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女配

法师生存日志 第16章 夜有所梦日有所想

修利像是深水炸弹一般,突然坠入湖里,溅起无数水花,而此时此刻罗曼正在做一件和修利刚才一样的事情——中场休息。

看见在他面前炸开的水花,罗曼感受到了冰冷的湖水溅到他,兜头兜脸的淋下来,打湿了他冒汗的头皮和蓬松的银发。

罗曼静静的喝了一口水看着不停出现涟漪的湖面,水滴从他塌下来的银发那里滴下来滴在他守了一整天擂变得灰蒙蒙的白袍上面。

湖面出现了剧烈的涟漪,湖里面冒出来的人头让罗曼也有些猝不及防。

罗曼咽水的喉结停住了,他看见修利在香巴拉法师的协助下狼狈的爬上岸,修利甚至连自己这个仇敌都没有看见,神色憔悴的走了。

看来修利的对手,摧毁了他的精神。

罗曼把水咽下去,水混杂着他黏稠的唾液变得润滑滑进他的喉咙里,有种预感在他的脑袋里面暴沸升华,他的目光开始锁定周围的人。

擂主被轰下来了,挑战者应该也在附近。

罗曼突然站起来,香巴拉的法师以为他准备好进行下一场的擂台赛了。

“哪里是最高的露台!”

所以为了拥有更加宽广的视野除了打开人原本的眼角,还有一种方法就是站在高处。

他喜欢站在高处,因为他可以看到全部。

“你还有擂台!”

香巴拉法师被罗曼撞开了。

“我没有忘记那个愚蠢的擂台。”

但是,罗曼的意识里,他突然很想知道那个直接摧毁了修利的骄傲的人究竟是谁?

打败和摧毁是两码事。

有的人无法摧毁,即使他们被打败。

就在罗曼突然寻找高地瞭望远处时,特蕾沙刚好从他眼皮下走过,那头耀眼的红发无论在哪里都可以狠狠的抓住别人的眼球。

罗曼定住,他静静地透过夜视镜看着特蕾沙脸上的血痕在他眼下一掠而过。

这一定是罗曼少有安静的看人,他看着她脚步有些不稳像是脚上有伤一样,辫子一甩一甩的像是蝎子迷惑猎物的尾针一样。

“特蕾沙。”

他好像被迷惑了一样突然开口,他从来没有问过她的名字,但是鬼使神差的他就开口了。

特蕾沙站住,她现在最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又脏又狼狈。

但是不可否认,她没有掉进湖里,因为这样她可以很勇敢的转头面对那个男人。

这个声音真的是魔音入耳。

她还是记得罗曼这个人物的。

“我只是很惊讶,你竟然认识我。”

她侧过头轻笑到,特蕾沙微笑是一种礼貌,没有别的意思仅仅客气戒备。

“知道你的名字不难。”

夜晚,有月光,罗曼双手撑在楼梯扶手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他的额头上,身上白袍的纹理泛着白光,看着露出侧脸的特蕾沙。

她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点点头,和他做了一个回见的手型。

他刚刚还有些忐忑的等着,这个伶牙俐齿的女人会说些什么……罗曼的嘴动了一下。

“喂,你挑战了修利。”

他说到,他差点忘记自己的目的。

“……你怎么知道的。”

特蕾沙想起修利被香巴拉扶走了,罗曼在这里应该看不见修利。

那他是怎么猜出来的?

听到她声音里面微弱的疑惑,罗曼突然发现让特蕾沙困惑会给他带来不少的满足感。

“很多事情不难知道。”

他知道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心底的炫耀成分,奇奇怪怪的。

“那你真的是……很厉害。”

特蕾沙不咸不淡的回答他。

你,很,棒喔。

听到这里,罗曼皱皱眉头,她想表达什么?

特蕾沙脑后辫子一甩一甩的走了,微瘸但脚步很骄傲。

罗曼认为她说的话是无解的。

……

特蕾沙对着镜子用酒精棉球按压自己的伤口,她的膝盖上面的淤青怕是三天两头好不了。

她已经把自己好不容易凑够的分数呈上去给香巴拉核查。

上帝保佑。

躺在床上,她倒是回忆不起她对战修利的细节,她总是可以快速的记起站在高处露台和她对话的罗曼。

她无从得知她的名字是如何不胫而走的,她可以保证她是一个低调的人,所以罗曼在短短几次见面就知道了她的名字,这让特蕾沙很困扰。

这让她感到太不安全了。

如果用同理心来思考,罗曼是否和自己干过同样的事情。

为了增加她挑战的修利的成功率,特蕾沙应该说是相当的了解修利这个人。

在她眼中修利不仅是什么样的学生,他还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很显然修利并不能沉住气,虽然日常里面罗曼更像一个失心疯的人,但是从罗曼的擂台赛看来——他比修利更加的冷却。

罗曼还有几个擂主无一失守。

从光荣榜里面特蕾沙知道修利的力魔法成绩是很吃紧,因为他和追逐者的分差无几。

但是从无色塔的来看来,罗曼的成绩刺激得和滑坡一般,好的极好坏的极坏,似乎都不屑于掩饰自身对某些学科的厌恶一般。

罗曼的无所谓,就是无所畏。

他并不是一个好琢磨的人物,应该说他是性格的噩梦,因为他身上有太多性格的特征自身就俨然呈现巨大的矛盾。

特蕾沙翻了一个身,满脑子都是混乱的思维。

她现在腰酸背痛的,竟然还。能聚精会神的想着别的事情。

等等!等等!

她为什么在探究罗曼的性格?特蕾沙皱着眉头。

要疯了。

特蕾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合上了眼睛开始尝试让自己想象海洋的模样。

渐渐的特蕾沙精神开始松弛,她听见了遥远的海潮声,海浪拍打沙滩拍起的凉风。

待到特蕾沙陷入一片混沌的时候,她突然在飞速的离开海洋,她突然被兰泽拉住手跑进建筑物里面,她看着在身边飞速逝去的窗户隐约看到焦黑的窗沿,这大概是梦里的红塔。

特蕾沙在睡梦里想到。

突然兰泽停止把她往后拉

“别去前面。”

兰泽瑞姆说到,睡梦中的特蕾沙不想搭理她。

“罗曼在看光荣榜。”

兰泽补充道,特蕾沙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热血直直的往脑上冲。

她突然抓住兰泽在梦里面不顾兰泽的阻挠冲过那个拐角,眼前没有罗曼大刺刺的看红塔光荣榜的模样只有刺眼的白光。

特蕾沙猛的醒来,这种被梦耍了的感觉糟透了!

特蕾沙摸了一下脖子上面浮起来薄薄的汗,她就知道她隐隐感觉到的事情不是凭空瞎想的,事情可能就是发生了的!

“啊!”

特蕾沙愤怒的尖叫到,她早就知道罗曼可能去了红塔打量了一番,被人仔细打量的感觉真是糟糕。

清晨,鸽子被做了噩梦早起的特蕾沙吓到了,听着房间里愤怒的尖叫声鸽子不安的扑腾了一下翅膀。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kcnp/show/10695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