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攻美受

许少,你缺老婆嘛? 第69章 梁慕雨

她几乎已经忘记上一次想起他是什么时候了,自从对许霂琛死缠烂打之后,她想顾亿哲的时间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变得有些模糊。

“如果我说有他的消息,你想不想知道?”

任文德一边说,一边打量着她脸上的神色,心底却在猜测着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自从听到顾亿哲的名字之后,苏喃就一直低垂眼帘,脸上的表情让人琢磨不透。

“你现在是什么意思?”苏喃眼中闪过一抹讥讽,“突然跑来跟我说你有他的消息,你是想破坏我现有的生活,还是为了上次的事情觉得心里不平衡,故意来找我的茬。”

她承认,她是很爱顾亿哲,可是当他一声不吭的离开之后,对他的爱,就已经尘封在心底的角落。

“我只是不想你被某些人骗了。”

某些人指的自然是许霂琛。

红唇勾起扯出以么讥讽的弧度,苏喃双手抱松往沙发被一靠,看着他沉声道,“你说话何必带刺,你直接指名道姓不是更好。”

“苏喃,许霂琛并没有像你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可他跟顾亿哲那种渣男没有可比性的。”苏喃冷声道,“他是怎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不用你来这里指三道四。”

“呵……”任文德冷笑,“你别天真了,世上没有一个男人靠谱的,你以为你看到的就是最好的?你错了,有些人你是看不透的,特别是像许霂琛这种城府极深的。”

听他的话一而再再而三的话里有话,苏喃心里涌起一股怒气。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些?”苏喃脸色一沉,“任文德,你有这个时间来管我的事情,还不如好好管理公司,上次竞标失败应该给你带来不少的损失吧。”

她一向护短,最听不得别人说她在意的人。

现在任文德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她面前说许霂琛的不是,她怎么可能不生气?

“难道我说的这些你一点都不想听进去吗?”任文德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凝望着她,“以前你为了顾亿哲要死要活,难道你真的彻底忘记他了?”

说到底,他心里还是认为苏喃会跟许霂琛在一起完全是因为他跟顾亿哲长相似,所以才会把对顾亿哲哲的感情转移到许霂琛的身上。

“我早就忘了他了。”苏喃淡笑道,“任文德,我不知道你究竟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可你要是觉得你说这些就可以影响到我跟许霂琛之间的感情,那么我告诉你,你错了,我是绝对相信他的。”

任文德心中苦涩,嘴上却漫不经心地说,“如果他骗了你,怎么样?”

“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被他这样的言语弄得心中怒火彻底爆发,苏喃差点坐不住想转身就走。

“当红女星梁幕雨你听过吧?”

“梁幕雨?”苏喃眉头皱起,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到她,“有什么问题?”

“问题是她跟许霂琛之间的关系。”

苏喃心中咯噔一声,对于任文德的话明显有些不信,“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你吗?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心思那么陕隘?为了破坏我跟许霂琛之间的感情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他承认他确实是有些不甘心许霂琛就这么跟苏喃在一起,可是他说这些都是事实,为什么在她口中说出来反倒成了他的心思陕隘了?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对吗?”听着自己心爱的人说出这种话,任文德感到自己的心像被人捏住一样,“你觉得我为了得到你不惜破坏你跟许霂琛的感情。”

“如果不是的话,你现在来跟我说这些干什么?”苏喃冷笑,双手抱胸来看他,“你不要说什么为我好,我不会相信。”

任文德苦笑,“原来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

“任文德,我不想知道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也不想知道你有什么目的,可是你要是来破坏我跟许霂琛之间的感情,以后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气势磅礴的丢下这句话,苏喃转身离开。

任文德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中很不是滋味。

为什么他在她身边默默守护了那么多年,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他究竟哪里比不上许霂琛?

他就不相信苏喃真的彻底忘记了顾亿哲。

想着,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远洋电话。

苏喃离开咖啡店后,坐上车之后拿出手机搜索梁幕雨的资料,这才知道她是许霂琛一手捧红的,两人的关系好像还不错。

不管她是谁,只要敢跟她抢男人,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看着屏幕里的女人,苏喃把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心中忍不住作比较。

长是长的不错,眼睛大大的,身材也高挑,胸是比她大了一点,整体上来说还不错,可是跟她相比那简直是差远了。

再说了,明星嘛,都喜欢演戏,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如网上所说那么清纯。

撇了撇嘴,把手机丢出一边,脚踩油门,车子如同离箭的弦一样在道路上飞驰。

在回家的途中,苏喃经过超市,便进去买了牛排,打算来一餐浪漫的烛光晚餐,可回家后,无论她怎么做都做不好,最后干脆让出厨房给佣人做。

走出沙发坐下,随手拿了一本杂志看了起来,可心底却怎么也无法安下心来。

最后烦躁的把杂志丢出一边,上楼睡觉。

时间悄然流逝,天空最后一道光线消失于天地平衡线之间。

许霂琛下班到家,没有看到苏喃的身影,往楼上走,推门发现床上有个微凸的身影。

他放轻脚走过去,在床边坐下,顺手打开床头上的灯。

昏暗的灯光亮起,打在他英俊的脸庞上。

苏喃沉睡的容颜在灯光的照耀下极其美好,两排长长的睫毛如同小扇子一样,大波浪卷随意披在枕头上,美好的画面犹如一幅美女沉睡图。

忍不住被她如孩童般的样子吸引,许霂琛慢慢抽凑上去在她红唇印下一吻。

在许霂琛想抽身离开的时候,脖子突然被人搂着,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忘情的拥吻,室内的气氛逐渐升高,在苏喃透不过气的时候,许霂琛终于松开了她。

“小妖精。”

看苏喃被吻得红肿的双唇,许霂琛眼中的柔情可以滴出水。

苏喃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脸上染一层粉红。

“是不是觉得娶了我是你最大的幸运?”调皮的眨眨眼睛,苏喃笑着说,“你看我又能干,长的又漂亮,多少男人不知道有多羡慕你,你可得好好对我。”

“要是我不好好对你呢?”男人在她额头吻了一下,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温柔的声音在房间回荡。

似乎在认真思考他的话,苏喃看着他认真的说,“你要是敢在外面拈花惹草,敢让我伤心的话,我一定会离你远远的,再也不理你。”

苏喃承认虽然她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可是内心也很细腻,当她真的感觉到一个人不喜欢她的时候,她不会再死缠烂打。

许霂琛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随后再次低头,吻着她的红唇。

夜越来越深,窗外的月亮不知何时已躲进云层里,房间里传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呻吟声,两句赤身裸体的男女交织在一起,彻底融为一体。

次日清晨,苏喃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像被车轮碾压过一样,酸痛的感觉让她眉头紧皱。

扭头一看,发现原本应该睡在身旁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起来,伸手一摸发现早已没有温度。

呲牙咧嘴的掀开被子下床,心中一边腹诽着许霂琛。

禽兽。

昨天晚上许霂琛就剩吃了兴奋剂一样,不管苏喃在他身下如何求饶,怎么叫都叫不停,他的精力像无穷无尽一样,还十分不要脸的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当然不能错过。”

洗涮出来,苏喃下楼吃早餐,突然想起许霂琛今天有新的楼盘要开盘,想着去给他助兴。

用过早饭之后,换了一套衣服,便往许霂琛的新楼盘开去。

新丰宛是许霂琛新建起的楼盘,今天开始售楼,现在正举行着剪彩仪式。

前往购房的人人山人海,还有很多粉丝在叫着,“梁幕雨,梁幕雨……”

演讲台前,梁幕雨,许霂琛,还有其他的合作伙伴站在上面剪彩。

梁幕雨穿着一条V形的深红色礼服,大波浪的头发梳在一边,脸上挂着迷人的笑,气质出众,一颦一笑都惹得台下的人尖叫。

梁幕雨作为当代的当红明星,刚刚从国外回来,就担任新风苑的代言人,可见名气高得难以想象。

许霂琛一身黑色西装站在她的身侧,面容冰冷,身上散发出的高贵气质,更是让女人忍不住面红心跳。

享受着众人对她的欢呼,梁幕雨在台上对众人做了一个飞吻的姿势,特别是许霂琛站在她的身侧,两个人看起来就像金童玉女一样无比般配。

剪彩仪式过后,记者开始涌上来,对着梁幕雨还有许霂琛开始追问。

“梁小姐,据知情人透露说你这次回国是为了你心目中爱慕已久的男人对吗?”

果然是记者,一开口就是这么刁钻的问题。

梁幕雨作为当红女星,情感问题当然是大家关注的,难得看到她站在许霂琛的身边,大家当然想制造不一样的言论,都想拿到明天的头条。

听到记者的提问,梁幕雨落落大方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许霂琛,眼中流露出几丝媚态,随后在面对着镜头,“也不可以完全这么说,虽然我这次回国是因为心中爱慕的人,不过我更爱的还是你们。”

大明星就是大明星,面对镜头都可以这样对答如流,只不过她话里的意思,让记者捕捉到了更多的信息。

他们拿着话筒纷纷想起到面前,“梁小姐,不知你的心上人是哪位,能否透露一下,我听说你跟许总的关系很不错,不知你的心上人是否是他。”

这个问题可算是刁钻了,不管梁幕雨怎么回答都可以引来引爆的问题。

“梁小姐,请你透露一下你跟许总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很感谢大家关心我的感情状况。”梁幕雨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心中喜欢的人是谁,只是看着记者临摹两口的回答,“不过我还是希望大家可以留一点空间给我,我跟霂琛是很多年的朋友,也希望你们不要乱猜。”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mgms/show/120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