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女配

欢喜农家科举记 第494章_打听

从崔稚来了之后,魏铭不知从拿挤出来几天的沐休,陪着她在胡同里吃鸭子,往潭柘寺进香,绕到西山泡温泉,四处耍了一通,崔稚问他,“我还以为你会很忙很忙,进了朝里就没时间玩了呢!”

魏铭没有立刻回答她这个问题,看着天上悠悠的白云想了一下,“忙忙碌碌是一辈子,清清闲闲也是一辈子,我这一辈子虽然不能清闲,可是也不想过于忙碌了。我把该做的事情做了,剩余的时间,做我自己。”

云在天上散了又聚,聚了又散,崔稚说魏大人和从前真的不一样了,“更加沉得住气,更加稳得住神。”

魏铭呵呵笑,小啄了一口果酒,“这是夸奖。”

......

不过松快了没两天,又有人在早朝上提出要为内阁扩充人手,这次更直接地提及当前的首辅老大人,已经连续三次上书乞骸骨了,皇上应该尽快应允,然后提拔忠直能臣入阁,顺便连新一任的首辅也一并推出来。

皇上这一次看了那个出来说话的大臣几眼,问他,“累不累?”

魏铭听到这消息,是从翰林们口中,翰林们不少人百思不得其解,“皇上问这话什么意思呢?是说那个人多管闲事,还是因为之前两位阁老争首辅的事情,再次发生?”

大家议论纷纷,觉得两者兼而有之,毕竟秦张两位大战之后,导致今岁吏部派遣官员十分困难,今上和太子的意思自然是把秦张两派拆的七零八落才好,但是越是要拆解这些派系,他们越是抱团抱得紧。

魏铭若有所思,问了在朝上说话的人是谁,大家都没注意,可魏铭却注意到这个人,从前是沈攀手下一员,现在没有沈攀在,这个人会不会也另有归属,在替别人说话呢?

因为今上不悦的态度,这件事暂时又搁浅了,但是事情虽然搁浅,恐怕暗潮会涌动的越发厉害,估计要不了多久,如有推手的话,推手会露出面目的。

魏铭继续在翰林院修他的前朝史,晚上回家有时候能吃到崔稚亲手做的饭,有时候却能吃到她的外卖。

她最近准备把京城从东向西,从南向北地梳理一遍,所有吃得喝得亲尝一回,这是个重大的举措,她吃不了,魏铭和钱焦兄弟四个帮她一起吃。

不过这不是崔稚的主业,因为段万全要陪产没时间,她亲手开始布置京杭北段到京城的五景酿酒水,顺便帮左迅打听火器的下落,火器是没有什么眉目,但是在邬琪出事之后,山东举子在京城活动难得的频繁,把五景酿带起来一波。

现在京城五分之一的酒楼酒铺,都摆上了五景酿的酒,因为同为北方的酒酿,水土不服的情况几乎没有。

崔稚很高兴,当听说叶兰萧带人进京活动,魏铭准备宴请竹院来人,崔稚便赶紧把她的好酒全都拿了出来。

叶兰萧的意思,京城人多口杂,他们在魏铭的宅子里小聚一下就好,魏铭要当差,崔稚把这事包揽到了自己身上。

这天,她一早去了趟集市,亲自挑了一车的菜,回到家门口时,直接让焦武把车停到后门口,离着厨房近,搬运也方便。

崔稚因为卖菜的缘故,不能穿的太花哨,不然容易被卖菜的大爷大妈宰,穿了秋香色的褙子并白茶色的褶裙,梳了双环髻,乍一看,像个丫鬟。

卖菜的时候没人敢宰她,到了家后门,竟然有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走上前来,问她,“姑娘,是这家的仆从?”

崔稚上下打量她,她却凑着后门门缝往里看,崔稚不动声色地道,“是呀。您是?”

那妇人一笑,说家里做小生意,“姑娘这是往集市上买的菜吗?不瞒姑娘说,我们家贩了十几年菜了,专门给大户人家送菜!听说这院配给了那新科状元郎吧!我们也想沾沾状元郎的喜气,姑娘需不需要我家给府上送菜?必然不会比您去集上买贵的!而且都是上好的!”

大户人家的府上都有专门买菜的人,但是买菜的人多也不是从集市上买菜,而是从菜贩子手里,这样多了一道坎,下面的人虚报价,吃回扣,主家可不好查。

但是主子饮食这样的事,采买也不敢随便拿来闹着玩,必得是可靠的,信得过的老人才行。

这个妇人说她贩菜十几年,既然这么久了,必然有固定客户,自己找上魏家的门做什么?

从魏家来说,新来京城住的人要想和菜贩子打交道,一般也有牙人介绍,不然被骗了怎么办?

这妇人是不是瞧着崔稚年纪轻,魏铭又是寒门状元,在这糊弄人呢?想赚巧钱?

崔稚猜不清她的意图,但是这个人不对劲是真的,她也没空同此人掰扯,直接道,“我家吃饭的人少,不需要菜贩费事了!”

这妇人也不恼,问崔稚,“府上是只有状元一位主子吗?老爷老夫人没跟着吗?状元没娶妻吧!有妾室吗?”

这可把崔稚问得不得不多看她两眼,这是查户口呢?

她说都没有,“你想赚钱就找别家,要是想要打听事,先报上家门。”

她两眼锐利的盯着这妇人,这妇人没想到她说话这么透,眼神又怎么利,不由地怔了一怔,才又道,“姑娘说笑了,咱们就是做买卖的,不信姑娘去牙人那打听!我是瞧着状元在这住了好几月,也不找牙人买人联系事,这不自己找上门的吗?我娘家姓杨,都叫我杨六娘,姑娘若是用的着我,不拘什么事,开口就是!”

她说不耽误崔稚忙活了,转身走了。

崔稚看着这个杨六娘狐疑。这个人之前的话妥妥的有问题,但是最后又说随便问的话,又给这疑虑消除了几分,不像要给魏铭使绊子的样子,不过不论如何,崔稚不准备理会她,继续忙活去了。

她一共做了八荤四素,整整弄了一天,到了晚上魏铭先回来看见这阵仗,吓了一跳,“做这般复杂做什么?累不累?”

崔稚说累呀,“这不是你第一会在院子里请客吗?算是迟到的温锅了!”

魏铭被她说得,心里暖的不行,崔稚却没在意,想起来那个杨六娘的事情,告诉了他。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kcnp/show/5576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