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虐心言情

傍晚一场梦 第十二章 我当助教时班里的小女生

发生这件事,我一直都觉得很内疚,简直无法直视自己的行为。

那是在17年10月中旬,那学期,我的导师面向大一新生开了一门健康研讨课,课程总容量二十个学生的小班制教学,我上课前半个小时早早的占了教室最后方左侧的位置。

第一次上课之前偶然间看到教室里有一个女生身材很性、感,脸长的很白很嫩的,等到上课时我发现原来位置上的那个女生不见了,心里就很失落。

一周以后,我依旧坐在最后方那个位置,上课前十五分钟,前面那个座位的女生侧对着我放书包,我忽然间心理有点意想不到的激动,这不就是上周我看到的那个女生吗,我心里一阵狂跳,因为学校前两次课学生都是试上,如果不好,还可以退,我为了不让她觉得本门课管的严,前两次课我都没有点名。后来的几次课,我为了让他们(那个女孩)不逃课,每节课都签到,我发现那个美女每次还是坐在我前面的位置上。

钰琢坐在前面,头偏向我,拿着论文的左手腕向我轻轻一摆,也不说话。要是其她女学生肯定安分的走到我面前,乖乖的说一声:老师,这是我的论文。但她不是,她就悬在那里,一副你爱拿不拿的样子,我当然伸手去接,淡淡的轻声的说了一声:好的。她好像听到了我的话,微微偏头对我笑了一下,她不知道这一笑美到我的心里去了。

我经常从背影看着她,等到她们这一组进行结课汇报的时候,我就装作看她汇报的ppt,实际上只是在看她,身高174左右,她穿着咖啡色的长外套,声音有点颤抖,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当她的目光看向我这个方向,她的脸蛋笑了一下。

。。。。。

我叫钰琢,今年刚18岁,目前是一名大一新生,男朋友是我一门课的助教,他有182cm,人长的很成熟帅气。跟我一起上课的女同学和我说,你别再痴心妄想了,他多半有女朋友,劝我找个年级相仿的。

我心理不想搭理她们,在我心里他就是我的,等我追到那一天,我就把他带到你们面前晃悠。

那天早上我刚刚忙完了高等数学的考试,中午我午休醒来还觉得刚刚梦中的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他再次出现在我那里,忽然间想起有他的课已经结束了,自己已经快不记得他完整的样子,我心里好像失去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非常难受。

‘我真的好想好想他’,我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立即捂住嘴,转头看向其她三个床位,同学都不在。

‘我怎么会这样‘。

我想起自己此时和他的唯一联系就是微信。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打字,等到我看到微信上和他的对话框的下方出现了一行字:助教,你好。我晚上要去你学校不远的梅赛德斯奔驰中心看明星,我对那边不熟,你到时候有空能带我到那边逛逛吗?“

我给他发过去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脸好像发热了,我立即将手机扳到静音键,扔到了床边,用枕头把头盖住,我感觉自己好尴尬好尴尬,过了几分钟,我向着手机摸索的时候,眯着一个眼睛看向面向自己的屏幕。

‘可以啊。‘

我忘记了所有的一切,要不是现在慢慢清醒了许多,就感觉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不真实是不是还在梦中。

我生怕他反悔,“那五点半我们在中华艺术宫四号口见面怎么样?”

“可以。“ 我看到他好像应付般的给我发两个字,心里有点难受,不过微信上方显示他还在输入,我就在那里等, ”我知道那边有一家很好吃的鸡公煲,到时候一起吃顿饭。”

“好的,那学长不见不散。”

“嗯。”

和他结束对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还处于梦幻状态,我从床上跳下两格大台阶,忍不住在走廊上走来走去,等到有些累了冷静了许多才想起下床的目的,我就匆忙的打开书桌下面的抽屉取来面膜。

下午四点钟,我就兴高采烈的去了。

五点十分我刚出地铁,正准备联系他,就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一看,是助教,我想了很久的人一下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我一下感觉自己脸好红,他说,你说的看明星,是不是来维密参加活动的明星,你不会有门票吧。

我说,我哪有,那个门票要几十万一张,我只是在门口等他们来。

他说,也对,他就带我去餐厅吃饭,我原本以为他就带我去家小餐馆,当时没多想就答应了,这一带哪有小餐馆,走进这家餐厅,我才发现自己我都有点不敢进去了。

他坐在我对面,我望着一大锅重辣的鸡公煲,我们就一起喝酒。其实我不喜欢喝酒,但是这和喝酒无关,是关乎和谁一起喝。起码我是这样。

他说,啤酒不会醉,和这辣的要命的鸡公煲一起吃简直爽到家。

我说,我今天很开心,我就陪你一起喝。我喝了一瓶,就感觉大脑昏昏沉沉的,他正在开第五瓶,这个时候,他忽然跟我说,他从第一次课见到我就喜欢我。我感觉好像做梦一样,不过我把所有女生的矜持全忘光了,我就跟他说,我今天中午睡觉还梦到你,一醒来想你想的要命。

他笑了,很开心,他有点神志不清的说,既然这样,你就做我女朋友。他向我的手牵来,我看着他的手过来,心里砰砰的直跳,这个时候我也没觉得有多暧昧,就觉得这就是谈恋爱。

总之,我就和他吃一片辣鸡,喝一杯啤酒,哭诉对彼此的喜欢。我发誓,我这辈子从来没想过恋爱是这样谈的,好吗。

后来,我们两个出了大酒店,刚开始还右手牵左手,目光前方就是一圈粉红色灯光的奔驰中心,他说这不就是一个粉红色的大碟子,吃饭的那种。后来冷风把我们两个的辣劲吹散了,好冷好冷,他就右手牵我右手,左手牵我左手,我们互相抱团取暖。

时间还早,我们就绕奔驰中心走,他的手机有电话打进来,我就问他谁啊,他说骚扰电话,一下挂了。我就拼命追问他,他还没有清醒,被我问一会有些烦了,就说前不久认识的一个女孩,我心里很难受,我不想再理他,他好像一下酒就醒了,说,是那个女孩主动追他的,他不喜欢,天天烦他,下次,我把你带过去告诉她我有女朋友。他的表情非常认真。

我心里很气,但他这样一说,我好受了,许多,后来,我们几个不认识的女粉丝拿着一个欢迎某明星的海报,他很卖力的在帮我吆喝,我身旁的几个女孩都觉的这个男生挺不错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nxyq/show/1575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