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攻美受

南墙花已落 第二章

回到房间里的卓清然反复用着帕子擦拭着嘴唇,流血了也不予理会。这天晚上卓清然躺在床上想了很久,久到她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一边的陆一南也想了很久,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卓清然只能是他一个人的私有物,别人碰都不能碰一下。

往后的几天卓清然都把时间和陆一南的时间错开来,吃饭的时候她总是匆匆的扒拉几口饭然后上楼去,等陆一南来吃饭的时候就只能看见卓清然那匆匆上楼去的背影。陆伯伯和慧雅都很是奇怪这两个孩子最近的变化。

“慧雅,你不觉得孩子们之间的气氛有一点奇怪吗?”陆天昊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会不会是最近孩子们的学习压力太大了,我们两个又要忙工作,等那天抽空了带两个孩子们去旅游散散心。”慧雅收拾桌子上的碗筷缓缓的说道。

“可能是吧,是要带孩子们出去好好的散散心了。”陆天昊沉思了一会儿说道。

第二天卓清然早早地来到教室里,此时的教室里没有几个学生。一个戴眼镜的男孩子走到卓清然的面前,这个学生她好像见过,是初二三班的学生。“卓清然同学,祝飞扬同学和别人在后山打起架来了。好像受伤了,你可以跟我一起去看看吗?”

男生话毕,卓清然就很担心的跑出教室,朝着学校的后山跑去。学校的后山只有一栋废弃的实验楼。

祝飞扬,你个骗子,你明明答应过我的不会打架的。“阿嚏”刚刚走进教室的祝飞扬不经打了一个喷嚏,他看了看身后位置,原来他的清然宝贝还没有来学校啊。

而此时匆匆赶到后山的卓清然,被徐婷婷等人围在了中间。卓清然才明白,那个戴眼镜的男生是和徐婷婷她们一伙儿的。

“卓清然,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我明明比你优秀,他们一个二个的都向着你。”越想越气的徐婷婷上前就给了卓清然一个耳光。

卓清然推开了徐婷婷,“徐婷婷,没有一个人生来就要承受你的大小姐脾气。你老是觉得你很优秀,却从来没有认真去发现你身边人的闪光点,很抱歉我不想浪费时间在你这无聊的争论之中。”

身后的徐婷婷一把揪住了卓清然的头发,往前面一带,卓清然顿时摔在了地上。徐婷婷在想动作却被身边的同学A阻止,“婷婷姐,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如果祝飞扬知道了……”

“闭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把她关进这栋废弃的实验楼让她长点记性。”随即徐婷婷身边的女生将卓清然推进了她们面前的这栋实验楼里面,锁好了门,并将钥匙丢进了一旁的草丛里,然后好心情的离开了。

卓清然看着眼前的一切,明明是白天,这里却很阴暗潮湿,阳光从不大的窗户里照射进来,还时不时有“吱吱吱”的叫声传来。卓清然瑟缩在角落里,以前不好的记忆又拢上心头。也是一个破旧昏暗的房间里,一个酒气熏天的中年男人对小小的她拳打脚踢……卓清然慢慢的用手抱住了头,嘴里呢喃着“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教室里,祝飞扬迟迟见卓清然没有来,以为是她请假了。顾承在上语文课的时候也没有看见卓清然的身影,眉头微不可查的皱成一个大大的川字。

放学回到家里的陆一南以为卓清然还在躲避他,便没有怎么在意;而陆天昊和慧雅因为有一个合同要签,便在前一天晚上坐飞机去往了B市。这天谁都没有注意到卓清然失踪了。夜里卓清然听着外面动物的叫声和“呼呼”的风声,心里非常的害怕。

同学B一直有一点懊悔今天将卓清然关进废弃实验楼的事,但是她又害怕徐婷婷会报复她,便选择了……

第二天,卓清然还没有来学校,祝飞扬开始慌了,因为他的清然宝贝已经不见了两天;此时的徐婷婷也担心事情败露;顾承也觉得不对劲,便去查看监控,终于看见卓清然往后山跑去的身影和徐婷婷等人不久从后山出来的身影。

祝飞扬查到卓清然原来昨天早早的来了学校,去后山找她的时候。人早就被顾承送进了医院,顾承撞开门的时候发现角落里因发烧而昏迷不醒的卓清然时,就送去了医院。而祝飞扬看着被撞开的门,里面的环境是如此的阴暗潮湿,不经青筋暴起。他的清然宝贝昨天居然被徐婷婷那个恶毒的人关到这里整整一夜,忍不住去找徐婷婷算账。

卓清然被顾承送进医院的事情很快传进了祝飞扬的耳朵里。顾承看着病床上的人儿苍白无一丝血色的脸庞,她真的很像她,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看着她,仿佛她还在他的身边。祝飞扬也赶到了卓清然的病房门口,顾承见祝飞扬来了便离开了病房,“谢谢顾老师。”

顾承脚步顿了顿,然后离开了。学校那边也通知了卓清然的家长。

不久卓清然慢慢转醒,入眼的就是祝飞扬那张欣喜的脸。祝飞扬见卓清然清醒,便一把抱住了清然,“清然,对不起,我应该早发现的。”

“嘶~”因为发烧的缘故,头像裂开了一样痛。门外的陆一南看了他们两个许久,无名怒火涌上心头。

“哥。”卓清然糯糯的喊了一声站在门外的陆一南。

祝飞扬不知所措的站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见卓清然的亲人。陆一南冷沉着脸走进了病房,“爸爸和慧雅阿姨在B市谈合同,他们说尽量今天晚上赶回来,喊我好好照顾你。”

“哦。”卓清然失落的低下了头,眼泪无声的划过脸庞。

祝飞扬很想替卓清然拭去眼角的泪水,但碍于她哥哥在场,是的,祝飞扬和卓清然早恋了;一旁的陆一南也愣了楞,因为这是卓清然第一次落泪,以前尽管他怎么欺负她、吓她,她从来没有哭过。

这件事对学校的影响很大,校董们也很气愤,尤其是徐校董,在怎么气愤也没有办法,谁要徐婷婷是他的女儿。而他又碍于他在其他校董面前的威严,卓清然的继父也是某公司里面的懂事长,那边也不好对付;而且祝校董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向着卓清然那边。其实他不知道,祝飞扬早就把他和卓清然谈恋爱的事告诉了祝校董,他见儿子这么喜欢那个卓清然,还一改打架逃课的恶习……而且卓清然现在的家庭和他们家也是很般配的,他不介意他儿子有这样的女朋友的。

夜幕慢慢降临,祝飞扬只好悻悻的离开,临走时嘱咐卓清然好好休息。

陆一南看着他们两个在他面前也难以掩饰的情愫时,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十八岁的陆一南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妹妹被别人所觊觎着。卓清然长相是及其好看的,尤其是那双大大的眼睛,特别的清澈,像极了一个瓷娃娃一般。

陆伯伯和慧雅是晚上十一点赶回来的,慧雅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的卓清然时,心疼着抱着她,“孩子,你受苦了。明天妈妈和你陆伯伯一定帮你讨回公道。”

卓清然朝着妈妈微微一笑,“没事的妈妈,害你和陆伯伯担心了。”

慧雅看着这样乖巧到让人心疼的卓清然时,愈发心疼的将她抱紧。陆天昊也是对卓清然极好的,但卓清然似乎有点懂事的过头了,很少让他们担心,不同于他儿子陆一南。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mgms/show/309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