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女配

十服界 第十七章

“在这里面吗?”清平看着草屋的破门,问道。

“嗯。你要的东西就在这里面,只不过……”陶思答道。

“只不过什么?”东篱接话道。

“只不过,你要想好,是否真的要进去拿?”陶思虽然神色淡淡,但是语气却并不轻。

“进去拿,会怎么样?”清平发问道。

“她是东皇一生挚爱,东皇是她生命中唯一发光的人。”陶思眼中没有焦点,他对众人开口说道,“只是他们二人,这一生,都互相折磨、相互试探,他们都太傲气了,傲气得没有一方愿意低头,没有一人愿意示弱。”

清平从刚才的幻境之中,也大致看出了这一点,只是她很疑惑——为什么陶思要说这些?这跟她要进去拿个东西有什么关系吗?

陶思当然知道清平的不解,于是,直截了当地解释道:“这个草屋,有桃花神最后设下的一道屏障。如果你要进去拿你想要的东西,就必须经历心魔的考验。这场考验可能会持续很久。”

“持续很久?很久是多久?”孙楠的心悬了起来。

“可能数年,可能数百年……如果不能及时抽身,这场考验就会一直继续下去。直到你彻底陷入幻境,力竭而亡。”陶思客观地说道,“已经死了不少修士了。”

“如何抽身?”落绮开口问道。

“不知道。”陶思摇了摇头。

清平笑道:“桃花神不愧是东皇的心上人啊,和他一模一样,喜欢设置幻境!”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笑!”孙楠嗔怒道。

“我破过东皇的幻境,就有信心破桃花神的幻境。”清平不再多言,也不顾众人不赞成的态度,微笑着踏入了草屋之内。众人只得在此耐心等候,打坐修行。好在这里面灵气浓郁,就连预言力也十分充足,是个真正的修炼圣地。

而清平,刚一跨过草屋的门槛,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她漂浮在半空中,前后左右都是一片黑暗,她知道,幻境来了。

“你好。”一个略带俏皮的少女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你好……”清平有些犹豫,她不知道这是桃花神的残念,还是幻境的一部分,不过她还是开口了,试图和桃花神对话,“我是清平,你是桃花神吗?”

“嗯嗯!清平,我是桃花神,我叫陶夭。”没想到,这竟是残念!真的是有意识、可以和清平对话的一缕神识!

清平很激动,开口问道:“陶夭!你现在是一缕神识吗?你要考验我什么呢?”

“清平,没有什么考验。”陶夭开口道,“你和我聊聊天就行了。”

“聊天?”清平疑惑道,“聊什么呢?”

“我们来聊聊人生!”陶夭开口道,“你说,东皇这人怎么样?”

“东皇?”清平心道自己跟东皇根本不熟好不好!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一本正经地胡诌道,“我觉得他这人死要面子活受罪!”

“对!”陶夭的音调一下子抬高了好几个层次,“清平!你说得太对了!还有呢?”

“还有……他太傲娇了!”得到陶夭的肯定,清平进一步说道。

“对对对!”陶夭激动地道,“太对了!”

“不过呢……”清平自觉地往下说,“东皇还是很爱你、很在乎你的!”清平话落,陶夭却一下子没了声,四周一片寂静。

“陶夭?”沉默了许久,清平试探性地叫道,但是陶夭还是没有出声。清平只好沉下心,静心等待。

等了许久,陶夭的声音再次传来,只是此时的陶夭,已经不再是少女之声,而是成熟的女子之声了,声音中带着哭腔:“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

清平先是回想了一遍自己之前说过什么,然后肯定地答道:“是啊!旁观者清,我看得一清二楚!”

“你见过东皇吗?”陶夭问道。

“见过东皇的一缕神念,还有幻境记录下来的东皇。”清平如实开口道。

“那你……”陶夭声音沉沉地说,“去把,东皇,给我带过来……”

“啊?”清平不解地道,“东皇已经陨落了啊!”清平话落之后,留给她的又是一片沉默。

过了良久,陶夭采再次发声,此时她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沙哑了:“我要你,去把东皇太一给我带过来。”

听着陶夭低沉的声音,清平暗道不好:陶夭想要给他们的考验,莫非就是将东皇带来?可是……这完全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然而,此时,陶夭的声音已经转为咆哮:“本尊,要你!把东皇!给本尊,带过来!你听到了没有!”

“砰!”随着陶夭话落,清平的前方突然出现一团巨大的桃花花瓣!无数朵桃花的花瓣凝聚成的一个巨大的球,轰然爆炸!花瓣所过之处,空气扭曲,死气弥漫!

这是神的一击!这是神的怒火!这是神罚!清平感受到了每一片桃花花瓣给她带来的危机感!每一片都是神的奥义与能量所化!所以……每一片都足以让她致命!

看着密密麻麻朝她袭来的桃花花瓣,清平心中已经将东皇鞭打了一顿!她第一时间运转血瞳之力,试图唤醒她胸前的红色小马!这匹马,是她在神罚之中活下来的唯一希望!

还好,东皇给清平的小马并没有掉链子,马上发光,散出能量保护清平。而陶夭,刚一感受到东皇的能量,就收了手。一片由花瓣构成的、向清平袭来的滔天巨浪瞬间消失在清平面前。

清平松了一口气,见四周又无比安静了,疑惑地叫了声:“陶夭?”

过了一会儿后,少女的声音又传来:“我来了我来了!”然后,清平的眼前就出现了盛装打扮的少女陶夭。

“陶夭,你穿的是……”清平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嫁衣吗?”

陶夭一下子羞红了脸,垂下头,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清平顿觉心中苦涩,看着一片黑色中唯一的光亮处的红衣女子,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能默默地在东皇给的小马内注入能量,维持东皇的一缕气息。

陶夭低着头等了一会儿,不见清平开口说话,于是就小心翼翼地抬头,开口道:“我就知道……你会把东皇带给我的……”

清平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能继续维持东皇的气息。看着陶夭期许的目光,清平只能道:“他不能来太久,你有什么事就抓紧说,好不好?”

“好!”陶夭乖巧地点头,道,“好好好!我……”陶夭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该说哪句才好。见时间渐渐过去,陶夭急了,这才开了口:“我跟陶思什么也没有,当时我快被你气死了,然后……我只是想要气你!我一点也不喜欢他!”

草屋外,一直守在门口的陶思,没有焦距的瞳孔一凝,身影僵硬了一瞬间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还有!我特别讨厌你身边的那些女仙!一个个都是庸脂俗粉!哼!”陶夭的小脸皱成一团,从之前的紧张不安、手足无措变成了气鼓鼓的状态,看起来就像一个吃醋了的小女孩,想要人家给她糖,哄她开心。

“包括!那个姓女的!也是!庸脂俗粉!”陶夭咬牙切齿地强调了一遍。陶夭明显不想再多提此人,于是结束了这个话题,开启了下一个,“其实……那天……那个……就是在柳林的是我……”

陶夭的脸红彤彤的,又垂下了头,有些委屈地道:“你是不是到现在都以为是她呢……是我啦,真的是我啦!”

其实,东皇的力量所化的这匹小马救过她,她其实并不舍得这样“浪费”东皇的力量——仅仅用于给陶夭“谈情说爱”。所以清平开口道:“陶夭……东皇快要走了……”

陶夭闻言,突然慌张道:“等等!等等!东皇!我们的孩子!”

“孩子?”清平疑惑道,“东皇不是没有孩子吗?”

“有!有!我们的孩子!在魔服!在魔族!我们的孩子!”陶夭急急忙忙地开口。

“那……东皇的传承是不是应该留给他的孩子?”清平叹了口气,十分舍不得唾手可得的上古传承。

察觉到东皇所剩的力量已经减半,小马已经不再是火红的颜色,明显淡了许多,清平赶紧收回血脉之力,对陶夭道:“东皇……不得不走了。”

陶夭一愣,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挥挥手道:“你身上既然有东皇认可之息,本尊便不杀你了。你走吧。”

清平道谢后,就转身欲离开,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看着沮丧的陶夭,问道:“你的孩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陶夭闻言,猛然抬头,看向清平,木然的神色轰然崩塌。只见她紧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清平所说的话,然后开口问道:“你能为本尊做什么?”

清平勇敢地对上陶夭审视的目光,扬起自信的笑容,道:“桃花神,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好像被困在这里了。正好你又不打算杀我,让我帮你个忙的话,不就更好了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kcnp/show/4140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