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女配

娇医难当 第147章_倒流香

“特别贵重的药材?雪莲?圆叶鹿衔草?千年灵芝?九死还魂草?”钟云疏决定抛砖引玉。

沈芩哼哼着回答:“都在大诚宫的库房里,搁家里等着被偷吗?”

“沈家新制的秘药?”

“沈家在研制的新药,我都知道,没有。”

“你家藏了真金白银?”

“钟大人,”沈芩没好气地说,“我爹爹是太医院院判没错,那也只是个五品官,因为对抗瘟疫屡建奇功,俸银按四品拿,加上日常赏赐,没有多少钱。”

“我爹爹主管大诚宫库房药材采购,一不吃拿卡要,二不以次充好,只有一本明帐,完全没有额外收入。”

“沈记药铺还佘药、每逢大小节日还要义诊,都是开销啊。”

“哦,对了,沈家在城郊有药田,种植一些相对贵重、不宜保存的药材,成本价给穷困病人,勉强维持。”

“钟大人,您见多识广,”沈芩扭了扭了颈项,“金银财物,重而且占地方,沈家被查抄时,你也在场,抄到了吗?”

钟云疏摇头。

“至于你说的什么重大威胁或者诱惑之类的,那我就不知道了,爹爹不在家说政务,就算真要说,也只和哥哥说。”沈芩一脸郁闷。

钟云疏听完后确定,沈芩是真的不清楚,只能另寻思路。

忽然,他想到了在沈家监视的三拨人,查出这些人的真实身份,自然知道他们及背后的人到底想要些什么了。

正在这时,雷鸣推门进来,见钟云疏和沈芩面对面坐在同一张矮几前,嘴角不由地抽抽两下:“哥,你从来不和人靠这么近的!”

钟云疏好像没听见似的,反问:“你有什么事?”

雷鸣立刻从怀里拿出一份文书,上面有画押的指印和陈述,“哥,你猜,黄羊神教到底是什么来头?”

“有话快说,”沈芩只觉得雷鸣沾沾自喜、又得意洋洋的俊脸有些碍眼,“又不是三岁孩子,还玩猜谜。”

“……”雷鸣冷不丁被噎到了,他辛辛苦苦连审了好几日,总算审出眉目,急着向钟云疏显摆、顺便交差。

这沈芩平日看着内敛沉静、怎么说话这么损人?

还有,三岁孩子怎么听得这么耳熟?

顿时,雷鸣想到了把自己赶走的赵箭赵门神,正急着告状,忽然就见赵箭神出鬼没地站在钟云疏身旁,害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清了清嗓子,雷鸣并不打算“重新做弟”,神色自若地回答:“黄羊神教,并非起源于大邺,来自于南蛮夷地区的丛林部落。”

“那里蛇蝎鼠虫数量众多,而且还有不少有毒的植物,一年四季薄雾笼罩,瘴气环伺周围。他们日常以打猎为生,主要猎获是鹿和野猪。”

钟云疏打断雷鸣想得瑟的兴致,“继续说。”

“黄羊并不是黄羊,”雷鸣很满意众人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尤其还带着惊讶,“黄羊是他们那里的土话,意思是羽蛇神。”

钟云疏迅速打开尚书夫人的奇怪玉佩拓印纸,之前还和赵箭讨论过这个,有点像羊,还有点四不像,听雷鸣细说,再仔细看分明就是一条后颈生双翼的蛇。

“意外吗?惊喜吗?”雷鸣站起来,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走来走去,“这些呢,都不是那个干瘪小老儿说的,而是他的左右手扛不住酷刑说的。”

“他们身上都有羽蛇神的纹身,我又去藏书阁查了好些资料,确实在南蛮夷有这样的部落,在大泽河的下游下段,平日住在树屋里,擅长使毒用毒,手段非凡。”

“哥,还有更让人惊讶的,”雷鸣脸上的得意消退干净,转变成肃然,“大邺有边陲守卫,我笃定他们是混进来的,没想到他们有入关批文。”

“对这种蛮夷之族的入关批文,既复杂又繁琐。我又去兵部查阅档案,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批文有存档,是护国寺方丈了尘做的担保,理由是佛法交流,限期一个月。”

赵箭噗了一下:“限期一个月?他们都快待满一年了!”

“我又赶去了护国寺,”雷鸣的神情更严肃了,“方丈大师了尘跪在大雄宝殿的佛像前,对天发誓,根本没有这件事,如果他有一个字的虚妄,就永生堕入畜道。”

钟云疏、沈芩和赵箭三人面面相觑,本以为雷鸣费尽周折,总算要水落石出了,万万没想到,又横生枝节。

“这是原话,一字未改。”雷鸣一拍矮几坐下,垂头丧气得像斗败了的公鸡,“哥,我这几日基本都在马背上,走路都杠着腿,最后来这么一出!”

“除此以外,还有什么?”钟云疏提醒,“让你没收的那些香呢?现在归置在何处?是否有稳妥之人看管?”

雷鸣立刻点头:“娘亲差点被这香给害了,我自然不会小瞧这个东西。现在大理寺库房的天字阁里,专人看管。”

“大理寺也非铁板一块,”钟云疏提醒着,心里七上八下,连夜枭队都能出叛党,其他地方更不能让人放心。

“那是当然,”雷鸣又悄悄从衣袖里取出一个小巧玲珑的香盒,八角莲花形,每个立面都有暗锁,“我身上也藏了几块,你们瞧瞧?”

说着,就把香盒打开,六种不同颜色、中号毛笔的笑尖大小、拇指粗细的香,躺在里面,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极缓慢地弥散开来。

沈芩看到香,条件反射似的浑身一激灵,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没话找话地问:“这是……”

“回流香,”钟云疏极平静地回答,“点一塔回流香,置于配套的香炉里,就能发现这香的细烟不是自然向上,而是向下流淌的。”

“这一塔可以烧一整日,”钟云疏看到颜色各异的香,“因为这些是证物,而且很可能是特殊用途的香,所以还是收好。”

沈芩晕乎乎的大脑,忽然在那些香收起来以后问:“那日在沈宅,嘱咐没收的是那种细香,雷鸣雷大人,你是不是没收错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kcnp/show/5895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