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女配

丫头,不要跑 第七章:管他校草校树的,我要睡觉!

“一晴,醒醒!”有人推她的胳膊。米一晴不情愿地睁开朦胧的睡眼,是圆圆。

“圆圆,今天是星期天,让我多睡会!”一翻身又重重地倒在床上。

“可是,今天有篮球赛,九点钟准时开始。咱校篮球队和体校篮球队的对决赛。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而且咱校篮球队的队长就是那个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那位校草。”

“管他校草,校树的,圆圆我要睡觉!”

“啊!一晴,起来吧,赶紧去抢占位置。”庞圆圆哀求道。

米一晴哼了一声,又沉沉地睡去。

“也是,她这几天真倒霉,也不知道被哪个挨千刀撞的,找到那个人我一定杀了他!”庞圆圆同情地看向床上的米一晴。

“对,杀不死也要骂死他,用唾沫星子淹死他!”小胖圆气愤地握紧了拳头。

“啊呀,隔壁的女生都走空了!”庞圆惊叫一声。

同情的看了看米一晴:“一晴,可别怪我重色轻友啊,只是那校草魅力太大了,对不起了,我也赶紧去了。”急急忙忙冲出宿舍。

米一晴的头还是很沉,那天回来以后头痛得厉害,浑身冷得直哆嗦,发烧了。下午的时候去了医务室打了一根退烧针,开了些药回到宿舍晕晕乎乎地就睡着了。

昨天,烧退了,可是浑身轻飘飘的,没有力气。

这几天的课也拉下不少,心里有点着急,无奈浑身一点的力气都没有。

一想起那天的事情,米一晴从心底里冷得哆嗦,天底下居然有如此不讲理霸道的男人,撞了人不道歉反而动手打人,简直是畜生都不如。

有时候,米一晴静下心来细细回忆当时的场景,那个人还真不是故意撞她的,在那紧急的时刻,她分明看到他急急地向旁边转着车把,为了躲避她,奔向旁边的水坑。

就算撞上她纯属意外,那把她扑向水沟呢?难道是他英雄救美吗?

当时,她的耳边好像听到汽车飞驶而过的声音,难道真是他救了她?

不可能,一想到他那双有力的大手狠狠掐住她的肩膀,那像狼一样的眼神,还有他踹她扇她耳光的畜生模样,米一晴的心底就生出无限地恨意。

“畜生,永远都不要让我看到你!”米一晴心底暗暗地诅咒道。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个瘟神一样的男人撕扯着她的项链,她紧紧地护着脖子一下子就惊醒了。这几天老是做着这样的噩梦,也许是想妈妈了。

在家的时候,每当芬姨和米琪琪欺负她的时候,她总是不反抗,不哭不闹,默默地看着她们,没人的时候她会一个人悄悄地爬到西南那个大山上,静静地坐在白玉兰树下,旁边埋葬着她的妈妈。

她轻轻地告诉妈妈:“妈,我生活得挺好的,不用挂念我。只是我好想你,好想好想你!”

她从没看见过妈妈,当着芬姨的面,爸爸也很少和她谈起妈妈。

芬姨有一次恶狠狠地骂她是丧门星,说她克死了自己的妈妈,如今也要来害她们一家人。是的,在她们心目中自己的爸爸是她们的亲人,而自己则是她们的敌人。

自从那次她知道是她害死了自己的母亲,每当她看到父亲那憔悴的面容,她总是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她对不起妈妈对不起爸爸,她来到这个世界上是多余的。

如果时间能倒流,她宁愿选择不要降临这个世界,可是,她没有选择的权利。既然没有权利选择,那就好好地活着吧,就算是为了妈妈也要在这个世界上好好地活着。

不知道睡了多久,操场上传来震天的欢呼声。

米一晴晃了晃脑袋,脑袋嗡嗡的响。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钟,上午十点了。想起这几天落下的功课,脑袋立刻清醒了。今天是星期天,赶紧把落下的功课补上。

下了床,身子还是没有力气,头很沉,赶紧用冷水擦了一下脸,头发随便在脑后一拢,便披了一件校服,拿起书包向教室走去。

教室里空无一人,静静的。米一晴坐下来刚看了几页书便看不下去了,篮球场上一阵阵喊叫声传来,无奈放下书本。

这时候,教室的门推开了,庞圆圆风一样的刮了进来,脸蛋红扑扑的,眼睛里闪着光:“一晴,我去宿舍找你不在,一猜你就在教室呢。快起来,和我去看球赛,太精彩了。”

不容米一晴多说,一把拉住米一晴的胳膊就往外跑。

篮球操场上,四周的梯形台上坐满了黑压压的学生。

庞圆圆抢占了最前排,她拉着米一晴的手,悄悄地坐下来。

米一晴注意到四周的学生不仅仅是G中的,还有好多外校的学生,尤其是好多的女生。她们兴奋地冲着场上高喊着“加油!”有的居然跳起来,激动地冲着场上挥舞着手臂。

“一晴,穿白色球衣的是我们校队的,红色的是体校的。”陈燕低声告诉米一晴。

体校的学生一个个强健如牛,他们的体质明显地好于G中校队的学生。

经过上半场激烈的比赛,校队的学生明显的体力不支,奔跑的速度慢了下来,处于明显的弱势。

观战的G中学生脸上写满了失望,有人居然吹起了口哨。

这时一个穿着白色球衣的大个男生冲破防线,表现极其神勇,只见他右手带球,左脚前跨,一个漂亮的转身敏捷地躲过防守,直接起跳,腾空后长臂一回,球稳稳落入篮中。

全场一片欢呼,四周女孩尖利的加油声此起彼伏,庞圆圆拉着米一晴的手奋力的举起,高喊着:“队长,加油!”米一晴也被这热烈的气氛感染,情不自禁地高喊起来。

那个高大的身影回转头,米一晴吃惊地闭上嘴巴,竟然是他!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艾友也看到了米一晴,内心突然一阵狂跳,狠狠地看了她一眼,快速持球从直线杀入,越过场下体校防守的鲁深,把球往篮板上轻轻一抛,随即高高跃起,双手抓到进攻篮板,灌篮入筐。

全场观众惊得目瞪口呆。艾友回头冲着米一晴这边亮起一个明亮的笑容,接着,他疯狂地跑,跳,投,如入无人之境。

艾友刚才那迷人的笑容和那矫健的身手迷倒了全场的女生,她们兴奋地站起来,疯狂了,高喊着:“艾友,加油!我爱你,队长••••••”

米一晴捂着吃惊的嘴,呆呆地看着那如雄鹰般腾飞的身影,脸色越来越苍白。

她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刚才他那个明亮的笑容在米一晴的眼里觉得特别的恐怖,她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看看身旁的庞圆圆,她激动得涨红着脸,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上那高大英俊的背影。

米一晴低头悄悄地从人群里挤出来。

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槐树下的花坛边,这里离篮球场很远,她苍白的脸这时候才有了一点点红晕,长长地出了口气,那个人真是一个魔鬼,惹不起还是远远地躲开他。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kcnp/show/5576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