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腹黑宠文

岁月见证我爱你 > 第144章有人晕倒了

不知怎么,苏彦楠看见这个女孩总是会不由自主,她想将她搂进怀中,我在手心里好好抱着,不让别人伤害她。

他不想看见他的泪,不愿听见她哭。他只想在缠绵中看见他的笑,是昨天夜里最亮的光。

这时的苏彦楠,真想把这身婚服扯掉,就这么拉着这个女孩狂奔出去。

“彦楠!”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接新娘去!”

苏彦辰从台下快步走到苏彦楠眼前。

苏彦楠这才回过神来,台下的客人已经有一部分在窃窃私语了。那个女孩也低下头,好似在擦泪的样子。

他心中一痛,定定神,向前走去。

苏溪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但这场面让她略尴尬她却是清楚的。

她表情不变,保持着微笑,静静地等待着新郎的到来。

苏彦楠走过来,接了新娘,苏溪挽住他手臂,花童在身后撒花,两人一起走向礼台。

“有人晕倒了!”旁边有人惊呼。

苏彦楠忙望向女孩的方向:果然是她!

他甩开苏溪的手,摘了手套,急急跑过去。

秦世源正喊着让众人叫医生。苏彦楠抢上前去抱了女孩就往人群外走。

“别挡路!散开点!”众人给他让开一条路,他小心翼翼地抱着女孩,像抱着什么珍宝。

苏溪的微笑僵在了脸上,手也僵在了身侧。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大家吓得目瞪口呆,梦里不知还能不能进行下去?但他们也不知道该不该离席,只好用目光寻找着苏家的人。

现场安静得可怕。

苏老爷子气得脸色铁青。苏彦辰忙让叫了爷爷的专属医生来在旁边看着。

医生简单检查了女孩的身体情况,这时女孩慢慢的醒了过来,他有些抱歉的看着,满脸关切的苏彦楠:“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你的婚礼——”

苏彦楠这才惊觉:我的婚礼那我刚才,——

他转头一看,苏溪就站在他身边,笑吟吟地看着他们:“这位小姐,你还好吧?幸亏彦楠身手快,就在那种人群中抱了过来。”

苏彦楠一脸愧疚的,看看苏溪,苏溪为了向前玩起了他的手,:“彦楠,客人们都在等着我们继续婚礼仪式,呢。”

她挽起苏彦楠的手臂,拖着他向台上走去,一点不给女孩说话的机会,走了几步,还不忘回头给女孩一个灿烂的笑容。

“小岚,没事吧?”秦世源蹲在女孩旁边。

女孩倔强地摇摇头。

他伤心人相识,交换戒指掀开面纱,和新娘亲吻。所有的步骤都在一条一条的进行,仿佛刚才那件事情完全,没发生过。

裴慕白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切。

刚才晕倒的女孩正是他的相亲对象秦岚。她刚回a市,很多人不认识,可他可是熟悉得很啊。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刚才的情形,苏彦楠和秦岚的关系绝对不一般。苏溪这都能忍下去,也是个狠角色。

这场婚礼,在众人心中疑惑表面欢笑中结束。

苏老爷子也撑完了全场。苏彦辰冷眼看着这一切,眉头始终没有散开。

苏家的新女主人苏溪,倒是好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这正是“稳”的特质,受到了在场客人的一致肯定:“看来苏家这个暴发户在教育子女上还是有些眼光的。”

而对苏彦楠,“私生子就是私生子,不苏大体!”

晚上回到房间,苏溪收了笑容,坐在梳妆台前卸妆。

苏彦楠有些心虚,也不敢盯着她看,自己洗漱了,坐在床上看书,却很久没有翻一页。

苏溪收拾完,换了睡衣上床。

苏彦楠讨好地去抱她,被她一把推开:“苏彦楠,我不管你跟那个女人有什么纠葛,今天,你是跟我结婚了。虽然我们之间没有爱情,但是也必须互相尊重。”

苏彦楠点点头,他对苏溪,不怎么喜欢,却也并不讨厌,何况自己跟她拴在了一起,也已经打算跟她厮守了。昨晚的女孩,只能相遇恨晚了。

“还有,”苏溪冷冷地说:“你爱在外面做什么我不管,只有一条,不要被人抓到。”

“我不会有什么别的事情了。”苏彦楠忙保证:“今天是个意外。”

“别跟我保证,你们这些豪门公子的德性我清楚得很。”苏溪厌恶地撇撇嘴。豪门公子结婚后在外面玩明星玩模特的多了去了,只要保密工作做得好,不闹出事来,家里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视而不见的。

她苏溪既然已经加入了国家,那就这种潜规则也当然清楚。跟苏彦楠摆明了说,也是不相信他的性格,怕他无法处理这些善后的事。

婚礼上都能闹这么一出,以后恐怕难以省心了。今天的那个女人,竟然是秦家的女儿,看来不是什么好解决的问题。

苏彦楠此时却还不知道他的“可怜姑娘”的身份。他一整天脑子都在震惊和战战兢兢中来回转换。

今天婚礼上的那些事,虽然也当场没说,什么也没,也没跟他计较,但并不代表就这么过去了。这场暴风雨迟早要来的。

苏彦楠又忧心忡忡起来。

两人各自睡下,各有心事,几乎都是一夜未眠。

安可儿参加完婚礼十分兴奋,一忙完手头的工作就找宋悠悠聊天去了。

她对八卦事业的热爱,宋悠悠都自愧不如。想不通这么一个高材生、留学生、企业高管,怎么会对如此庸俗的事儿有着这么狂热的追求。

“你这种段位的八卦,只满足于道听途说;而我,则致力于发现真相。”安可儿得意洋洋地说:“所以,你八卦就叫八婆,我呢,就是消息灵通人士。”

“哼——”宋悠悠头也不抬,从鼻子里挤出个声音:“得了吧,八卦不分男女老少,也不分高中低档。不过说真的,没想到秦家的小女儿竟然跟顾彦楠有一腿,这么快就搭上了啊。”

安可儿恨铁不成钢地敲敲宋悠悠的脑袋:“说你低档你还不承认。说话这么粗鲁。”

“粗鲁怎么了?话糙理不糙。再说又没在别人面前说。”跟安可儿在一起聊天,宋悠悠倒是发现了自己的另一面:说粗话的爽快。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fhcw/show/902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