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攻美受

风吹繁花散落时 第十六章 混进知府衙门(4)

娉婷跟着陈明阳进了钱庄,“老头,给本小姐倒杯水。”

陈明阳本来已经要挑帘进去了,又转身来到娉婷身边,“周大小姐,你要是非得打我一蒙棍你可想好了,到时候我就将状子往知府衙门一递,咱们知府大人真就不管吗?”

“我又没打你,我坐会,你赶紧叫你伙计给我倒杯茶!”

“没茶。”

“你别忘了,我可是在你们这里存了一百五十两银子的,我怎么也是你们客户,你怎么这么对待客户啊?”

陈明阳看着已经坐在椅子上的娉婷实在无奈了,“成成成,大小姐您坐,来,给大小姐上茶。”等伙计上了茶,陈明阳又问道,“怎么样?比你们知府衙门的茶叶如何?”

“哼,不怎么样?”

“你可看好了,这是上好的碧螺春,别人来我们还不拿出来呢。”

“得了吧!就这?也就是去年剩下来的,如今明前茶都上市了,怎么,陈老板这么小气?”

“呦,居然能尝出来是陈茶。得,周大小姐,我这就叫伙计给您换去。”

“算了,算了,看在你今天救了本小姐,本小姐就不跟你计较了。”娉婷转眼看见摆在柜台上的“金算盘”,觉得很有趣,站起来过来要摸,“哎,别动!”

“怎么了?”

“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是本店的财神,谢绝触碰。

“切”娉婷白了一眼陈明阳,假装往前走了两步迅速转身,一把拿起了“金算盘”,“嘿嘿!”说着转身就往外跑。

店里伙计都吓了一跳,这“金算盘”自打开店就在这,已经一百年了,从来没有被移动过。陈明阳没想到娉婷能抢“金算盘”,也是撒腿就追。

“哎呦!”娉婷刚跑出钱庄,一下子跌倒在地上。

“拿过来你!”陈明阳上来就抢,娉婷哪能松手,两人一夺“金算盘”分崩离析,算珠子滚落一地。

伙计们也都出来了,见镇店的“财神”被抢坏了,赶紧去捡算珠子。

“你,干什么你!”陈明阳也急了。

“我,我脚崴了。”娉婷疼得差点哭出来。

陈明阳和伙计们捡起算珠子,拿着已经烂掉的算盘,指着娉婷的鼻子,“你!”陈明阳的手气得发抖,“你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啊!”

“你敢?赶紧扶本小姐起来!”

“你,你简直不知所谓!何伯!”

“少东家。”

“你去,把这位周大小姐的银子都退给她!我们陈记钱庄永远不做你周……你叫什么呀!”

娉婷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本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周娉婷是也!你想怎样?”

“好,周娉婷,我们陈记永远不做你的买卖!何伯,你去把她的钱拿出来退给她!”

“少东家!”徐掌柜走过来,“少东家使不得,我们不能挑客人啊。”

“哼,就是,我是客人。再说了你们这个破算盘有什么好的!也是你非要抢,你要是不抢能坏吗!”

“你!好好好,我真是脑袋被门挤了。周娉婷,你弄坏了我们店里的财神,你打算怎么办啊?”陈明阳见大家都围在这里看热闹实在不利于陈记的生意,已经极度克制了。

“什么财神?况且这破算盘根本就是你抢坏的!”

“好,看来你是不打算解决了?那我们就去能解决的地方!徐掌柜,把咱们票号的讼师叫上,我们去知府衙门!我就不信,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周知府能偏袒了你!走!”陈明阳一手拉住娉婷,一手拿着算盘往知府衙门走去。

两人拉拉扯扯来到知府衙门,登堂鼓后,周启升堂审案,只见妹妹被一个男人拉着,一瘸一拐走了进来,百姓将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周启压住了火气,一拍惊堂木,“堂下何人?”

陈明阳跪在堂上,双手将状纸举过头顶,“大人,小民陈明阳,打理陈记钱庄,今状告民女周娉婷无辜打碎我店‘金算盘’,状纸在此,请大人过目。”

周启接过状纸,迅速看了一遍,这状子行笔流畅,有理有节,一看就是专门的讼师所写。娉婷站在堂上,见哥哥脸色越来越难看,撅着嘴又瞪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陈明阳,心想:至于吗!

“周娉婷,陈明阳告你无故打碎陈记钱庄百年镇店之宝‘金算盘’,可是真的?”

“大人!小民于公堂之上是跪着向大人回事,被告周娉婷也并非朝廷命妇,理应下跪,难道周大小姐觉得自己是知府的妹妹就有所不同?”

公堂门口百姓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娉婷现在不能亮出公主的身份,又见哥哥看着自己,明显不打算帮她,只好跪在陈明阳身边,瞪了他一眼,抿抿嘴说到,“大人,这破算盘是他自己弄坏的,不关我的事。”

“哦?陈明阳?”

“大人,这算盘原本好好的放在我们柜上一百年,从来没有人碰过,今天周娉婷去柜上说自己是客户要喝茶,小民可是用心招待,可是她毫无征兆抢了我们的‘金算盘’就往外跑,小民自然去追,这才坏了。可是大人,若不是周娉婷率先拿起了算盘,那怎么会坏呢!请大人明查!”

“周娉婷?陈明阳所言是否属实啊?”

“是我拿的不假,可是他要不抢就不会坏。”

“陈明阳,若你胜诉,你需要周娉婷如何赔偿?”

“大人,这算盘是手工制作的,请大人判周娉婷亲手制作一个一模一样的还给本店!”

周启听了,一拍惊堂木,“本府宣判:民女京城人氏周娉婷盗抢,损坏他人财物在前,拒不认罪在后,情节恶劣,现判周娉婷赔偿徽州徽城陈记钱庄手工制‘金算盘’一把,赔偿陈记钱庄经营损失,以去年今天的经营净额的十二分之一计算,并承担本次诉讼的所有费用。”周启再拍了一下惊堂木,“退堂!”

“威武”

“哎,哥,哥!”娉婷急了,站起来就要往后堂追,“哎,周娉婷,银子先拿来!算盘请您一个月内做好交给我们!”

“哼!”娉婷知道再怎么闹哥哥也不会站在自己这边,更不能捞到什么好处,只能认栽。娉婷回房,再次将东西砸了一地。

吴怡和侍卫门站在墙角,“啧啧啧,这每天都这么砸,这得多少银子!要知道,昨天就别往里边放东西就好了。”

侍卫门面面相觑,现在这个时候谁会关心银子呢,别引火烧身才是正经事。

“咱们还是赶紧走吧,一会儿看见咱们,还不得吃瓜落啊!”

“对对对,快走快走。”

侍卫门一哄而散,吴怡还蹲在墙角心疼银子,转眼看见书房的灯还亮着,门开着,里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心想:这兄妹俩,面和心不和吗?那怎么还带着妹妹来任上?难道家里没有别人了,所以只能带着?吴怡这么想着,觉得他们竟比自己还可怜,毕竟自己还有一个爹,虽然不太靠谱,关键时候还是想着自己的,只是现在不知道李老四去哪了,这诺大的知府衙们李老四是没福气见了。

而此时的李老四正在陈家听‘金算盘’的闲话,原来这‘金算盘’是老太爷的爷爷亲手做的,这算盘珠子正是他老人家当年在当掌柜的时候用的算盘上拆下来的,外边渡了一层金,是陈记钱庄的镇店之物。李老四才不管什么镇店不镇店的,那一层金倒是更具吸引力。李老四心想:天天放在柜台上的算盘都是真金,虽然只有薄薄一层,但是如今自己就在陈家,这每天看见的东西很有可能是什么好玩意也说不定。李老四打定主意明天起,院子里的瓶瓶罐罐桌桌椅椅都要挨个瞧瞧,最好能咬上一口,若能找到一件金器,刮不下来也要尝尝金子的滋味,也算自己没白活。

天色渐晚,李老四偷偷溜到花园里东看看,西闻闻,好不快活。

周启在书房一直没出来,吴怡端着饭菜站在书房门口,探着身子小声叫到,“大人?”吴怡见周启抬头看着自己,举起了手中的饭菜,“大人,你饿了吧,我给你端过来了,李婶做了红烧肉,可香了。”

“你怎么不长记性?”

“所以我这不是没进来嘛,大人,我知道你生小姐的气,不过人是铁饭是钢,还是得吃点饭。”

周启低下头继续看书,“书房严禁饮食,连锁没有告诉你吗?”

吴怡根本记不住那么多严禁,想了一下,大脑一片空白,“呵呵,大人,那你出来吃吧,真的,可香了。”

周启抬眼看了吴怡一眼,见她咧着嘴笑着,端着饭好像捧着大元宝,态度终于缓和下来,“小姐吃了吗?”

“小姐她根本不让人进屋,大人,要是你担心小姐,你就去看看她呗。”

“她呀,就是被宠坏了。”

“大人,您能出来吗?咱们这样隔着这么远,说话怪累的,我一直举着饭也挺累的。”

周启突然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便出来坐在石阶上,一只脚踩着一级台阶吃起饭来。

吴怡蹲在旁边看着,“嘿,大人,我还以为你都是端端正正的,没想到会坐在地上吃饭。”

“我小时候一直觉得天气炎热,坐在地上吃饭最舒服了,可是家里规矩多,每次坐在地上都要挨骂。”

“嘿,骂就骂呗,又不会掉块肉。”

周启抬头看着吴怡,没心没肺的样子真好,可是他坐在地上就是会有人掉块肉,就因为他是嫡皇子,可眼前的这个女孩怎么会明白呢,正想着,吴怡突然指着天空大喊一声,“流星!快许愿,快许愿!”吴怡双手合十,郑重的许下心愿。

“你这上哪学的,对着它许愿它又听不见。”

“嘿嘿,大人,我以前遇到一个洋人,他说他家在什么腊,反正就是很远的地方,他们那里有一个传说,说人死后就会变成天上的星星,所以对着星星许愿真能成真。”

“你想你爹了吧?”

周启冷不丁说出这么一句,吴怡转头看着周启,也坐在台阶上,“才不想他呢!”

周启端着饭碗,看着吴怡,心头一酸,心想这个小丫头总是笑呵呵的,心里的苦也不会告诉别人。“你爹娘在天上会保佑你的。”

吴怡双手搭在膝盖上,头枕着胳膊,看着周启,心想李老四那个混蛋才不会保佑自己呢,娘也不知道在哪,可是脸上还是对周启笑了笑表示赞同,又想起周启兄妹俩很有可能是相依为命的孤儿,反倒同情起周启来,“大人,也会有人保佑你的。”

周启一愣,也笑了笑,两人相互看着对方,满天繁星又有一颗流星划过。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mgms/show/4633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