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攻美受

元始之章 第五章_孰能无情

“刘文才?”演武场中,望着眼前迎风而立,卓尔不群的青年男子,带弃微微皱了皱眉头,年纪轻轻,如此天资,观其形貌眼神,倒不像是一位大奸大恶之徒。再想起之前问路时,一众路人的热情反应,心中更是泛起了一阵疑惑。

“在下正是刘文才,却不知这位朋友尊姓大名,寻在下所为何事?”青年男子拱手朝着带弃行了一礼,温文尔雅的答道。

“本人乃是一无名小辈而已,实不足挂齿。久闻阁下武艺高强,特来请教,还请不吝赐教!”带弃淡淡的应道,随即飞腾空中。

待对方跟随着飞了上来,带弃又招出了神兵破灭战戈,率先向着那青年男子攻杀而去。

青年男子虽然武艺高强,却哪里是手持着神兵破灭战戈的带弃的对手,不出片刻,便被带弃随意的一记刺击刺杀当场。

匆匆的割下了刘文才的头颅,又拾起了地上的神灵之晶。待到带弃即将离去之时,一位相貌清秀的年轻女子兴冲冲的赶至了那片演武场中。

呆呆的望着地上那刘文才的无头尸身,年轻女子几息之后才回过神来,当即扑上去嚎啕大哭道:“苍天真是无眼啊,文才哥哥这般好人,居然死得如此凄惨。”

随后,又指着带弃尚未远去的身影,咬牙切齿的咒骂道:“天杀的走狗,帮凶,你不得好死!”

哭了一阵,又悲痛欲绝的道:“文才哥哥,妹妹前来陪你了。”话落,紧紧抱住刘文才的残尸,拔出一把短剑,当场自刎而亡。

带弃此刻虽已行远,对身后所发生的事情却是一清二楚。当即内心变得十分的沉重,旋又非常难过的寻思着,烟雨楼所有承接的刺杀任务按理都有专人进行审核,目标对象如果不是罪大恶极、十恶不赦之辈是断然不会受理的。此事有些蹊跷,人命关天,看来之前自己选定任务时有些粗心大意了。

坠星城里,棺材铺内的密室之中,心情沉重的带弃抬手轻轻拎起一杯茶,缓缓放在鼻端,细细一嗅,望着几案旁边刚刚抿了一口茶的老者,幽幽的说道:“前辈,您说,这任务资料里的刺杀对象,人人都有其必杀之因吗。”

“关于这个,烟雨楼内部是有严格规定的,刺杀对象非罪不可赦穷凶恶极之辈,一概不予受理。但是,老夫可不敢保证底下有些人会不会偶尔乱来,怎么,小家伙,遇到什么事情了吗。”老者关心的问道,随手提起了一旁正沸腾着的茶壶,徐徐的将滚烫的茶水小小心心的注入到几案上的细瓷杯中。

“是不是在碰到某些刺杀对象时,感觉下不了手。”老者端起茶杯,将那还在翻滚着的热茶一抬手全部倒入口中,又细细的回味一番,缓缓说道:“作为一名合格的杀手,必须要冷血无情,哪怕刺杀对象是自己的兄弟、妻子、甚至父母,也必须要狠下杀手。”

“哦,在下明白了。”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带弃便起身而去,“孰能无情,我想,我大概无法成为一名合格的杀手。”

望着带弃转身而去的身影,老者一张苦瓜般的老脸上挤出了一丝久违了的淡淡笑容。

在完成了那批神者级别的刺杀任务之后,带弃休息了几天,陪着姜好一起在九层石塔内的虚无之处静静的闭关修炼。利用梦境神通,那几颗任务所获的神灵之晶,不多时便被其吸收炼化得干干净净。

这一日,坠星城中那号称‘一点消息,无所不知’的著名消息贩卖之所一点堂内,走进了一位头戴一副虎形面具的神秘男子,大堂中的一位青年侍者急忙迎了上去,热情的问询道:“不知这位朋友想要买些什么物品,在下可以为您引路。”

“我想买打探一个消息。”面具男子声音低沉的应道。

“朋友请随我来。”见对方欲购买消息,青年侍者随即将面具男子引入了二楼的一间密室之内。

“请朋友稍候片刻。”进入密室,那青年侍者匆匆的招呼了一声,便急急的退了出去。

面具男子缓缓坐下,四下打量一番,发现这是一间隔音效果非常良好的密室,并且似乎另外又专门设置了一座阻断神念探查的小型法阵。

过了片刻,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缓缓的踱了进来,其脑后赫然有一道双色神光在徐徐转动。

二阶斗神之境,面具男子心中暗暗赞叹着,果然不愧是兽人大陆首屈一指的情报机构,连一个小小的坠星城分支,随意的一个管事,就是二阶斗神级别的神灵强者。

“不知这位朋友想打探什么消息。”此时,白发老者业已落下座来,张口朝着面具男子认真问道。

面具男子开门见山的道:“在下想知道,坠星城西北柏树下的刘文才是何底细,前几日又被谁所杀,所为又是何故。”

“这位朋友想知道事情的有点多,一千两黄金,外加神石一枚。”白发老者轻轻的竖起一根手指,直截了当的开价道。

面具男子闻言,也不废话,直接从一枚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千两黄金和一枚神石,轻轻的放在了二人之间的桌面上。

“我去去就来,还请朋友稍待片刻。”接过了黄金和神石,向着带弃轻轻一笑,白发老者便起身走出了密室。

过了半晌,白发老者又不急不缓的取了一份资料返回密室,递给了面具男子。

面具男子随手接过了资料,认真仔细的查看了起来。

通过资料,面具男子大概的了解到,坠星城西北柏树下的刘氏家族,与坠星城南的王氏家族,原本是一起联手探查某处天外星域的资源,后来,为了争夺一处在域外星辰上发现的矿脉资源掌控权,合作双方不知怎么竟起了纷争,其间打斗了无数场,各自死伤无数。

因刘氏家族中的刘文才实力比较强大,并且似乎背后的师门势力也比较强盛,王氏家族一时拿不下来,便寻了兽人大陆的顶级杀手组织烟雨楼,买通了一应负责承接、审核刺杀任务的相关人员,并投下重酬,求取那刘文才的项上人头。

至于刘文才其人,平素为人豪迈慷慨,喜好打抱不平行侠仗义,深为柏树下附近方圆千里的平民百姓敬仰爱戴。

三日之前,坠星城烟雨楼分支一位新近崛起的强大杀手虢西海,接受了此项任务,将刘文才斩杀当场。

关于烟雨楼新晋杀手虢西海的情报资料暂时不详,而王氏家族方面,促成此事的领头之人则分别是家族的长老王长富,以及族长王长贵。且,王氏兄弟的亲妹妹乃是坠星城城主的宠妾。

“一点堂号称‘一点消息,无所不知’,果然是名不虚传,在下见识了,告辞。”面具男子见所需的情报已然获悉,遂起身告辞、匆匆而去。

当夜,坠星城南的王氏家族,其长老王长富、族长王长贵,皆被一神秘的面具男子刺杀于府中。

那位神秘的面具男子在斩杀完二人后,转身离去之时,口中还忿忿的自语道:“君子不器,虽然目前我还只是一个卑微的小小杀手。”

二人的头颅连夜出现在了坠星城西北、柏树下刘文才的坟冢之前,此外,那位面具男子也在坟冢前静静的待了一整夜,似乎是在默哀,又似乎是在忏悔。

次日正值月圆之夜,烟雨楼派驻坠星城分支机构中,负责承接、审核刺杀任务的李管事一行人,于坠星城西郊三里外那处破旧院落内,也被之前那位神秘的面具男子当场斩杀。

定定的望着面前那一地的尸身,那位神秘的面具男子轻轻叹道:“虽然说九州下界战乱频繁的发生,但尚还算得上是民风淳朴。此处兽人大陆虽处上界天域,却处处是以强者为尊,上上下下的一众人等,皆是一些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之徒,实属混乱不堪。”

呆呆的木立了片刻,又暗自感慨了一阵,那位神秘的面具男子心中暗暗坚定的道:“既然世人皆以强权为公理,那么,终有一日,我必矗立于天之极巅,以绝对的强权横扫这世间的污秽!天若阻我,我必破天,地若挡我,我必斩地!”

过了数日,带弃依旧前往城中那处棺材铺内的密室之中寻那老者承接那些神者级别的刺杀任务。

只是,在挑选任务之时变得更加谨慎小心了,平素只选择那些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之辈下手。每到一处,必然先细细的打探目标人物的往日行径,碰到那些尚不能够确定平日里是否罪大恶极的目标对象,带弃往往会去寻那一点堂收买消息,务必要查个清楚明白。

即便是如此,一段时间之后,坠星城周边数万里范围内,那些目标对象为一阶斗神级别神者的刺杀任务也被带弃秋风扫落叶一般,清扫得七七八八。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mgms/show/138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