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女配

天下第一千金大小姐 第183章_秋至叶黄

武十郎坐在县衙大堂里,翘着腿。

“县衙待久了,做梦都觉得自己变成日日断案的文官了,富家庄其实也没什么意思,不就是一个人人都忙着揽黄金的地方么,我现在就想回京城去,咱大小姐是为什么没有封妃呢!”

副官杨少卿也跟着叹气,“大小姐把咱们弄来驻守富家庄,这么大的事情办成了,居然一个位份也没捞着!”

“太后不在京城还是不行啊,管不着啊!”

“这个事我寻思啊,没准就是因为大小姐把咱们弄来了,才没封上妃的!”杨少卿小声道。

“这话怎么说的……”

“您想啊,富家庄什么地方,天下金库啊,驻军是楚家军,大小姐再随便封了一个什么位份,等太后和娘娘一走,这地方成了楚家后花园了!”

“喝……可不是!”武十郎刚赞同立刻反驳,“不对啊,这地方既然驻了楚家军,那更应该给大小姐一个位份啊,一定得娶到家里才行啊,不然这地方才真成了楚家后花园!”

“咦……这也对啊!不知道皇宫里的人怎么想的!”

“反正太后和娘娘是奔着收拾富家来的!”

“我看咱们啊倒霉!看着是一份好差事,其实最倒霉!咱们的军费啊,大小姐走之后一直都是从富家钱庄支取的,你这算什么事,咱们其实被富家养着的啊!”

“可不是嘛!我天天寻思的就是这个事!”武十郎放下腿敲着桌子,“咱们从一开始来打破金猪开始,楚家和朝廷可没给咱们花过一纹钱啊!咱们就是吃富家喝富家的住富家的!”

杨少卿贴到武十郎耳朵边,“其实也没事,皇家不是也吃富家的喝富家的嘛,更何况咱们!没什么大不了的!”

……

“哈哈哈,听着就觉得有意思极了,真想瞧瞧那个水中月是何等的奇女子,这大宅里的故事可比宫里的有意思多了!”庄妃难得嗑一回瓜子。

才高兴片刻,庄妃又恢复了焦虑的神色,“现在是好时机,富家大宅的家主们为家事闹的鸡飞狗跳!这时候里外夹击正是打击富家的时候!”

“娘娘……”繁花跪地身子又伏了下去。

“谋划了这么久,总得看见些结果……”

“娘娘,奴婢害怕!”

“没出息的东西,你怕什么!”庄妃呵斥。

“小人越发觉得这富家深不见底,是个可怕的大家族!”

庄妃猛的抽了一口气,“就是这样,才要挫一挫富家!”

“娘娘,奴婢瞧大太太富小尔是个颇有胆识魄力的女人,处理事情理法和人情并重,水中月一事,她对抗老太太也保住了水中月把她留身边,让她后半生安稳无忧。牵扯水中月一事所有少爷家的奶奶太太们,此时都息事宁人了。富家有样的太太掌家,再怎么乱怕是也乱不起来的!”

“嗯……正是,正是,所以要赶快行动,再晚些,富家掌事太太们就要把家里收拾出头绪了!”

“你这就让季月赶快去给她死去的伙伴春雨讨说法!”

“是!”繁花应着起身,正要出门的时候,庄妃叫住繁花,“繁花,当初坐船前来的时候,本宫可一点没想过事情会一点一点变成这个样子,既然无可回头了,前路是刀山火海也得走下去!”

繁花回头,回来跪下再拜,“奴婢明白!”

“咱们不能一直在富家庄在富家待下去,咱们要努力赶快回京城啊!”

“是……娘娘!”

“那个季月,富家人是不会放过她了,她一个注定命不久矣的人,咱们要利用她最后的求生欲!”

繁花蹙眉在努力思考,“娘娘我懂!”

“懂了就去吧……”

……

繁花再见季月。

“你可准备好了给你的小伙伴春雨讨说法了?”

季月点点头,从怀里拿出另一张纸放在繁花面前。

繁花看了一眼这不是之前写的那张。

“你主意可真多啊!”

“小人不敢有主意,春雨一家已经消失了,再追究也无意义!”季月写道。

吓!季月居然变卦了,繁花在屋子里转悠,“你娘呢,这院子里人都去哪了?”

季月不做答,也不会做答。

“你怕了,怕你一家子跟春雨一家子一样?季月你自己干多少事,应该明白,富家如何都不会放过你们一家子了,好好的跟随娘娘许是还有一条活路!”

说时迟那是快,季月从袖子里抽出一把短刀,冲着手腕就拉下去,血立刻涌出。

“啊!”繁花立刻慌了神色,“你干什么,来人啊!来人啊!”

这大院子里此时就季月和繁花两个人。

繁花掏出手帕子要捂住季月的手腕,季月只是躲开。

“你干什么,要害我弄死了富家的丫鬟!”繁花大叫。

季月从怀里掏出另一张纸,扔给繁花,只见上面写着,“人各有命,只是如何也想不到命是如此!”

季月看着繁花可怖的微笑,在院子里跑,血染过回廊,滴在杏树下,繁花在后面死命想要抓住她。

繁花累了,终于使劲一扑抓住了季月浸满血点子的裙摆,两个人栽倒扭在一起,繁花捧着季月苍白的脸,轻声说道。

“季月,我懂你,你把这件事办好了,我用性命向你保证一定求娘娘让你的情郎带着你离开富家离开富家庄,你们随便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做小买卖,过快活日子可好?”

一滴泪从季月眼角划过。

“季月你的命才不是这样,你是太后和娘娘都能看中的人,不是这世间的寻常女子!你一定会逢凶化吉!会嫁给心爱的人,会生儿育女!”

季月苍白的嘴唇在颤抖。

“聪慧明达如你怎能和世间庸碌的女子一样,轻易的求死!你要活着,你要笑着活着!”

繁花把季月抱起来,“曾经我眼睁睁的看着亲姐姐死于乱棍之下,没有任何办法,今天我不会让你死的!”

繁花撩开衣下摆,扯内裙,上等丝绸的内裙文理细密扯不动,繁花使劲的咬,嘴角拉出了血,终于扯下一条,紧紧捆在季月手腕上,然后背起季月,跑出院子一路大喊,“来人啊!快来人啊!喊郎中!”

……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kcnp/show/5576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