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攻美受

万古第一宗 第二百五十六章_反抗开始

“好了,我们再来谈谈刚刚没说完的吧。”呼罗地说着就把旁边的一把椅子扯过来坐下,看着一点也不客气的他,蒋丽怡也只能翻了个白眼,以示无奈。

“你猜我那位祖辈看到了什么?”呼罗地竟然这时候还不忘卖关子,蒋丽怡直接盯着他,然后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呼罗地看到这个笑容,心中不知为何变得讪讪起来。也只好收起了玩闹的心思一本正经地说了起来。

“当时,我祖辈走在祭坛周围的小道上,对,当时祭坛周围还是有道路的,但是后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祭坛周围的小道全部被取缔了。”

“怕他的秘密泄露罢了。”蒋丽怡突然开口道。

“嗯,不过他的秘密还久真的被我家族那人给发现了,我家族那人看到大祭司正在做的事情之后,吓得差点魂都丢了,就是我现在提起了都有些心悸。因为他当时正在蜕皮!”

“蜕皮!”蒋丽怡也是重复了一次这个看似很邪恶的词语,她此刻终于明白了呼罗地的心悸来源于何处,蜕皮这种灭绝人性的事根本不是人做的,就算是通幽巅峰的人经历了换皮这种事也不一定活的下来,更何况是大祭司这种老人!

此刻,大祭司的形象在他们的眼中更加神秘起来。“上一代大祭司为什么要蜕皮?这对他来说具有着怎样的意义?”蒋丽怡陷入了沉思,但是却没有得出答案,于是变得暴躁起来,实在是这些天的事已经开始将她的三观给重新刷新了一遍。她发现自己从小生活的游牧民族竟然开始变得诡秘起来,到处都是迷雾,而这些迷雾最终都指向了一个地点,那就是祭坛。

“你就不想知道那天是什么日子吗?”呼罗地看到蒋丽怡暴躁的样子,也是忍不住打趣道。

“什么日子就赶紧说啊,话憋在心里是要发酵吗?”蒋丽怡正在气头上,哪里受得住他的开玩笑。

呼罗地听到蒋丽怡的话也是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头,自己还真是惨啊,竟然这样被一个女性说,但是他们从小就是很好的玩伴,所以他倒也不是很在意。

“据我的那位长辈所说,那天是大祭司换届的日子!”呼罗地缓缓将这些话说出口。

蒋丽怡突然之间似乎懂了些什么,她似乎明白了很多事情,但是还是有些谜团没有解开,不过她相信只要继续下去,迟早有一天一切的迷雾都会在她面前被吹散,在虚假的繁华之下,那些被掩盖的罪恶与原罪终究会自己现身。

“话说,你家族的人知道这么多事为什么还没有怀疑大祭司有问题啊。”蒋丽怡此刻也是换了个心情,已经开始调侃起呼罗地了。

呼罗地听到这话也是苦笑了一下,“当时我的那位长辈已经是吓傻了,而且更重要的是,第二天他看到大祭司和之前也没有什么变化,似乎还是以前的模样,也就放松了警惕。但是第三天的时候,就突然发现一个四国的奸细,而且那位奸细还十分擅长幻境之术,所以我的长辈便以为自己那天所见是由于中了那个奸细的幻术,这才没有怀疑。”

“那他又怎么会在临死前告诉你这件事?”蒋丽怡突然问道,这可把呼罗地给彻底难住了,他也没有想过为什么那位长辈会突然把自己叫到跟前,然后拉着自己的手对自己说出这样一段话。沉思了片刻,他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生死之间有大物,也许是我那位先辈后面发现了什么,但是当时没有在意。然后不是有句话说过了,人死时人生的经历会像走马灯一样在脑中回放,或许我那位先辈就是联系起来之后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这才告诉我的呢?谁能说得好呢?”

蒋丽怡点点头。关于生死,这一直是人类在一直追寻的一种东西,没有人能够参破其中的奥妙,或许参透生死之间的奥妙之后就会有什么神奇的事情发生,一步登天还是立地成仙?这都是可能的。也许只有传说中的地藏王菩萨才真正参透了吧,不然他又怎么会留下一句“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誓言?

“我们现在应该是统一战线了吧。”呼罗地看到气氛有些沉重,所以也是为了活络气氛,开口说道。

蒋丽怡白了他一眼,似乎都懒得回他。开玩笑,两个人都交换了这么多秘密,那还不是统一战线?除非这个呼罗地是来套她话的。

“忘了跟你说了,在大祭司的筹划之中,我是很重要的一环,应该是最终用来献祭的。”蒋丽怡平淡地说出这句话。呼罗地听到“献祭”的时候,心中也是一抽,似乎是在担心些什么。然后他抬起头看着她,蒋丽怡此刻正低着头,所以呼罗地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但是应该可以想象得到她此刻的心情应该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平淡吧,毕竟大祭司也是从小把她拉扯大的人。如果这一切都是出于某种目的的话,那就真的很可怕了。呼罗地自问如果是自己处在这种情况之下,那自己只怕早已认命,或者直接去找大祭司当面对质去了,但是这两种方法很明显都不是最好的,所以蒋丽怡选择了最艰难的一种,在暗地里默默反抗。

没人能比呼罗地更清楚这种方法实行起来的难度。他作为游牧民族的大将军,很清楚游牧民族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力量,甚至就连他知晓的全部力量也不是游牧民族的全部底蕴,而大祭司不一样,他这个老不死的肯定是知道的,更有可能的就是很多底蕴都是他偷偷布下的。呼罗地想到这里就深深地感觉到一种无力感,自己修行这么多年才最终走到这种地步,为什么还是摆脱不了被安排的命运,有些人明明实力并不能将你给完全击败,但是他会的计谋总是能够将你内心最薄弱的防线给击破。杀人还得诛心!

所以他很佩服蒋丽怡,佩服蒋丽怡的勇气,这是他不曾具备的,这也许就是他为什么要帮助蒋丽怡的原因吧,也许良心那里过不去是真的,但是更多的是他对蒋丽怡的感情,他不愿看到她变成一具白骨,自古红颜多薄命,但是他想让她活下去!不就是命运吗?他陪她改变!

“你说大祭司到底想干嘛?”呼罗地问道,虽然他现在知道了很多大祭司做的事,但是他并不知道大祭司这么做的目的。

“或许是为了他的长生之类的,毕竟虽然他换了这么多副皮囊,但是他还是逃脱不了天人五衰的命运,最终他还是要变成一抔黄土。也可能是为了突破境界,瞒天过海布下这样一个大的局面,所图肯定甚大,绝不是你我可以猜测的出来的。”

蒋丽怡一口气说出这么长的一段话,语气很平淡,平淡的像是那个要被献祭的人不是她一样,但是她明明就是这个故事之中的主角。

“从前,有一个老人他会在每个秋天将一个小女孩放上秋千,然后轻轻地推她荡秋千,这个老人还会在她睡不着的时候给她讲故事哄她入睡,还会手把手地将自己会的巫术和修炼之法教给她,但是,从今天起,那个老人死了!从今之后,他再与我蒋丽怡没有半分瓜葛!”

当这句话说出时,远在祭坛的那个老人心中似乎也是回应了一下,老人突然感觉到了心中一痛,似乎是失去了什么,他的眼神开始迷茫起来,“心痛?这是多少年没有的感觉?”他开始推算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不一会儿,他的脸上露出一种近乎病态的笑容,“原来是这样啊!心痛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她。”要说没有感情是假的,毕竟养育了这么多年。但是,很快,他的情感又变得平淡如水,脸上露出一种坚定的神色,与自己的大业想比,这点牺牲是必要的,何必为她悲伤?能够为自己作事是她的荣幸!

或许很多年前,大祭司心中还存在着人类的感情,但是随着时光的消磨,人性终究是抵不过时间的消耗,早已消失的七七八八,现在的他又怎么会因为一个蒋丽怡而改变自己的布局。

而另一边的蒋丽怡此刻却是另一种想法,“既然你的计划如此重要,那我就要把它毁掉,我要让你看着它被我给破坏,然后到时候再去当面质问你,为什么要抛弃我?难道所谓的大道就这么重要吗?可以放弃一切情感。超凡入圣真的要斩掉自己的情感吗,变得麻木冷淡,不知人情冷暖,这是你真正的想法吗?”

蒋丽怡终究是一个小女孩,所以她对着一个将自己拉扯大的人心中还是放不下这些执念,这就是她反抗的目的,没有那么伟大,但是确实是她真正所想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mgms/show/2018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