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虐心言情

缘来有约:掌柜,求放过 第四十七章:幽州城外的别庄

金十三被金蛰差遣去忙别的事情了,曲小陌看着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而楼里的灯笼却是格外的亮堂。

算了!她无缘无故便重生在了这里,也算是上天垂怜捡了一条命,无论前边是何光景,走了才知道,她也不是个怕事儿的人,大不了十多年后又是一个好汉,这会儿还是先给金蛰准备晚膳去吧。

现在厨房已经在忙着准备晚上客人们的菜肴,她自然不好去给人家添麻烦,便去外边逛了一圈,掏银子在别的酒楼里打包了饭菜,用的自然是金蛰的银子。

金蛰尝了两口菜眉头一皱,抬眸问道:“这是季全斋的?”

“大掌柜的英明,这都能尝出来。”曲小陌自然而然的拍了拍其马屁

吃了几年的东西味道自然熟悉,但自从尝过曲小陌的手艺后便觉得外边这些精美的菜都有些失了味儿,金蛰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端起碗,道:“明儿开始,我的膳食你亲自下厨。”

曲小陌闻言默了默,只得应了下来,谁叫人家是自己的老板。

一连三日曲小陌和金蛰都呆在清风阁,且一日三餐都是曲小陌自己去买菜然后回来炒,两人都是同桌吃饭不分主仆,因着金蛰态度不错,曲小陌还好心情的每日给其加了一盘桂花糕,对于爱吃桂花糕的金蛰来说自然是可以的。

夜晚的时候曲小陌谁软塌金蛰睡床,倒是跟在凤来村的时候相似,不过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也不知为何会堆积这般多的账本,且一个青楼怎会有这般多的帐要算呢?

这问题从开始进门的时候便困扰着她了,不过也没敢问金蛰,生活上吃喝的事情她可以跟其皮一皮,但是生意上的事情却是不敢多话的,毕竟这种机密的事情谁愿意别人打听啊!

一直到了第四日,金蛰才把账本看完,而后歇息喝茶间,与曲小陌道:“今日休息休息,明日跟我一同出门见个人。”

“谁?”给其捏肩的曲小陌顺口问道

“别问那么多,去就行了。”金蛰板着脸道

曲小陌瘪了瘪嘴,应了声哦!

当日收拾好账册后两人便回了府宅,隔日曲小陌睡到了天大亮才醒过来,瞧着外边的天色已经很晚了,赶忙翻身起床,匆匆洗漱过后便往金蛰的院子奔,刚到门口正好碰到其出来,赶忙扬起脸赔笑道:“大掌柜的,现在就要出去?”

今日其穿的依旧是一身黑,连发冠都是黑色的,已然恢复成了在凤来村之前的模样,在宁县给其买衣裳的时候是她是尽量避开暗沉的颜色,尽量挑一些青色灰色的衣裳,穿起来倒真有几分俊俏书生的模样,而这会儿已然是一副上位者的气势。

“嗯,早膳便去外边用吧。”金蛰也没怪她起得迟,见其穿戴整齐便带着人出门了。

曲小陌跟在其身后上了马车,出了巷子来到主道上的一家酒楼用早膳,瞧着金蛰吃完又点了一壶好茶斯条慢理的喝着没有起身的打算,曲小陌也只得在其身后等着,一直坐到将近晌午的时候才见其起身,叫自己结账。

付完钱出门坐上马车,只见马车咕噜噜的便使出了幽州城门,曲小陌撩着帘子看着道边的树林,疑惑的问道:“大掌柜,咱们要去哪儿?”

“去山庄。”

“哦!”曲小陌微微拉长了音,点点头,这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竟然能让金蛰亲自出门见,该不会是哪个什么朝中重臣或是皇亲国戚吧!

马车出了城一直走了半个多时辰才来到一座私山前,又绕着山走了小半刻钟眼前才出现了一座山庄。

跟着金蛰下了车便又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微微弓着背迎上来,面上铺着一层白白的脂粉,嗓音带着一丝丝不正常的尖细,朝着金蛰道:“金公子可算是来了,主子已经在里边等候多时了。”

“金某杂事繁多,实在是抱歉。”金蛰朝其拱了拱手,语气难得的带着一分歉意,但面上却是依旧冷然。

那管家瞧了其一眼却是不敢得罪的模样,笑着请其进门,曲小陌跟在两人身后两步远。

进了庄子曲小陌低着头没敢乱瞧,但余光瞧见庭院确实是十分精美,楼宇长廊都雕上了形态各异的花纹,而假山异石更是随处可见,湖泊林木也是景色优美,可见这个庄园的主人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曲小陌跟着人来到一院落外边便被金蛰挥手留在了外边,瞧着他被那管家恭恭敬敬的领进了屋这才立在院门口,抬头四处打量着四周,也不敢乱跑。

一直等了有一盏茶,才见金蛰从里边出来,曲小陌赶忙跟上,瞧着他面色比方才进去的冷了两分,也不敢回头看院子里边的人是谁,直到上了马车出了山瞧着离远了才用略带担忧的眼神瞧了瞧金蛰,给其沏了茶。

金蛰拿起喝了一口,瞧着外边的林子眉间皱了起来,曲小陌知道不是自己的茶有问题,而是金蛰一贯想事情的表情,也只有私底下才能瞧见。

回了府金蛰便又在书房里的椅子上生根了,写了有三四封信让人派发出去,而后便发现府上的护卫好似更加谨慎了,一连好几天也不见金十三的踪影,曲小陌又不敢问,只能自己在那瞎琢磨,是不是要发生跟上次在林子里那般事情了?不过这可是在幽州城里,该是不可能的吧!不过还是得准备准备,可不是所有人都似方婶子和方大叔一样心眼良善的人。

然而还没等她做好准备,人家便已经上门来了。

这一日,清早便下了雨,早上的雨势还渐小,等到天快黑的时候便开始哗哗的倾盆而下,仿佛是要把这秋日的炎暑都全全冲刷走一般。

入夜,与金蛰同吃过晚膳后便如往常一般伺候着他洗漱睡下,自己也回了隔壁的屋子洗去一身疲劳后躺在床上,也不知是何时睡去的。

突然睡梦中被一阵凉意惊醒,曲小陌睁开眼便瞧见自己的床边立着一人,正朝自己伸出手,惊得她抽出枕头底下在宁县特意找铁匠铺打制的一只镀银簪子,朝那人狠狠刺去。

而那人好似有防备了一般,出手便抓住了她的手腕,微微用力但并没有弄伤其,而是就着惯例把她拉入怀中囚禁住,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不想死就别动别出声。”

虽今夜毫无月光,但曲小陌还是听出来是金蛰,诧异又疑惑其竟半夜闯入她的房中作甚,好在自从出了凤来村她便养成了晚上也裹上裹胸布的习惯,这会儿被金蛰贴着到也没多害怕其发现,况且她才刚到其胸口的位置。

两人就这般静默了半晌,曲小陌忍不住小声的问道:“大掌柜,发生什么事了?”总不可能是其大半夜的兽性大发吧!再说她现在的身份可是个男人,再怎么样也不是找她啊!

金蛰抱着她感受着自己手掌下她盈盈可握的细腰,眉心及不可查的皱起,一个男人腰竟然如女人一般细,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长的。

今夜有人闯府,他原本是安排好了人手一同在屋中等着人自投罗网的,但不知怎的脑中就是时常飘过这人的身影,便过来瞧了眼,怕那些蠢货走错门闯到她这里来了,而她倒好警醒得很,竟然枕下藏银簪,若不是他反应快怕是真要见血。

金蛰放开她的手,松开了她,退了两步让两人拉开点儿距离,才回道:“今夜有人闯入府中,我便过来看看。”

曲小陌刚要再次开口,便听自己睡前插上暗栓的房门突然响起一声轻轻的嘎啦声,虽声音很轻,但在这静悄悄的夜晚却显得很清晰。

抬头瞧了一眼黑暗中的金蛰,只见他朝自己低声道了句:“别动。”而后好似从腰间抽出软剑,压轻着步子朝门口走去。

曲小陌立在床边也不由得握紧手中的簪子,绷着身子静静听着那声音一下一下似似在努力挪开暗栓。

走到门边的金蛰听着用刀子打开暗栓的声音,双眸负上了浓浓的冷意,果然这群蠢货真走错了门儿。

只听一声略重的响声过后便没了动静,金蛰握紧手中的软剑,等着人进来,果然声音消停了半刻后,便听门扉被轻轻推来的声音,而后最先入眼的便是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剑,再接着是个一身黑衣蒙面的人跨入屋中。

立在门背后的金蛰率先出剑,趁其不备一刀刺入其腹部丝毫手软,而曲小陌只听到一声闷哼,然后便是剑落地的声音和重物倒地的声音,很明显,刚进来的那人已经被金蛰给解决了。

但是闯入府上的黑衣人可不是只有一个,门外边的人见先踏入房间的自己人已经被杀,顿时便知晓里边的人已经知道了他们,索性也不再小心翼翼,而是提着刀便踹开房门杀进去。

里边的曲小陌吓得跳到床边的角落里,握着簪子警惕的看着大敞开的房门窜进来的几个黑影正在跟金蛰交手。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nxyq/show/5575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