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攻美受

傲娇郡主:腹黑世子快宠我 第05节邀约

傅瑾两眼发呆,许是痴痴地望了太久,竟毫无发觉身后有人蹁跹而至!

“郡主,郑暮烟小姐来了!”奚儿出声提醒道。

傅瑾倏尔转身,怔怔望去,只见一袭淡绿色长裙映入眼帘,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

“怎么,这才几日未见,郡主就不记得了,真是令暮烟姐姐我好生伤心呢!”郑暮烟声声莺啼婉转而来,似大珠小珠落玉盘,进入傅瑾耳中,就如歌唱一般,令人心情舒畅!

傅瑾没想到自己沉迷于魏君乾,正如痴如醉,无法自拔。却被暮烟姐姐瞧了去,心里发虚,面露尴尬之色,摸摸小巧的鼻子,稳定心神后急忙上前。

“哎呀,未来嫂嫂,我忘了谁都不敢忘了你呀,我这厢正观赏哥哥比赛入了神,谁曾想到未来嫂嫂也在此处,早知如此,便唤未来嫂嫂一起来了。话说未来嫂嫂来此,也是为一睹哥哥风采,嗯?”傅瑾为掩饰尴尬,急忙将话题引向大哥。

郑暮烟养在深闺,不似傅瑾这般脸皮厚,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傅瑾一句话一个未来嫂嫂,郑暮烟脸臊的如火烧云般,眼睛瞪向傅瑾道:”你若要继续说下去,我就马上走。”

郑暮烟乃是大理寺司法廷尉大人郑松之女。傅家与郑家是世代之交,傅祁与郑松又是知己好友,两人同朝为官多年,于是两家父母早就许下娃娃亲,并相互约定待郑暮烟及䈂后便成亲。

“好好好,暮烟姐姐,我不说了,但是你今年也过了及䈂礼了,母亲常常向父亲提起此事,若不是郑伯伯不舍得独女,恐怕暮烟姐姐早就是我嫂嫂了。”

还记得最近父亲向好友说起此事,郑老头就装糊涂,以至于见到哥哥到至今还是“那小子、那小子”的唤着。就好像是那小子把他女儿娶走就不回他老郑家了一样......

傅瑾看到郑暮烟陷入沉思,不发一语,直直地望着脚尖。觉得自己玩笑有点开大了,惹了哥哥心尖上的人不开心了,这要是被哥哥知道了,少不得一顿骂啊!傅瑾急忙哄道:“暮烟姐姐,我看到哥哥了,我们去找他们吧!”

郑暮烟这才抬起头来,脚步动了动。傅瑾心中嗤笑,可不敢笑出声,领着郑暮烟下了玄武台,朝校场而去。

傅瑾携着郑暮烟还未走近,远远的听到了哥哥温润如玉的声音。“魏兄的坐骑赤焰快若追风,今日有幸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傅衍兄客气了!”魏君乾双手抚摸着赤焰,慵懒邪魅的脸上满满的露着骄傲。

“大哥,我和暮烟姐姐在玄武台上看你比赛骑射了。魏世子少年英雄,意气不羁,骑射了得,傅瑾羡慕不已,愿习。不知魏世子可否亲授之?”

烟儿见自家郡主只向哥哥潦草的问候一句,就迫不及待与魏世子聊天的样子,忍俊不禁,和奚儿相视一笑,赶紧低下了头。烟儿心道:郡主啊郡主,不要这么明显好吗?

魏君乾听此言后,剑眉一挑,抚摸赤焰的手微微停了下来,吩咐小厮将赤焰牵去马厩。魏君乾才漫不经心的说:“郡主折煞了,微臣不擅于教受,若耽误了郡主,着实不妥。傅衍兄弓马娴熟,若郡主请令兄授之,必会学有所成!”

傅衍正与郑暮烟嘘寒问暖,浓情蜜意。乍听妹妹对魏世子这么殷切,傅衍与郑暮烟对视一眼,傅衍心道:这瑾儿何时对魏君乾这么关心了,这魏兄也真是好本事,竟敢拒绝傅瑾。虽是满心疑问,此时也不便质问傅瑾,只好看两人汹潮暗涌。

傅瑾闻听魏君乾拒绝,倒也不在意。凑到魏君乾身旁继续道:“魏世子,三月一至,桃花盛开,飞红满天,美不胜收。我知离此处不远,有一座佛山寺,寺院里遍栽桃花树,此时正是桃花烂漫时,你可愿同往?”

傅瑾害怕又遭到魏君乾拒绝,急向傅衍眨眼睛。傅衍见妹妹如此费心竭力,诚心邀约,于心不忍,忙开口劝道:“魏兄,佛山寺的桃花可是久负盛名!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近来尚无事,一起观赏,可好?”

魏君乾看见傅瑾期待的明眸,思忖了片刻,拒绝的话仍未说出口,点了点头应了下来。傅瑾见魏君乾同意,暗暗舒一大口气,小脸上立即绽放大大的微笑,如冰雪消融、冬寒乍暖。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mgms/show/5895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