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攻美受

江少有令:今日完婚 第24章 为她担忧

“医生您终于来了,太太就在楼上,情况太糟糕了,我先给她降了温,但似乎效果作用不大。”林管家连忙给医生换鞋,叙述了沈时的情况。

“OK,了解了。”医生冲她微许颔首,拎着药箱,不敢怠慢地往楼上去,简单地查看了一下她的身体状况后,开出了一系列药房,还支起了输液的药瓶。

安排好一切后,开始打点滴,然后安心地等待着她的状况。

这期间,医生又继续打了个电话给江玦黎:“喂,玦黎,是我,小姑娘的病情我看过了,烧得很严重,心里有情绪缠着让病在心里郁结着,最好还是你要回来看看,你看你什么时候出差能结束回来?”

那头江玦黎的声音异常坚定和沉稳:“我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让她等我一个晚上,我很快就回来。”

那医生面露惊讶之色:“你倒是动作很快啊,行吧,那我在这里替你守着,随时换药,先挂了。”

挂了电话,林管家小心翼翼地探了个头进来:“医生,她现在怎么样?”

“可以放心的,虽然病情很严重,但也只是小发烧,重要的是她心里的情绪不能完全释放出来,挺麻烦的。”医生虽然这样说,脸上的笑容却还是很自信认真。

“诶,那就好。”林管家扬唇一笑,心里总算有所放心,“医生,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嗯。”医生抬眼看向林管家,心里的八卦劲忍不住涌了上来,“这小姑娘和玦黎是什么关系?”

林管家“噢”了一声,没什么防备地开口道:“是太太啊,刚才在电话里我不是跟您说了,她就是江太太。”

“什么?”医生一听,心里一惊,差点没滚到地上去,他作为江玦黎的私人医生多年,两人也是多年的铁哥们,这死男人娶了老婆也不告诉他。

医生这才回过头认真地打量起这个女孩来,倒是个眉眼清秀漂亮的小姑娘,气质清新却又给人一种淡淡的忧愁感,可想而知,这孩子的生活一定不幸福。

“管家阿姨,帮我再倒一盆冰水过来吧。”医生无奈地轻叹一声,轻声道。

林管家冲他点点头,不敢怠慢地下了楼。

翌日下午,医生与林管家依旧在床边等待着,按理说,这么严重的发烧一时半会是清醒不了的,不过林管家似乎是显得很急躁,一直在问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苏醒。

“林管家,您先别着急,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查看情况。”医生皱着眉头道,“不过,这位小姐似乎人缘不错,能让您和玦黎都这么上心。”

“那是当然了,太太人长得漂亮,身材好,人还温柔,性格淡淡的,我最喜欢这种女孩了,哎,只可惜命不好,怎么病成这样。”林管家心疼地摇摇头,道。

医生低头看着女孩睡着的苍白面容,沉默着没说话。

不过一会,楼底下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又有清晰的行李滚轮声音。医生和林管家相视一笑:“是他回来了吧。”

林管家连忙起身去底下迎接,谁知刚一打开病房门,江玦黎一张紧张不安的脸就出现在了门外,他脸色沉凝而疲倦,此刻黑沉得厉害,开口就沙哑着嗓音问:“她怎么样了?”

“你不用担心了,很快就会醒的。”不等惊讶的林管家回答,坐在床边的医生已经缓缓开口了。

“什么叫很快?”江玦黎皱着眉头,拢了一把修长挺括的风衣,步伐生风地走到了医生身边,“程放,我要听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她什么时候会醒,几分几秒?”

“你这男人是疯了吧。”程放忍不住回头瞪了他一眼,眉头紧紧皱起,“具体时间我又怎么可能知道?你先松手!”

江玦黎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轻咳一声松开他的衣领:“我只是希望她能早点醒来。”

“喔唷,”程放回头冷笑了一声,“是你妻子吧,什么时候结的婚啊?你把不把我当兄弟啊,江玦黎!”

江玦黎淡淡地掀了掀眼皮,云淡风轻地道:“本想找时间告诉你的,一直没时间。”

“你放屁!你泡女人还跟人结婚就有时间。”程放朗笑一声,嘲讽地摇摇头,不再理睬他。

“所以她的情况到底怎么样?”房间里温度有些高,江玦黎脱下风衣交给了林管家,坐下身来关切地问道。

“哟,平时还不见你这么虚心请教呢。”程放倒也是觉得稀奇,第一次看到江玦黎会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呢。

“她是我妻子,当然要负责。”江玦黎抿抿唇,不以为然的皱皱眉,“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我直接换别的医生。”

“你……”程放不敢置信地直接站起身,一双清润的眼睛瞪着他快要瞪出眼哐,“江玦黎我告诉你啊,你要是敢叫别的医生,以后我们就别相见了,什么人这是。”

“你看你的暴脾气。”江玦黎心情莫名很轻松地勾唇一笑,对调戏程放乐在其中,“难怪找不到女朋友,找不到老婆。”

“行,你有老婆你厉害,气死我了。”程放咬牙切齿,在这件事上他也没法争夺什么,他低头又给沈时换了一遍药。

两个大男人闹闹笑笑了一番,总算是进入到了正题。

程放一边换药,一边神情严肃地道:“玦黎,你这个小丫头的脸色很差,平时营养要跟紧了,还有啊,心情郁结,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基本上也是病情引发的诱因。”

江玦黎坐在一边安静地听着他的话,神情一点点沉静严肃下来,手指搭在膝盖上紧紧地攥了起来。

“喂,你有没有在听我的话啊?”程放回过头看向他,一脸怀疑,“你该不是对人家小姑娘态度不好,所以才让她心情变成这样的吧?”

“应该不是,但我对她也不算太好。”江玦黎缓缓地站起身来,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却一直紧紧盯着病床上的女人,似乎在思绪万千。

“你这人……”程放咂了下嘴,不满地看着他,“你还是男人吗?娶了老婆又不对老婆好。”

“不说这些,我从来不是个好人。”江玦黎皱着眉头,不悦地冷哼一声,他转身走出了房门。

“哎,你去哪里啊?”程放跟在他身后大喊道,“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

“我去弄清楚一些事。”江玦黎揣着兜走出房间,来到楼下正在做晚饭的林管家身后。

“林阿姨。”他冷声喊着她的名字。

倒是吓了林管家一跳,转过身来看着他:“噢,是你啊,江先生,有什么事吗?”

“今天来的那个男人,是不是跟沈时说了什么?”江玦黎心里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

“是啊。”林管家没什么犹豫地点点头,“肯定就是那个男人让太太心情变差的,我记得那个男人跟太太愤怒地吼完之后就走了,然后,太太就一直坐在角落里,一个人又是哭又是发呆,我估计是那时候坐在地上凉,才导致发烧的……哎……”

江玦黎听着她的话,脸色一点点沉重了下来,他能想象到那样的画面,那小丫头本就容易胡思乱想,一坐下来就坐那么久,不着凉才怪。

“也是我不好,要是我能早点发现,也不至于让她受凉发烧。”林管家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怪你。”江玦黎淡淡摇头,看了眼锅里的晚饭,“饭烧好了不用喊我,请程放吃点就行了。”

“好的,我知道了。”林管家抿着唇点点头,转身继续开始干活。

半夜三更,时间一点点流逝,整个城市都陷入一片安稳的睡眠之中。

江玦黎坐在床头,头顶昏暗的灯光将他孤寂落寞的身影拉得很远很长。

他寸步不离地守在她的床头,眼神坚定认真地注视着床上安静熟睡的女人,她睡着的容颜祥和温柔极了,小脸精致而娇小地睡着,整个人都陷入一片安静与静谧,让人不忍打扰。

江玦黎长长地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握住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里。

只是突然的下一秒,他仿佛感觉到了她手指触动了两下,他的脸上露出欣喜之色,立刻站起身来,仿佛是长久的等待有了希望。

“沈时?”他下意识地试探性呼唤着她的名字。

只可惜,床上的女人只是颤抖了两下睫毛,干涸的唇瓣轻轻蠕动了一下,却没有醒过来。

江玦黎无奈的神情沉重了下去,继续等待,他坐会自己的位置,认真看着女人的眉眼如画。自己都不知道不明白,什么时候,他已经对她这么上心认真了。

突然地,下一秒,床上传来低喃又有些痛苦的声音,让江玦黎沉入谷底的希望又再次重新燃烧了起来。

他猛地站起身来,险些把椅子都推倒,可他此刻也不顾得那么多,直接跑到她的身边,不顾形象地蹲下身。

“水……很渴……”沈时漂亮的唇瓣此刻毫无血色。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mgms/show/2723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