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虐心言情

弃妃翻身:帝君,哪里跑? 第五十五章 所谓时机

况且世人多是喜新厌旧务物如此人更是如此。

这后宫里一年一年进宫的秀女数不胜数,胭脂他们想的到底还是太简单了!

想到这里魏姝瑶难免有些迷茫……

自己即使能够赚了足够多的钱可是自己真的能走出这后宫吗?

这时却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扯着自己的衣角,低头一看!

是富贵儿在扯着自己这小东西倒也真是没有白养他,每日还知道到自己面前逗个乐……

被这个小东西那么一闹,魏姝瑶心里的一些情绪突然都散掉了。

管他呢,走一步是一步,船到桥头自然直。

这时小贵子悄悄的走了进来面色凝重到她的耳边低声说些什么……

魏姝瑶的脸色逐渐变了!

“启禀娘娘,玉兰刚刚在趁着众人做各自的事情的时候偷偷溜出去了一趟。“

说到这小贵子停了隐隐有些感觉到羞愧。

“因为是白天的缘故,奴才担心打草惊蛇,所以并未跟近而是远远远地瞧见她进了假山之后很快就出来了,并没有见到任何人。”

小柜子一边说一边皱眉沉思着。

“即然没有见什么人,想必应该就是去拿东西了,她们从我这儿拿走了一封信,自然是要还回来的。”

说到这冷笑一声,而山洞所发生的事情与她所猜不差。

而那名宫女趁着众人都在忙碌的时候,悄没声的溜出去,找到了昨晚纸条上所说的地方。

因为有假山挡住的原因,小贵子只能看到她拐了进去,但却没有看到做了什么。

一番寻找之后只见玉兰那个丫头,准确而迅速的找到了被掩在沙石下面的一个信封。

只见她快速揣到怀里之后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一边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快步赶回了华祥宫,做起了自己的事情。

小贵子把自己所看到的事情都一一说给魏姝瑶听…….

“因为怕她发现奴才的原因,所以我才等她走后我才悄悄地去那山洞里面看了。”

说到这里小贵子才停了一下隐隐约约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奴才想这应该是有什么人提前和玉兰通风报信了,她收到消息才去那里面拿的信。”

难道这华祥宫还有什么别的内应?

主仆二人都想到了这一种可能相互对视一眼。

正在这时胭脂在外面说道:”娘娘,奴婢们已经准备好了是否现在去养心殿?“

“行,我知道了马上就来你先下去吧!”说完便转头看向小贵子。

只是这一句话的功夫就这样她整个人的脸色更是严肃了不少。

魏姝瑶沉思了一下说道:

“你在看着他的这两天里,有没有发现她和什么别的奇怪的人接触过?”

只见小柜子思索了几秒,笃定地说道:

“没有娘娘,奴才平日里见她也就是做好了自己的事情,每次出去找它背后的那位主子,也都是在夜间没有发现她和宫里的其他人有过什么接触。“

想必应该就不是咱们宫里的人,她想了想暂时的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这两日你可能要辛苦些多多看紧她,本以为这丫头只有自己一个人……”

没成哪成想竟然还有帮她默默在心里想到。

只见魏姝瑶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颗小金定分量十足放到了小贵子手里。

说话的语气动作都十分温柔连带着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的真诚。

“娘娘,奴才不辛苦。能为娘娘做事是奴才的福分况且娘娘带身边的人都十分的好!”

只见小贵子一边说着,一边恭恭敬敬的朝着他行了一个大礼。

”这两日你也辛苦了,那丫头想必刚刚接到新的通知,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动作“

一边说着她一边起身把小贵子亲自扶了起来。

“因为本宫是明天才出工,等下让夏绿去盯着他,这两日你便好好歇着吧。”

说完边打发了小贵子下去休息了。

整个大殿只有魏姝瑶一人坐在桌子旁沉思着,只见她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子。

自己这宫里想必只有玉兰这一个探子,因为自从上次发现玉兰之后自己便让胭脂夏绿他们好好地把华祥宫里众的底细都打探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异常。

想到这儿她的表情不免令了几分,敌在暗,我在明。终归是有些让人担忧。

只见她想了想把胭脂换来说道:

“你等下把玉兰那个丫头支去内务府拿哪些东西,再私自私下里查探一下她房间里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

说完不放心的叮嘱道:“做事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些可别留下什么痕迹。”

“是娘娘,奴婢这就去办。”只见胭脂点头转身便出了正殿的门。

“玉兰,方才我清点东西的时候发现原来前几日让内务府做的一些物件好像漏了一点.。”

只见胭脂一边看着册子一边说道。

”你去内务府问问,看看是不是少送了些什么?”“

只见胭脂站在大殿门口脆生生的说道,全然不见刚才在正殿那得半点严肃。

“胭脂姐姐,可是我的活儿还没有做完。”玉兰一脸为难地说道。

“这些事情先不急着做,在这华祥宫内娘娘的事情才是头等的要事,你是不是傻?给你个机会你都抓不住。”说完一脸嫌弃的样子。

“这种机会放到别人身上想都想不来,你倒好上赶着往外推!”说完有些不满意的样子。

因为平日里去内务府拿东西都是胭脂和夏绿这种一等宫女做的事情。

如果是平常碰到这种事情,玉兰自然二话不说的上赶着就要去做。

可是今天早上她才出去偷偷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回来……

此时此刻自然是心虚的,所以本能地就要推辞。

胭脂在刚刚听了自家娘娘的话之后,对于玉兰这种推三阻四的反应自然是十分理解的。

可是她不离开自己怎么好动手呢?

可是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嘴上说的嘛就又是一回事了。

“你这傻丫头还不赶紧去,若是在娘娘面前露了脸提升为二等宫女,不过是娘娘顺手的事情。”

说完便径直走了也不去看玉兰是什么反应。

走到了一半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回头说道:

“记得脚步要快一点娘娘和皇上可是在今天约好了,要给皇上好好地放松一下的!”

胭脂装作十分不耐烦的样子,但是却在眼角处把玉兰的一些反应都尽收眼底。

尤其是看在听到自己说二等宫女的时候,玉兰没有压制住眼中的渴望。

只见玉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犹豫了一下,最终咬咬牙准备起身离开。

无论如何,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都是不能拒绝的。

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反倒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辞才会引起她们的怀疑。

你想到这儿,玉兰干脆利落的放下手中打扫的器皿,朝着内务府快步走取。

为今之计自己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能做的只是快去快回。

希望是自己的表现让胭脂满意想要提升自己。

玉兰不断的在内心祈祷着……

而胭脂在看到玉兰整个人的身影总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后连忙吩咐道:

”今天要做的这些事情可都是事关重要,你们一个个一定要打起精神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千万别给娘娘添乱子。“

众人一听这话连忙回答道:“放心吧,胭脂姐姐奴婢们一定都把事情做的好好的。”

见众人都在忙着自己手中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自己。

胭脂假装着在查看众人的进度慢慢的朝向玉兰的房间走去…...

进了房间后胭脂扫过之处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却看到往日里整齐的梳妆台却露出一丝缝隙。

这和玉兰那小丫头平日里谨慎的性子不符。

于是她连忙走过去一打开就被里面几件成色极好的饰品紧紧的抓住了视线。

倒也不是说因为这两件首饰吸引了她的眼光。

而是因为这种成色的装饰品不该出现在小玉兰那种三等功女的梳妆台里。

事出反常必有妖,想到这儿胭脂连忙仔细的记下了这些东西的模样和位置。

将整个屋子大致扫视一遍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就在他准备出门的时候却发现墙角处的垃圾堆里隐隐有些怪异……

于是她连忙走进去,想要看看会不会有什么线索。

发现只是一章泡湿了的纸张变干了而已,她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出门了。

出门前小心的看了众人的反应,发现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自己进了玉兰的房间,心下稍定,连忙朝魏姝瑶所在的大殿内走去。

只见将自胭脂己所看到的种种都说给魏她瑶听以后,她面色十分平静似乎对这种结果早已知晓。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况且顺嫔让她做事总不可能白白的让别人替自己卖命终归是有些好处和甜头的。”

她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才又说道:

“终归是我这座小店,容不下她那尊大佛,人心不足蛇吞象罢了。”

说完便冷笑一声后又问道:“可还有什么其他的发现?”

“娘娘玉兰的住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nxyq/show/2616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