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腹黑宠文

妃逃不可:王爷跟我走 第三章 死而复生初相遇

夜凌希定定的坐在棺木中,眼睛直直的盯着穆晴风,脸上的表情僵凝而淡定,双眼中眸光冷戾而漠然。

穆晴风饶是见多识广,又天不怕地不怕的,仍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夜凌希究竟是死尸呢还是活人?

倏地,夜凌希弹身而起,直直的伸出双臂,五指成抓的向着穆晴风袭去。那劲道带着呼呼的冷风,那眸中蕴含着冷戾的杀气。

穆晴风身形一闪,避过夜凌希的这一冲杀,随即身形一转便将棺盖推了过去,将夜凌希紧紧的卡在了棺材之中。沉声喝道:“夜凌希,你就算死的不甘心也不该回来闹自家!”

棺中的夜凌希一听此话,脸上的表情僵了一僵,直觉开口道:“夜凌希是谁?你又是谁?”

夜凌希此话一出,顿时惊怔了所有在场之人。莲儿与夜勋更是眼含热泪的扑了过来,双眸定定的望着她。

“希儿,我的希儿,是你活过来了吗?”夜勋老泪纵横的向着夜凌希伸出了手去,生怕这一切是幻觉,一触便消失了。

夜凌希眉头轻拧,脑中思绪一点点回笼。她是夜枭中的特工夜影,现年二十四岁,执行任务时被自己男人出卖,被对手穿心一枪毙命。难道她这是到了隐曹地府?否则没可能活下来!夜影转头打量着这四周物事,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直觉让她摇了摇头。

当视线回到喊她希儿的老人身上时,双眸倏地圆睁。古代武将装扮,再看他旁边那小丫头,更是古色古香的古代丫头一个,还有那个正冷眼盯着她的白衫男人,再加上周围那些古色古香的物什……

OMG!黄金档肥皂剧中的穿越戏码,难不成降落到了自己头上?夜影有了这一认知后,轻咳了一声,将目光转向莲儿,道:“你是谁?”

“小姐,小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的贴身丫环莲儿呀!”莲儿急急的说着。

夜影摇了摇头,便将眸光垂了下来。现在她很肯定,那种狗血倒灶的肥皂剧情真真的发生在了她身上。

夜勋一见夜凌希目光呆呆的垂了下去,急道:“希儿,我是爹,最疼你的爹呀!你不认识莲儿,总该认识爹吧!”

夜影仍是垂着眸光摇了摇头!

夜勋与莲儿相视无语,随之又喜极而泣。虽然小姐活过来后谁也不认识了,可好歹是死而复生了!而且看情形好像还不傻了。

“小姐,小姐,我就知道小姐不会狠心的丢下莲儿一个人走了,呜呜……”莲儿抱着夜凌希的胳膊呜呜哭着。

夜勋也一脸激动的看着穆晴风道:“王爷,王爷,快点松手,放希儿出来……”

穆晴风一挑眉,松手,然后拍了拍手,便冷眼旁观的站立在了一边。心中对这个死而复生的夜凌希生出了一抹好奇。清澈眸光中若隐若现透着一抹冷戾阴狠,她真是以前那个夜凌希吗?有趣!有趣!

在莲儿的扶持下,刚从棺木中爬出来的夜影,敏锐的感受到了穆晴风的注视,一个冷冷的侧眸甩了过去。见穆晴风毫无所动,便小声问道:“他是什么人?怎么如此放肆的盯着我?”

夜影认清了现状后,便速度的进入了角色。

她在现代不出任务时,平素就窝在沙发里看八点档的各种穿越剧。虽然每每都觉得很是狗血,却比那些不称头的特工片强多了,至少穿越剧是不可求证的,更能娱她一笑。而特工片,她本身就是特工,哪里会如电视上演得一般百枪射击都打不到,就算胸口中枪也死不了!切,自己不是就被一枪毙命了嘛!

“小姐,他是咱们云国的三皇子,逍遥王爷穆晴风。吃喝玩乐他最行,朝堂正事属他怂。大家都喊他废物三王爷。”

饶是莲儿的声音很低,可仍是一字不落的全都落到了穆晴风的耳中。废物三王爷么?呵,这正是他努力求都求不来的形象,竟然已经深入人心了么?

夜影心一沉,原来是个王爷,难怪敢那么放肆!可她也只是抿了抿唇,不管他是不是废物王爷,自己初来乍到,在摸清楚状况前,还是需要低调加谨慎。

夜影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强悍,可凡是她出的任务,没有一次失败过,只除了丢掉命的这一次……一想到她的死是来源于爱人的背叛,夜影垂在身侧的苍白小手,便无力的一点一点握紧了。她发誓,一切有负于她的人,她都会加倍讨回。

夜影的行事风格很简单,从不会用心去算计谋划什么,一般有仇有怨,她当场就报了,从来不会过夜。所以便也不用费尽心神去记住什么、防备什么,身为特工除了出任务,却总是活得像一个无知少女一般。所以夜影在圈内得了一个双面娇娃的雅号!

而有一个人,她就是想忘也永远忘不掉了。萧绝,你果然如你的名字一般无情狠绝!那么,若再相遇,便不要怪我更加的狠绝无情!

挣开莲儿的搀扶,夜影刚走了两步,便腿软的摔在了地上,这让她不由低咒了一声,这副身体还真是弱到爆!

“小姐……”

“希儿……”

莲儿与夜勋同时焦急的喊出了声。夜影抬手淡然道:“没事!腿有些麻……”

莲儿与夜勋对望一眼,眸光中都在默默的传递着一个信息,死而复生的夜凌希,似乎性情大变了。以往的夜凌希,爱笑爱闹,就算天塌下来了,也会嘟着小嘴呵呵傻笑!可现在的夜凌希,不但脸上没有半点笑意,而眸中更是蕴满了冷淡与漠然。

“希丫头,你还记得本王吗?”穆晴风旁观够了后,便走到了夜影的身前站定,唇角轻轻的向上弯着,似笑非笑!却又魅惑实足。

夜影深吸一口气,抬眸,冷淡而漠然的摇了摇头后,便继续在莲儿的扶持下,向着一旁的椅子走了去。她得要先去坐下来休息一下,这个破败身子还真是不中用的很呢!

“不记得没关系,以后咱们慢慢的重新认识!”穆晴风挑眉低语,然后向着夜勋一拱手,便告辞走了。

穆晴风这一走,所以前来吊唁的人,都跟着走了。人家女儿又死而复生了,他们就别穿着一身素服,苦哈着脸触霉头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fhcw/show/9133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