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攻美受

光明草之恋 第7章

王小豆坐在河边儿的大石头上拍照片,开始手有些生快门多按几次感觉就上来了。咔嚓咔嚓了好一阵才心满意足的走到躺在地上的陈青身边儿。陈青没有睁眼,王小豆干脆趴在一边儿对着陈青俊挺的侧脸拍特写。陈青五官长得很大气,当年在医学院就是众多女生抢夺的对象,他的出色不仅是相貌更是沉稳内敛的气质。王小豆也曾经一次又一次摸着陈青高挺的鼻梁,薄厚均匀的唇感慨:人家的爸妈是怎么生的啊!

陈青突然觉得有个尖尖细细的东西在嘴边,睁眼一看王小豆拿着一只狗尾草扎自己,于是大方的把它叼在嘴里。那是王小豆很喜欢的一种植物,以前两个人在陈青学校的小吃街吃过宵夜沿着横贯在街道边的铁轨散步,王小豆总喜欢摘一支搁手里晃悠。陈青说那玩意儿脏,王小豆却借着冷蓝色的月光望着陈青说:“人们都说它是狗尾草,陈青你知道它还有一个名字是什么不?”陈青摇摇头,那时候王小豆低下头看着手里毛柔柔的植物然后皱起眉将它举起迎着月光说:“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光明草。”而后扭过头看着陈青,眉眼低垂的说:“它象征不被人了解的爱,但却可以为了爱人默默付出。”

而说起两个人相识也很偶然。

美院王小豆的舍友李湃和医学院陈青的舍友吴珏天是穿开裆裤长大的发小,那天正好是平安夜,单身一族的李、吴哥俩决定把酒言欢来排遣没有女友相陪的孤单寂寞,而同样没有对象的王,陈二人在舍友随便的一句询问’哥们,晚上咱一起哈皮去‘下随意的点了个头。然后在灯红酒绿里,姗姗来迟的陈青一眼就看到了穿着天蓝色格子衬衣V字领毛背心一脸纯白的王小豆。那小孩儿手里拿着一杯加牛奶的百利甜,笑容腼腆且谦逊的看着旁边斗嘴的两人。作为旁观者陈青甚至觉得王小豆不像艺术生,而是一个学习诗词歌赋的中文系男孩儿。他没有艺术生的张扬和不羁,他的眸子没有被色彩浸染后的靡丽,他让观者觉得你面前坐着的只是一个平和,安静的孩子,接受最正统的儒家思想教育。就这样两个人很快走到了一起。

几年后当陈青再次找到王小豆,那个平和安静的少年形象更加深刻的烙印在陈青的记忆里,而他也只能从记忆里回味那抹飘渺的身影。

“小豆,回Y市吧。李湃的工作室开张了,我这次来他特地嘱咐我让你回去帮忙。”

王小豆没有接话。不,是在陈青面前的王小豆越来越沉默。他不问陈青你为何而来,你如何知道我在这里,你是不是想我了,你的家庭妻子孩子还好么。他只问,你什么时候走……

陈青脑海里都是这些问题,但是他不敢斥责王小豆对于自己阴郁的表现,因为当初是他陈青先说的放弃,要是再仔细想想他连放弃都没有明确的对王小豆说,王小豆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在与丁小玉举办婚礼的那天,陈青的一颗心都紧紧悬着,他甚至悄悄告诉酒店的安保人员不要放进任何一个没有请帖的人。最后婚礼很成功,当陈青与丁小玉一起将宾客送走的时候,新娘子发现胸花没有了。那红底烫金字的新娘……可是谁会在意呢?谁不知道陈太太是她丁小玉?

而酒店的卫生间里,有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人躲在最后一格里无声的哭泣,他胸前别着刚才还别在丁小玉胸前的胸花。

薛洋喜欢吃鱼,无论什么鱼都是他的心头好。这次到农家乐也是听在T县师范上学的哥们说这里有附近水库的鱼,没有污染肉质细嫩。

到了地方,不大的小楼房前面停了辆大众的车,丁甜甜看着YA的牌子问:“薛洋,这是什么车啊?”薛洋回答道:“辉腾。”丁甜甜没有听过那个牌子,然后就笑了,那是发自内心的微笑。因为薛洋哥们的车没有薛洋的好。请原谅她,是因为辉腾太过于低调。

付凯凯在小院儿里玩飞镖,旁边俩姑娘鼓掌叫好。

“洋子,你可来晚了。一会儿自己自觉喝三杯昂。”

“嘿,三杯就三杯。最后谁喝倒了谁他妈是孙子。”

付凯凯把手里的标都甩出去,然后走过来给了薛洋一拳。而后挑眉看着丁甜甜说:“嘿,新对象?够漂亮的。”薛洋点点头说:“丁甜甜。你们还是校友呢。甜甜,这是我哥们,付凯凯。你们学校体育系的。”两个人打过招呼,付凯凯招手叫走在一边的俩姑娘过来说:“这个是司娜我女友,那个是张雅冉,我和娜娜的朋友。甜甜你得叫学姐。”

付凯凯说的是实话,丁甜甜确实挺漂亮,而且身材也好,一米七的个子站哪儿也够出挑。但是丁甜甜此刻并没有任何优越感,面对比自己还矮几公分的女人她觉得自己就像一枚青涩乏味的果子,为什么?因为她穿着最简单的套头衫,牛仔裤还有一双平底鞋。再看那两个女孩儿,欧根纱连衣裙,针织披肩还有鱼嘴高跟鞋,豹纹紧身衬衫还有小脚裤和高跟靴子。且不说冷热,看上去就很性感成熟……

这顿饭丁甜甜吃的不香,况且她也不爱吃鱼,她讨厌那没完没了的鱼刺。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mgms/show/31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