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女配

不要召唤我 第一百三十章_叛徒

湿滑的林地之间,一队全副武装的战士正向前奔刺前行,为首的中年剑士疾呼着催促着稍微落后的人:“快!前方有大量的魔力波动,应该就是那里了!同学们都在等着你我们的支援啊!”

“是!!”整齐划一的回答声在这大雨之中响彻。

然后,他们停了下来。

这里是一片空地,四周被密林所包围,没有同伴,没有战斗,只有一地湿滑的杂草以及天空中依旧飘落着的雨点……

“这是……怎么回事?!”

中年剑士怔怔地来到这片空地的中央,身后的一众同伴也都是惊惑不已,跟在他身边的那个雀斑少年咬了咬牙,低声道:“埃硫特班长,恐怕……我们中计了。”

“塞克……”埃硫特班长猛地回忆起之前看到那通信兵时的种种不对劲之处,“塞克!那家伙难道是叛徒吗!”

“几位终于来了,要知道,这个墓地的位置,我们可是斟酌了很久呢。”随着一个清淡如风的声音响起,一袭白衣的奥罗拉缓缓从一颗大树后走出,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伪装成通信兵的噬魔,以及那四个元**形精灵。

埃硫特班长的瞳孔猛地一缩,怒视着他身边的“通信兵”:“塞克!为什么要欺骗我们!”

“还请不要把‘叛徒’这个词,用在你们死得最有价值的一位同伴身上啊。”奥罗拉轻然一笑,打出一个响指,“通信兵”即刻溶化为一滩软泥般的银色液体,在地面上缓缓蠕动着,如同鼻涕虫一般。

“怎么可能!通信兵的位置一直是最为隐蔽的!”一众战士纷纷大惊失色,脸上尽是难以置信的神情,“难道……我们的行动从一开始就被监视了吗!你这家伙,究竟用了多少侦察生物!”

奥罗拉摊开手,接住天空中落下的雨滴,嘴角划过一道优雅的弧度,“不多,就一个。”

埃硫特看着他摊开的手,又看了看天空中的大雨,如同顿悟了多年难以理解的问题一般,大喝道:“这雨果然有问题!在刚进来的时候,明明是晴空万里,转眼间却下起了雨,可是……难不成你还能用召唤术控制天气不成!”

“不,你们错了。”密林的另一边,伊贝卡款款走出,身后十八只刚进化到高阶的僵尸恭敬地立在她身后,“奥罗拉的召唤术,是会颠覆你们的认知的。”

一个小时前。

“剩下十九人分为了六人一组,呈三棱形包围过来,其中一个实力在战灵初阶的强者居于正中的那条线,对于外界的警惕度极高。”奥罗拉随意地倚靠在树干上,嘴角带着掌控全局的胜利微笑,轻声念道。

伊贝卡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就在刚才,奥罗拉将整整十只大型水精灵召唤出来,又利用反重力魔法将其抛射到天空中,分解成无数水滴,形成这场覆盖了整个场地的人工降雨。

只要接触到了这雨水的人,其信息就会自然反馈到身为契主的奥罗拉脑中,凭借着这一场大雨,奥罗拉便清晰无比地完全掌握了对方的动向,而且还绝不会被他们察觉到!

即便觉察到了,他们也根本无法避免让自己免遭雨淋,也就是说,从一开始,这场战斗的主导权,便已经死死地掌控在了他们这边。

这样的手段,伊贝卡过去闻所未闻,也正因为此,才使得她感到这个男人越发可怕起来,如果作为敌人跟他进行生死对决的话,指不定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死在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招式下。

“这些……都是你从梅尔蒂斯大师那里学来的吗?”伊贝卡不禁问道,如果是梅尔蒂斯亲传的战斗方式,那她倒是会感到理所当然一些。

然而,奥罗拉却是笑了笑,“那倒没有,师父只是教会了我‘方法’而已,刚才的那些战术,只不过是我一时兴起想到的罢了。”

看着伊贝卡难以置信的表情,奥罗拉摇摇头道:“永远不要被常识束缚住你自己的创想,召唤,真的是一门很大的学问,天才和庸才之间的差距,就在于你能否真正在思想上跨出这一步。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先完成我们的狩猎吧!”

“居然……居然是这雨!”一个战士颤声叫道,向后退了两步,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在水洼之中溅起一身的泥,“难道我们从一开始就输了吗!”

“不,你们真正的败局,是输在了对于这里是否有原始生物的认知上面。”奥罗拉淡然笑道,“既然知道这里本就是投影出来的场景,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小松鼠之类的生物呢?嗯?”

埃硫特神剑一绷,咬牙道:“那只松鼠果然有古怪吗!可是……为什么它身上没有丝毫魔力契约的痕迹,而且我明明已经把它给杀了……”

“重点正是在于此啊!”奥罗拉高声压过他的话,“在确认到它已经被抓之后,我就断绝了跟它的契约,所以你所看到的,的确只是一只恢复了自由的松鼠,可惜的是,你把它给杀了……”

“虽然断绝了契约,但是这种行为并不会导致分数的降低,在看到奥罗拉的分数确实降下十分之后,我们就已经可以确认它的死亡……”伊贝卡补充道,“既然你会将它杀死,就证明你们会对这种生物产生疑心,也就是说,在那个通信兵下一次遭遇到同样的生物之后,自然不会请示,而是直接对其动手。”

“要杀死噬魔,必须用上一击必杀的实力,而如果只是用对待寻常小动物的心态去动手的话,结局,你应该已经看到了吧?”奥罗拉轻瞥了一眼在其身边不断变幻着形态的这只噬魔,朗声道。

埃硫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将身上的那块令牌翻出来,看着上面满满的裂纹,仿佛即将破碎一般,浑身都开始微微轻颤着,低声呢喃道:“都……死了吗?”

“如果没有把那些碍事的家伙逐个清理掉的话,我们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奥罗拉将手一挥,指向这群被团团包围起来的战士,“至少在让你们跟他们团聚之前,做了个明白鬼,也算是同学一场了。”

得到奥罗拉的指令,四个人形的元素精灵便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各自施展起风格迥异的元素魔法,同时伊贝卡的僵尸们也都冲杀上前,与这些残余的战士战成一团……

在场的虽然都已经是主力队伍,但实力普遍都只是在战魂中阶或是高阶而已,加起来也不过七八人,面对十八只高阶僵尸围攻,本就已经够呛,偏偏场外还有着四个强横的元素精灵,不断向他们释放着大规模的群攻魔法,炎爆冰柱暗漩光炮四处绽放,将他们本就残余不多的斗志给彻底土崩瓦解。

但,唯一例外的,便是埃硫特,作为一班之长,他的实力已然是达到了低阶的战灵,此刻疯狂地对着周围或退缩或倒下的同伴咆哮着:“你们这些废物!拿出你们该有的气势来啊!死去的,可都是你们的同学,是你们昨日还在欢聚的同伴!是兄弟!这种时候,你们却要丧失作为一个男人最起码要为兄弟复仇的尊严了吗!”

“开山崩!”

一声巨喝,一道圈形的沉重剑光向着四面八方猛地扩散开来,将把他们团团包围起来的僵尸们全部震飞出去,甚至那些飞射而来的元素魔法也都在这狂暴的一斩之下崩碎成原始的能量消散,在这一刻,这里彻底成为了一片真空地带。

就在所有人以为他只是怒到极致,从而爆发性地发威之时,埃硫特却是抓住了这一瞬间的机会,猛然向后方的伊贝卡暴刺而去!

此时的伊贝卡,已经将僵尸全部都派遣出去,力图尽早将埃硫特这个最高战力耗死在战阵之中,却是没有给自己留有任何后手,面对这战灵级别的全力一刺,没有任何的防备!

埃硫特的这一选择,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虽然他此刻确实已经极为愤怒,但也清楚如今的局势,奥罗拉身边始终有那四大元素精灵环绕左右,根本难以突进,他所能做的,只有将这个没有任何防御的女孩给杀死,来自那些僵尸的压力一旦去除,他们甚至有着反败为胜的可能性!

空气中飘落的雨点在此刻宛如静止成了一颗颗水滴,被剑刃上散发出来的极强剑意给蒸腾成蒸汽,脚下的污泥带着被洗净的草叶被卷入到那强横的罡风漩涡之中,被那狂暴的剑芒给撕扯成无数的碎渣……

速度虽然算不上风驰电掣,但被其强大气息锁定了的伊贝卡,却是绝对无法避过这一剑!

“死吧!”埃硫特爆发出最后的狂吼,像是要将这具躯体之中的全部力量,都贯彻到这一剑之中,将眼前的敌人给彻底轰杀至渣!

嗤!!

一声极为清脆的长剑入肉之声划破长空,伊贝卡瞪大了双眼,脸上沾染了一片鲜血,玫瑰色的瞳仁微微颤抖着,看着眼前这个脸上依然带着疯狂神色的男人,缓缓在自己面前倒下……

他的背上,插着一柄长剑,直接以狂暴之势从肩部斩下去,一路撕肉斩骨,将心脏位置绞杀成了一堆肉块,鲜血染红了地面,被大雨给缓缓冲刷着向四周蔓延开来。

握住这把剑的手轻轻颤抖着,这个脸上还长着青春期雀斑的少年,满脸的张皇失措,但眼中,却是极为坚定,看向伊贝卡,颤声道:“伊贝卡学姐……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

伊贝卡呆滞了一般看着这个少年,直到现在,她才将他给认了出来……

“瑞安?”

PS1:不知道瑞安是谁的,详情请看第九十章第11段。

PS2:关于为什么王丁跟黑朔两人越阶斩杀一个黑武士就艰苦无比,瑞安越阶杀一个人就如此简单我有必要说一下,免得又有人无脑开喷了。第一,王丁跟黑朔当时手上是凡铁,而黑武士是两把对人级武装,有装备上的优势;第二,亡灵即便刺中了心脏,也不过是器官受损的程度而已,但人类如果是受到这样的重创,必然是会当场死亡无疑了;第三,埃硫特对于身后这些跟他站在同一战线上的战士是毫无防备的,后背上根本没有考虑过任何防御,以人类之躯挨上这样一击,自然也就必死无疑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kcnp/show/2299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