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攻美受

医婚到底:总裁又装病了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这醋也吃?

等到洛母离开了过后,陆雪初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看了一眼满地狼藉的药堂,忍不住皱眉。

随后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小元启,帮我拿纸笔过来!”

陆北隐立刻照做。

之后,纸笔拿过来,樱斐斐立刻就要写新的告示。

可是想不到的是,自己的手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毛笔从她的手里滑落,“嘶……”

傅景行立刻捡起那一只毛笔,“你需要我怎么帮你?要写什么?”

陆雪初咳了咳,“还是我自己来吧,你——”

傅景行打断她,“告诉我写什么,你自己的手已经累成了这个样子,还打算勉强?”

陆雪初不说话了。

这倒也是。

不过……今天的小奶狗怎么不奶了呢?这一点还真是让陆雪初百思不得其所。

傅景行的声音把陆雪初的思绪拉了回来,“你到底要写什么,莫要出神,现在已经很晚了。”

陆雪初这才点点头。

“那个,你只需要写【进入仁德药堂者,不许乱丢乱扔】便是!”

傅景行点点头,“好。”

陆雪初忽然问了一句,“对了,你会写毛笔字吗?”

陆北隐扶额,“师傅,一般像是傅总这样厉害的男孩子,设定也必然有一条是写字很好看呀!”

陆雪初:“……”

自己的徒弟到底天天看的是医书还是言情小说啊!

之后,傅景行不理会师徒二人的讨论,付下身子来写字。

没过多久,陆雪初需要的告示写好了。

还真是……好看的字。

陆雪初深呼吸一口气,“你写的太好了吧!景行!”

字迹可以说得上是笔走龙蛇苍劲有力,果然是可以对得起傅景行这样的好字了。

傅景行看向陆雪初,“你很喜欢?”

陆雪初点点头。

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异想天开的说道:“景行,你说要是我把你的名字用你的手写出来,直接挂在我的店铺门口……”

“那师傅那些写的密密麻麻的告示,就可以全都撕了!”陆北隐顺着陆雪初的话说道。

陆雪初立刻开心的和陆北隐击掌!

“好徒儿!”

“好师傅!”

可是这样和谐的一幕……

入了傅景行的眼底,却让他猛地皱眉,“我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主意,你外面那些密密麻麻的告示,更可以体现出来你的细心。”

陆雪初:“……是这样吗?”

傅景行点头,“是。”

陆雪初却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笑了,“景行小朋友,你不要告诉我你就连小元启的醋都要吃吧?”

傅景行不说话。

但是他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黑,“还不快和我一起回家?”

陆雪初这才乖巧的点点头,“好呢好呢!”

之后,她屁颠屁颠的追了上去离开了。

——

等到离开了药铺之后,两人一起上了车。

陆雪初见到傅景行的脸色不好看,也就不去自讨无趣。

想不到的是,傅景行半路停下车来。

陆雪初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傅景行小朋友?”

可是,傅景行却忽然抱住了陆雪初,把自己的下巴枕在她的肩窝里面,“初初媳妇……不要和陆北隐那么亲昵好不好?”

陆雪初:“……”

这傅景行突如其来的奶声奶气是怎么回事啊!!

陆雪初立刻忍住自己躁动的内心,摸了摸傅景行的头,“哎呀,我说我家小奶狗今天怎么就不奶了,原来是因为陆北隐在那里啊!”

“还真是一个连小孩子的醋都要吃的小朋友呢!”

她笑着,繁星似乎也落入了她的眼眸里。

灿若繁星的眼眸中,映照着傅景行那一双氤氲着水雾的眼眸。

“嗯……吃醋的,那你以后还让不让我吃醋了?”

这样软糯的语气。

尼玛!!

陆雪初几乎是原地升天,“景行小朋友,我喜欢死你了!!再也不让你吃醋了,好不好!”

“喜欢就好。”傅景行点点头,随后小声的说了一句,“可是初初媳妇,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喜欢一个人的全部……你愿意吗?”

陆雪初点点头,“嗯呢!”

“那,它呢?”傅景行靠在陆雪初的怀里,软糯的落下来这一句。

陆雪初顿时就:“???”

她瞥了一眼,就立刻脸红起来,简直就是鲜红欲滴,“景行小朋友你又骗我,我特么的……这里是郊外啊!”

“所以,才不会有人发现呀。”

傅景行眨眨眼。

陆雪初:“???”

——

半夜。

两人这才一起回到了傅家。

陆雪初扶着自己的腰,再一次怀疑傅景行是故意露出来这样软萌的样子,好让自己心甘情愿的上钩的!

这个狗男人!

正埋怨着,傅景行也来到了陆雪初的身后,抱住她,“初初媳妇儿,你看起来似乎很累。”

陆雪初:“……”

尼玛能不累吗!!

她气得咬牙,却忍住让自己不发作,“你瞧瞧自己做的是人做的事情吗?!”

傅景行想了想,像是认真的在深思熟虑,随后点点头,“可是……我也是在为媳妇儿考虑啊。”

陆雪初:“???”

她眼角狠狠地一抽,“你,为我考虑?”

她有时候都要怀疑傅景行这么不节制,是怎么做到可以天天还这么昼夜不分的工作的。

傅景行想也不想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媳妇儿明天就会只有手累,会失落的,还是全身心的累了……你才会心理平衡呀。”

陆雪初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摔了。

——

翌日。

今天早上,许白秋很快就出门了,她几乎是全副武装,有事没事还咳嗽个一两下。

见到陆雪初,她可没有什么好脸色,“一大早就见到晦气的人!”

陆雪初挑眉,“您一大早的怎么火气这么旺呢?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生病了?”

许白秋气得咬牙,“你竟敢来咒我有病?!”

陆雪初摇摇头,“不是咒你,我看啊,你是得了流感了,最近A市周边爆发的那种?”

“你知道?”许白秋挑眉。

不过,她很快就收回了视线,“就算你知道也无所谓,我现在要去洛氏医院了,你不要在这里来当我的路!滚开!”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mgms/show/308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