,嗓子疼痛,我还以为我是新的身体。

穿越?搞笑。

重生?笑话。

家人?从无。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nxyq/show/5576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