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女配

杀手皇妃朕来疼 第三十六章 博弈

寂月凉转过头,从那腰际抽出扇子来,敲打着于将军的额头,眼神阴蛰,“好一个疏忽,你的一个疏忽便是叫朕差点失去了帝妃,便是叫那伤害帝妃的真凶逍遥法外。”

“老臣之罪,都是老臣管教不严。”于将军一边说着,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寂月凉勾起嘴角来,露出一个笑容来,眯了眯眼睛道:“朕看来于将军是老了,连自己府中的守卫都管不好,何以管边疆的将士?”

于将军听此,浑身一震,抬起头来瞧着寂月凉。见他眼中无一分开玩笑的神情,便知当今圣上这句话是何意了。他抖动着嘴唇,半响也没有开口。

寂月凉比之于将军更是有耐心,且是寻了个亭子坐下。目光如同鹰隼,落到于将军的身上,“今日之事,于将军该给朕一个交代吧。”

“臣……年老力竭。”于将军捏紧了拳头,一个个的字仿佛是从牙缝之间蹦出来的一般。

寂月凉瞧着他,折扇落都那石桌上,“嘭”的一声响,在这寂静的院子里尤为的明显。承翼低着头,眼角瞟到那于将军,不由的在心中道,皇上究竟还是厉害。

“嗯?继续。”

掌权了一辈子,忽的要他放出来。这是何等的艰难,于将军手上青筋崩起。他一世战功赫赫,名扬天下。但凡上了沙场,哪一次不叫敌人闻风丧胆、风声鹤唳,却因为生了这么个逆子!

“臣已无力掌管南蘘之兵,往皇上成全。”于将军咬牙切齿的道,偏生此时的一切苦都只能往肚子里咽。

寂月凉瞧着他,心中亦是在算计。南嚢此等倒是个易守难攻之地,驻兵十万。对于将军来说并不是大头,区区一个南嚢便就想要将今日的事情抹去。

“帝妃还未醒过来。”寂月凉轻扣着石桌桌面,缓缓的道,“五毒散,于将军可有什么好法子能解了这毒?”

于将军抬起头来瞧着寂月凉,见他眼底带着几抹戏谑的笑意。心尖不由的一颤,年轻的皇上野心倒是不小。“皇上这北祁之地,宽阔的很。老臣交给到他们手里,不放心。”

“北祁之地,确实不好守。”寂月凉淡淡的道,“这些年为难于将军了,于将军已经操劳了这么些年了,也该休息休息了。”

于将军低着头,眯了眯眼睛。皇上倒是野心大的很,一上来便要他北祁、南嚢两处的兵权。那北祁这地一马平川,别国想要攻打,尤是简单。如今周遭的国家皆是在壮大,各个皆是虎视眈眈。

“皇上,如今外忧甚重。北祁之地,轻易换了将领,许是要腹背受敌。”于将军额头抵着地面,极为恭敬的样子。

寂月凉哪里会想不到这一点,“这北祁之地,于将军经验多。朕自然是明白的,只是念着于将军终究是老了,总归是要有人接手。”

“老臣愿为皇上鞠躬尽瘁,肝脑涂地。”于将军说着狠狠的磕了一个响头,地面上当即便有了血迹。

寂月凉轻飘飘的瞧了一眼,便移开了眼神。左右时舍不得那点兵权,握在手里总归是有些保障。

“你为了朝廷已然牺牲良多,朕怎么能再叫你鞠躬尽瘁。”寂月凉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来,“于将军且坐镇做那北祁的军师如何?”

于将军愣了半响,心知皇上对那北祁是势在必得。只是这般给出去未免有些太亏了,他闭了闭眼道:“老臣有一事相求。”

寂月凉点了点头,“你且说。”

“俊心已年长,老臣恳求皇上能给他个军中的职位,也叫他历练历练。”

于将军在军中多年,其中的关系盘根错节。要叫那于俊心入了军队之中,再变成下一个于将军吗?

寂月凉轻笑一声,“于公子自幼偏爱诗书,倒不如在朝中做个世大夫。”

“男子怎可不去沙场历练,我于某的儿子怎么可做一个只动嘴皮子之人。”于将军瞧着寂月凉,眼底明明白白的写着若是寂月凉不同意,便是僵在这里。

到底是先帝的老臣,在他面前腰板都要硬一些。寂月凉端起茶杯饮了一口,面色一派的平静,却是忽的将那桌上的茶杯尽数都推翻在地。

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滚烫的茶水,沿着地面缓缓地流动着,空中氤氲着茶香。那茶水渐渐的流至于将军的手边,他却一动不动。

好似全然感受不到茶水的温度。

倒也是真的硬气,和这般的人倔下去,总归是浪费时间了。寂月凉一甩袖便走了,空落落的落下一句,“这件事,朕自会安排。”

马车晃晃悠悠,打京都的路上而过。寂月凉左手执白子,右手执黑子,自己同自己博弈。

“那于老将军将敢这般同皇上说话,叫奴才看今日心嫔娘娘受伤便是他亲自安排人做的。”承翼一边点燃香料,一边道。

寂月凉抬起头来瞧了他一眼,“这话不可乱说。”

“奴才明白,奴才就是气不过。”

寂月凉轻笑一声,落下一颗白子,刚才还扑朔迷离的局面立刻变得明朗起来,“朕收了北祁、南嚢的兵权,气不过的该是他才是。”

“可是他终究是臣子,怎可那般的嚣张。”

寂月凉瞧着承翼,“那倒不是嚣张,而是在与朕博弈。朕取了他的东西,他自然要讨一些回来。你见的多了,便明白了,该学的,便同承德学着。”

承翼点了点头,才转身出去。

再落黑子,又是另一番的局面了。一来一往,甚是有趣。可惜寂月凉的心思却不在这个上面,那棋子是由着玉石做成,夏日拾来尤为清爽。换做冬日里,免不得有些刺骨了。

捣衣宫地处偏僻,一路过去越走越是萧条。初时还能瞧见一些丫鬟,走的偏了便只能瞧见满地的雪了。皇上总不来这边,丫鬟索性也偷懒了。岚烟只觉那雪恐是有膝盖深,一脚深一脚浅的,不过几步路,鞋便湿了。

岚烟捂着手,吹了口热气。能瞧见白色的雾气,冻的手都有些僵了,仿佛不是自己的手了一般。好容易才瞧见那捣衣宫三个大字,却是极尽破败之像。岚烟微微皱了皱眉,竟是不知这里面究竟有没有人。

瞧上去和那些无人居住的宫室一样的落魄,岚烟走了过去,那捣衣宫里面倒是打扫的干净。地面潮湿,却是没了那厚厚的雪。走了进去才瞧见那院子里竟是开了一树桃花,岚烟不由的愣住了。且看那桃树生的枝繁叶茂,朵朵簇拥而开。若是不细看恐是会将它当做梅花,寒风乍起,枝叶晃动,落了一地的花瓣。

“你是何人?”

岚烟瞧得正是入神,忽的听见有人出声,被惊的跳了起来。转过头来才瞧见一白发苍苍的老人,胡子都要垂到地上了一般。瞧上去已然是耄耋之年,却依旧精神抖擞的样子。眼神如鹰隼,如利箭,在岚烟身上逡巡着。

这便是皇上提起的白发老翁了吧,岚烟朝前走了一步,恭恭敬敬的道:“奴婢受皇上之托,请求您救救心嫔娘娘。”

那白发老翁却是一言不发,转身便进了屋子。一派不欢迎的模样,岚烟咬了咬唇,正欲跟上去,却是正要靠近那门的时候,忽的一阵风吹来,“嘭”的一声,木门关的严严实实。

岚烟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好险。眼神落到那木门之上,心中免不得生出几分不耐烦来。这老人这般怪脾气,倒是嚣张的很,既是这般,她岚烟才不伺候了。

转身走了不过两步,寂月凉的话便在脑海里转了好几遍。岚烟咬了咬唇,终究还是走了回来。轻轻叩响那门扉,“老人家,我家主子中了万毒散,若是你不出手相救,恐怕……”

话还未说完,那木门便开了。岚烟抬头一看,见那白发老翁靠在门上,微微皱眉,“五毒散?现在还有人使这样下三滥的毒?”

“嗯。”岚烟忙的磕了两个响头,“皇上说现如今只有您可以救我们主子了。”

白发老翁冷哼一声,依稀记起皇上年幼的模样。眼睛眯了眯,干脆利落的吐出两个字来:“不救。”

“你这人怎么这般?我好话已然说尽,你还要怎么样?”岚烟腾的一下便站了起来,厉声道,“见死不救可是医者之心?”

白发老翁却是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转身落下一句话,“谁说老夫是为医者,老夫曾经立下誓言,绝不插手宫里的任何一件事,你回去吧。”

岚烟握紧了拳头,一口气到了胸口上,竟是半响不知说些什么。好容易才吐出一句来,“我家娘娘不是在宫里中的毒,这样你可是要救?”

“哦?”白发老翁忽的起了几分兴致,拎起自己的酒壶一昂头便“咕噜咕噜”喝起酒来,抹了一口嘴上的酒渍,眯起眼睛来瞧着岚烟,“你说你家主子在宫外中的毒?”

岚烟不知他是何意,只能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在将军府中为了皇上中了一箭,那箭矢涂着毒。”

心下自是有了她的打算,皇上叫她来寻白发老翁,这两人许是有些渊源。便是点出娘娘受伤是因了皇上的缘故,想来这老翁为了皇上也会去就娘娘。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kcnp/show/1069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