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虐心言情

锦上添 第102章_双兔傍地走

赵高沐坐在床边,伸手捋开她额前因汗水而紧贴的发,他动作轻柔,语气却愈发严厉,“等你醒来,我再让父王母后收拾你!”

似乎听到了赵高沐的声音,那人嘤咛了一声,睫毛轻颤,随后幽幽睁开眼睛,气若游丝道:“哥……华杉,静姝……”

顾华杉这才呼出一口气来,“赵高阳,你总算醒了。”

静姝急忙奉上了一杯温水递到那人唇边,高阳微微呷了一口,随后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落在赵高沐身上,那人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少女的娇憨来,轻轻扯了扯赵高沐的衣袖,“哥,你不要……不要……告诉爹娘……好不好?”

赵高沐反手握住她的手,眉眼沉沉,“现在才知道害怕,是不是晚了?”

赵高阳瘪了瘪嘴,一副委屈巴巴不敢开口的样子。

难得见赵高阳如此乖巧,恍惚间让赵高沐想起他们很小的时候,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后,怎么都甩不掉的小小女孩。

那时候赵高阳不过三四岁,一张粉琢玉雕的脸,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像是娘亲院子里种的黑葡萄。她喜欢跟着他,奶声奶气的叫他:赵高沐。

她很少唤他哥哥,饶是娘亲打她,她一边哭着一边说下次不敢了。

但是只要娘亲看不见,她便又开始颐指气使奶声奶气的说:赵高沐,你要去哪儿玩,今天我要跟着你。

赵高阳性子极野,若不是因着是个女孩子,只怕早已将王府掀开了盖。

她不爱女红,不爱抚琴弄花,就爱刀枪棍棒。以前他在练武场学武的时候,赵高阳总能找到法子跟来,练武场的叔叔伯伯都会笑话她,说是军营之中女孩子不许入内。

赵高阳可不怕,扬起脑袋,望着那比她高出不知多少的大人们,一字一句认真道:我是南景王府的郡主,在这南境之中,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然后花架子气势只维持了一秒,随后又见她憋红了脸,搓着手小心翼翼道:我哥在里面呢,我要找我哥哥。

如今那小小肉团子已经长大了,长得越来越野,胆子越来越大,可是眉眼之间隐约可见小时候那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气。

赵高阳哼了一声,许是现在才感应到伤口的疼痛,赵高沐脸色一变,急忙扶着她躺下。赵高阳扯了扯他的袖子,继续委屈巴巴道:“哥,求求你……不要告诉爹娘好不好……我错了……我都受伤了,好疼啊……”

赵高沐唇角一抿,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脑袋,“看你表现。”

这是答应了?

顾华杉站在一侧,心中只觉好笑。

这赵高沐虽说平日里看着冷冰冰的,但是其实最这个妹妹还是很紧张的。谁料刚一抬眼,便看见赵高阳冲她眨巴了一下眼睛。

顾华杉一顿,哑然失笑。

赵高阳只清醒了一会儿,便又睡过去了。

赵高沐示意顾华杉出去说话,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间之后,径直来到了书房,赵高沐一路风尘仆仆,形容狼狈,与她好不了多少。

赵高沐拿毛巾擦洗了一下脸,又有下人捧来了干净衣衫,顾华杉见他完全不避嫌,竟然当着她的面便开始脱衣衫。

顾华杉背过身去,压低声音道:“楚沐可抓住了?”

“一路追到了龙洞山,都没再看见踪影。算他运气好,今日勉强捡回了一条性命。我担心高阳和你,便先回来了。李青已经带人继续追,沿路各个驿站的暗哨也已经收到了我的消息,抓住他是早晚的事情。”

顾华杉听着背后悉悉索索换衣衫的声音,接口道:“就算楚沐大难不死,活着离开南境,京城那位也不会放过他的。”

赵高沐轻轻一笑,眼中闪动着寒意,“也许楚沐离开南境之时,才是他命丧黄泉之时。”

华杉咬牙,“这些年锦衣卫替皇帝杀了这么多人,不说一千也有一百,谁是乱臣贼子,谁又是冤枉无辜,只怕楚沐自己都不知道。锦衣卫指挥史看着光鲜,实则内地里不知得罪了多少权贵。楚沐这般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却也防不住冷箭暗刀。只要燕离一失圣宠,这几大世家自然会动手。”

“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顾华杉笑,“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义或不义,立场不同,选择便也不同。就看谁的手段更高,谁的心够狠。”

里面的人似乎微微一愣,许久才道:“总之楚沐这个人,以后再也翻不起风浪来。”

话音刚落,似有什么东西腾空而起,飞速朝顾华杉而来。她下意识的抓住了,才发现是一团干净的衣衫。

背后赵高沐的声音传来:“你不换衣衫吗?”

顾华杉这才发现自己因担心高阳,倒也一直不曾换过衣衫。身上这套滚过雪地,沾过血水,破破烂烂的脏兮兮的,看着像是乞讨的。

顾华杉盯着赵高沐的衣衫有些发呆,遂想起赵高阳今日之种种举动,她叹了口气,似欲言又止。

那人已经换好了衣衫,一身黑色翠竹暗纹家居服,袖口窄紧,底下宽大,那颜色衬得他的眸子幽黑清冷。他瞧见华杉那欲言又止的神态,问道:“怎么了?”

“赵高阳性子虽然骄纵了些,但是为人算是洒脱磊落。之前她说的那些我还以为不过是小女孩的戏言,不曾放在心上。谁知她今日却为了我,不惜激怒楚沐,引开兵马让我脱身……”华杉低低叹息一声,“等她伤好之后,我便告诉她我的身份。”

赵高沐点头,“也好。也省得她越陷越深,最后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来。”

顾华杉一顿,“比如?”

赵高沐唇角一勾,“比如恼羞成怒,把你给杀了。”

华杉后背一凉,“不至于吧?我只是隐瞒了我的女子之身,可却从未欺骗过她的感情啊。她不会那么狠的心吧?”

“我们赵家的人,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若是得不到,那还不如毁了来得痛快。”赵高沐缓缓走了出来,唇角噙笑,“你虽不曾欺骗过高阳,但你却也不曾否认,不是吗?”

顾华杉干笑了两声,心顿时跳得飞快,“你们赵氏子女,真是……真是……趣味别致,佩服,佩服。”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nxyq/show/5302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