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腹黑宠文

hello,首相大人 第九章 我要辞职

沿着拐角转出去,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双手插兜,站在落地窗前温和地等待她。

孟家的男人长得倒是好看至极,就是一个个都喜欢坑人!

安暖暖双手环胸,懒懒走到他面前,“副董是专门在这里等我的?”

孟正堂叹了一口气,“暖暖,我也是临时接到通知,再加上修斯希望我不要告诉你,所以……”

“所以副董就跟你这位好二弟一直瞒着我?看着我像个傻子一样被耍得团团转,你们是不是觉得很开心?”安暖暖冷笑一声质问。

“暖暖,修斯他毕竟也是为了你才回来的,真的不能给他一次机会吗?”孟正堂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随即眸光变得深沉。

安暖暖微微耸肩,“是他找你来劝我的吗?”

“暖暖,我只是不希望你们俩走到今天这一步,当初他是真心要娶你,尽管我也不明白为何最后他会抛弃你……”

这句话看似无意的话踩中安暖暖的痛点,已经五年了,原来还是会痛啊,即使表面强悍如她,也有不愿去回忆的往事。

“副董,谢谢你的关心,可惜我跟他已经不可能了。我想这里也已经不适合我继续留下去。”她认真地说,“我会马上写好辞职报告呈交给您。这段时间,感谢副董的赏识。”

说真的,孟正堂算是对她好的人了,如果不是这份高薪收入,她也不可能把宁宁和心心养大。

见勉强不了她,孟正堂只能接受她的决定。

辞职报告才打了两行字,林小小就呜呼哀哉地奔过来,抱着安暖暖痛哭,“老大,你走了我怎么办?我们团队怎么办?再说了,你可一直都是我心中的女神啊,我舍不得让你这样离开!”

“傻瓜,”安暖暖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我走了之后,这位子将来就是你的,等你坐上总监之位,以后全公司的美男你都可以随意染指!”

“老大,”林小小忽然一脸惊恐地捂着嘴,“莫非,宁宁和心心就是你染指了某位美男得到的结晶?”

“你再胡说八道……”她气不打一处来,拿起文件就去敲林小小的脑袋。

表面笑闹着,可安暖暖心里始终有些伤感。

毕竟在这里认识了这么多好朋友,突然就要走了,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桌上的手机响了,安暖暖凑过去看了一眼,一条简洁利落的短信跳了出来。

“你在哪?”

手机号看上去虽然眼生,可这语气她是一点也不陌生。

全世界大约只有一个男人会嫌多说一个字就累死。

她飞快地回过去,“在公司。”

没过一会儿,手机又响了。

这一次更过分,只有两个字,“回来。”

她已经能够想象出赫连冷奕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了,必定是带着平日冷峻的气势,薄唇微翕,不动声色,一副冰山至死的模样。

“偏不回……”她小声嘀咕了一句,抬手就把手机横扫进了抽屉里。

他又不是她老公,管得宽!

十指如飞地打完报告,安暖暖下意识地伸了个懒腰,手上忽然蹭到了什么东西,带着硬硬的,还有些渣渣的触觉。

她下意识地五指并拢,又细细摩挲了一下,好像有温度……再往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含住了她的手指,她呆了呆,立马脸上一热,差点尖叫出声。

“你怎么在这儿?”

刚刚被她尽情地摸过下巴,又摸到嘴唇的男人一脸无辜地指了指腕表,“已经下班了。”

她这才发现四周的人早已全都走光了,难怪孟修斯进来没人提醒她。

糟糕的是,她指尖的口水还保持着温度,所以刚刚是……他轻薄了她?

她蓦地有些恼火,这个该死的前夫!

还没来得及问罪,孟修斯已经走到她座位前,沉声道,“你要辞职?”

他逼得这么近,结实的胸膛上腹肌在衬衣下隐现,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年轻男人迷人的荷尔蒙,如果是林小小,估计这会儿已经开始喷鼻血了吧。

她冷静地往后倒退,双手撑在桌子上,一脸戒备地盯着他,“我已经跟副董提出辞职,他也早已答应。总经理如果有异议,不妨去找他商量。”

他愣了愣,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我不在的这几年里,你跟我大哥走得很近?”

这是什么话,大家都在一起工作,自然是走得比较近。

“就算是,可那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她冷冷回答。

“我听说……”他艰难地开口,“大哥一直都很欣赏你,对你也很照顾?”

她忍不住笑了,“孟修斯,五年前的你,可没这么小气,你该不会以为你抛弃了我,你们孟家上下都要跟我断绝往来吧?你大哥是个谦谦君子,比起你这种人,可是要好上太多。”

孟修斯眼中再度闪过受伤的神情,可这样的他,真是让她看不懂,明明婚后出走的人是他,抛弃她的也是他,怎么倒头来,他反倒一副无辜的模样?

抽屉里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了一阵节奏轻快的音乐,“请接电话啊——美丽的小姐——”洪亮的声音冒了出来,令她脸色一黑,首相府管家的王媛就这副审美?这彩铃也太难听了吧?

冒着被噪音骚扰至死的生命危险,安暖暖飞快地接起电话,“喂?”

“安小姐,首相大人吩咐我,请您今天务必早些回家,赶上府里的晚餐。”

“是,我这就回去!”

一想到赫连冷奕那张冷峻的脸,安暖暖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如今寄人篱下,还是顺从一些的好。

“你现在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不死心的孟修斯堵住了她的路,一脸狐疑地打量她,他可不记得她有叫做“媛媛”的亲友。

安暖暖咬着牙,隐约有些不耐烦了,“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你到底闪不闪开?”

“暖暖——”到最后,他的声音已经隐约带着几分哀求了。

安暖暖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一个闪电般地拖住他的双臂,一个利落的过肩摔之后,“轰”的一声,孟修斯像条死鱼一样地躺在地上呻吟。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fhcw/show/9547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