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攻美受

独宠一人,谋定天下 第二十一章 芸荷她们在“云县”落脚

房间里静的可怕,就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袁浩在等着凝王的回答,他觉得每一分都是煎熬。

“我不同意”明惠郡主率先打破了这份安静说道。

“袁浩,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可以,但你怎么可以如此糟蹋自己,娶一个成过亲,有过孩子,甚至还再也不能生育的女人,你这不光辱没你自己,你还辱没了我,你在告诉我,我连这么个女人也比不了。”明惠郡主一口气说了很多。

“你是比不了,这我眼里,天下的女人,都比不了她的一个微笑。”袁浩痴情地说道。

凝王没想到,袁浩会如此不顾一切地爱着芸荷,她到底有什么魅力,将袁浩迷的如此神魂颠倒,为什么自己的心会隐隐作痛。

“好了,都别说了,袁浩你这俩天,先好好陪陪明惠郡主,我这俩天出去有点事,府里先交给你打点,至于你请辞的事,过了这一段时间再说。”凝王说完,他快速的离开了,他怕袁浩再说什么。

“王爷……”袁浩叫道,他还想说点啥,可王爷没给他机会。

芸荷她们一行人逃到一个小镇上,

“要不我们就先在这里住下吧!已经跑了这么长时间,他应该也找不到我们了”芸荷说道。

“也好,姑娘,我觉得我们应该找个工作,这一路上,我们这么多人,钱也花了不少了,这万一……”狗剩担忧地说道。

“也对,要不我们先打听一下,这是什么地方,然后租一间房子吧!总得先住下的。”芸荷说道。

芸荷他们找了一天,终于在傍晚的时候,找了一家农户愿意把一所老房子租给他们。

芸荷问道这家农户的老夫妇“请问一下,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云县,前面就是津州城了”老妇人回答。芸荷惊得差点叫出声来,自己逃来逃去还是到了津州,文王的地界。

“也罢!也许这就是天意,太子他们一定想不到自己逃了以后,又到了他们想让自己去的地方。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先住下吧!”芸荷心想。

于是问道“我想向你们打听一下,文王这个人怎么样?”芸荷心想,如果他是坏人,自己没必要为了他,枉顾自己的性命。如果是好人……,自己只能认倒霉了。

老夫妇一听提起文王,俩人都竖起来大拇指“姑娘,我们跟你说,我们这个文王,那可是个大好人,他知人善任,节俭爱民,爱民如子,法纪严明,……总之是最好的人了。”

许是老夫妇的文化有限,想不出来太多词来形容,但这些已经让芸荷震惊了,幸亏自己逃了,要不岂不害了一个如此好的人。

“姑娘,你不知道啊,最近坊间有一个传闻,不知道姑娘听说了没有。”老妇人悄悄地说道。

“什么传闻?”芸荷问道。

“大家都是当今皇上一共四个孩子,最有资格继承王位的应该是文王才对,是众望所归,太子成天招惹是非,留恋花丛,凝王,听说长像恐怖,如同修罗,还冷酷无情,杀人如麻。你说这俩位要是继承了王位,那岂不成了人间地狱了?”老妇人说道。

“大娘,坊间传闻不可信,凝王也许没那么糟糕,他也没那么难看。”芸荷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替凝王辩驳几句,也许是因为他毕竟救过自己吧!

“怎么姑娘见过凝王?认识凝王?”老妇人怀疑地问道。

“不,不,不认识”芸荷急忙否认道。

“不是还有一个齐王吗?”芸荷接着问道。

“齐王殿下,听说他是个没有主见的主,成天跟在凝王身后,凝王这个修罗一直拿齐王的母亲控制着齐王,齐王不得不听从凝王的话。只有我们文王,德才兼备,文武双全,是个能堪当大仁的主。”老妇人说道。

芸荷皱了皱眉心想“怪不得太子殿下要费心对付远在千里之外的文王了,枪打出头鸟,如此强大的绊脚石,怎么能不除去。”

芸荷她们,送走了老夫妇,几人收拾了房间,

狗剩说“姑娘要不明天我再去做个烧烤架子,我们继续烤烧烤卖如何?总是得挣钱的。”

“不,我们不能,那样太刺眼了。我们得换个特别的,不引起人注意的。这样吧!美琳你明天和老伯出去买一袋面粉回来。”芸荷说道。

“姑娘,买面粉干什么?_?包饺子吗?”美琳问道。

“我打算教你们做煎饼果子,和西安凉皮,这东西成本低,做起来简单。”芸荷说道。

“姐姐你太厉害了,会这么多东西。”小花崇拜赞扬道。

“其实没什么,在我的家乡经常吃,自然就会做了,在我们那里,每一个人恐怕都会。”芸荷说道,心里暗暗难过,她想家了。

“既然大家都在,我说几句话,我明天教的东西,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也许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教你们,大家都知道我中了太子殿下给我的毒药,三个月一发作,没有解药,我必死无疑。还有俩个月多一点时间,大家抓紧时间学习,以后待我离开,你们也好养活你们自己。”芸荷说道。

“姐姐,我不要你死,我们一起回去求太子殿下好不好。”小花哭道。

“是啊姑娘,我们回去吧!”美琳说道。

狗剩没说话,他知道芸荷肯定是有苦衷的。

“好了,大家不用替我难过。你们都是我的家人,我不能让你们陷入危险中,我还得拜托你们,等我死了以后,帮我好好照顾“幕晨”呢!我也不希望他受别人摆布,我想他能健健康康的长大。”芸荷说道。

就这样,芸荷她们在“云县”摆起了摊位,生意依旧很火爆。因为人们总是对新的东西好奇的。价位不高,又很好吃,大家自然都喜欢。

这天,早早地都卖完了,芸荷约了美琳到街上去逛逛。一阵打骂声引了好多人围观。

“你个贱人,钱都不会挣,吃我的,喝我的,还碍老子的眼。”一个男人正在对女子拳打脚踢。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出现在这里。”女子道谦道。

“吓死我了,你个死鬼,你怎么娶了这么丑的一个女人,还敢出现在人前”一个长相妖艳的女子说道。

“呦!宝贝,她碰到你了,我这就好好教训她给你出出气。”那个男子说完,又扬起皮鞭抽打一名长相普通的女子。

这时候只见那么长相普通的女子身下留下一摊血。

“太可怜了,又被打的小产了,太可怜了。”人群中一人说道。

“这位大哥,什么叫又?”芸荷问道。

“姑娘有所不知,这名女子经常被她夫君打骂,光被打小产就有三次了。”那个旁观者说道。

“畜生”芸荷说完,过去一脚将那个正在抽打那名女子的男人踢倒在地。

“谁?我打我的女人,关你什么事?”那名男子爬起来喊道。

“你的女人,你就得好好爱护她,”说完芸荷一拳打在那名男子脸上,又一次将他打倒在地。

芸荷走到那名被殴打的女子身边说道“姑娘他如此对你,你为什么不离开他?”

那名女子说道“谢谢!我叫云梦,可你帮了我,他回去后,又要加倍报复我了,一个女人无依无靠,不靠自己的男人,又如何存活。”

女子说完向那名男子爬过去, 说道“相公我们回家。”

“呦!你这让人打了他,还想跟他回家呢!死鬼这你也能忍,真大度啊”那个长相妖艳的女子说道。

只见那名男子爬起来一脚将云梦踢到了一边喝道“滚,从今天起,我不允许你再登我家的门。”

“我们走,宝贝,以后我的家就是你的了,以后再没人碍我们的眼了。”那个男人说道。

“站住,你打算就这么走了?”芸荷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说道。

“你,你想干嘛?”那名男子结巴道。

“今天这里这么多人,我让大家做个见证,从今天起,你和云梦姑娘再没任何关系。”芸荷说道。

“这简单,我早就想休掉这个黄脸婆了,贱人。我马上写一个休书。”那个男人说道。

芸荷一拳打在那个人脸上说道“你不配,今天不是你休了云梦姑娘,而是云梦姑娘打算休了你。”

芸荷一说完,只见周围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这可是前所未有的。

美琳拉了拉芸荷的衣衫说道“姑娘,从来都是休妻,从没有休夫的。”

芸荷却对云梦说道“姑娘,你记住了,女人也是有尊严的,女人并不一定要依附一个男人,才能存活,男人对我们好,我们尊重他,他辱没我们的尊严,我们便无需再忍他。从今往后你便跟着我,我们自力更生。”

说完芸荷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见旁边一人有佩剑,便说道“大哥借你剑一用。”

那人拿出来佩剑递给芸荷,芸荷割破自己手指,写道“本人云梦,心地善良,贤妻良母,但其夫心狠手辣,禽兽不如,经常殴打与我,本人忍无可忍,决定休夫,有芸荷姑娘及众位街坊做了见证。”写完芸荷拿给云梦让她签了名。

“我不签,自古以来只有休妻,没有休夫一说”那名男子说道。

芸荷也不听他啰嗦,直接上去就是俩拳,你到底签不签?不签我就打到你签。

“你这是触犯王法,我告你去,打死我也不签。”那名男子嘴硬道。

“云梦他叫什么?_?”芸荷问道。

“刘奇阳”云梦小声的说道。

芸荷拿着剑在他手上划了一剑,,拿起刘奇阳的手,帮他签上了名字,并拿着他的手在上面按了一个手印。说道好了。

芸荷说道“美琳,扶起云梦,我们走。”。

芸荷走到那个借给她佩剑的少年跟前,把佩剑还给了他,说道“谢谢!”头也不回地走了。

“少爷,我们该回去了。”少年的侍从说道。

“有意思的姑娘”少年嘴角微笑说道。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mgms/show/5575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