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腹黑宠文

秀水苦恋 第151章 我不会告诉我姐的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听到那边门响,我也开门出来。

丫头白我一眼,“死变态!”拉着周慧就向楼下走去。

我紧跟其后,“怎么样,昨晚上没做噩梦吧,没尿裤子吧!”

丫头回头便是一脚,正踢在我的小腿上,我“啊”得一声,疼得我直裂嘴,拉起裤子来,眼看着腿上青紫一片。

咬牙切齿道:“死丫头,你看看,都紫了!”

丫头头也没回,嘴里哼着小曲,向电梯口而去。

我赶紧拉上裤子,拐拐地过来的时候,正看到电梯门关上,丫头在里面,冲着我坏笑。

上午,三个人逛了一会儿街,周慧买了几件衣服,丫头只是逛,什么也没有买,我本来就是陪着的,更没有东西可买。

吃过午饭,丫头先开车,送周慧回去。然后我们开车回家。

一路上丫头心情不错,开着音乐,嘴里跟着哼哼着,但不理我。

不理我正好,我还懒得理你呢,合上眼睛,睡着。

丫头看我要睡着,把音乐声调大,我合着眼睛不理她,她冷哼了半天。

在震耳欲聋地音乐声里,我却睡得很踏实。

直到下高速,我才醒过来,丫头一脸的不高兴,“真是一头猪,吃了睡睡了吃。”

“我吃吃我的,又不吃你的,我睡睡我的,又不睡你的,你管得着吗?”我直接怼回去。

两个人叮叮当当拌了半天嘴,快到我家门口了,丫头直接把车停在路边:“滚,下车,看见你就烦!”

我把着车门,满脸微笑地问:“谢谢你送我回来,要不要到我家喝口水呀,小丫头我看你今天挺厉害呀,小嘴巴巴的,大半天了都没停下来,怎么样?是不是口渴了?……”

“滚!”

车一溜烟儿去了。

“滚得倒是挺快的。”我看着车远去的影儿,心里笑笑地说。

回到家,开门,发现家里没人。看看已经快五点了,给冰儿打电话过去。

“喂,在哪里呢?”

“我和燕子逛街呢,晚上不回去吃饭了,你自己吃吧。”冰儿说完,便挂了电话。

看一会电视,百无聊赖。

去厨房,没什么好吃的,下一把面条,自己吃过。

九点来钟,我正在看着电视,冰儿回来了。挂起包包,在门口换鞋子。

“回来啦?”我问。

“嗯。”

冰儿抬头向我瞟一眼,直接去卧室,一会儿穿着睡衣出来,去洗手间了,听到里面传来“哗哗”的洗澡声音。

一会儿头发上扎着块毛巾出来,拿着拖把,里里外外地拖着地。

“吃饭了吗?”我问。

“吃了。”

“休息一会儿吧,现在电视演《甄嬛传》呢,你着吗?”说着,我把电视翻到那个台。

“你看吧。”冰儿冷冷地说。头也不抬,把客厅拖完,回到洗手间去了。

一会儿出来,直接回卧室去了。

我坐在沙发上,翻看着电视,心里便有些不痛快。

我又没招她没惹她,回来就这个样,给谁看呢。

我又坐了一会儿,心情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最近一段时间,跟冰儿交流越来越少了,有时候两个人半天都不说一句话,只是干坐着,感觉特别扭,想说些什么,张张嘴,看着冰儿一张冷冷的脸,又没有说话的意思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我也想不起来了。

这一天,下课回家,刚要开门,门从里面打开来,雪儿脆生生地叫道:“哥,回来了。”

“雪儿过来了,你姐下班没有?”我一面换鞋子一面问。

“还没呢。我今天休班,下午便过来了。”雪儿说。“我已经给我姐打过电话了,她一会儿就回来。”

雪儿从年前来我家,我就给她一把我家的钥匙,她到我家,进出自如。

自从工作以来,回来的少了,有时,一周都不回来一次。

“哥,看我包的水饺,我知道哥爱吃,花了我一下午时间包的。”

雪儿指着客厅茶几上,排得一圈圈的水饺,对我说。

“你自己包的?挺厉害呀,几天不见长大了。”我笑着说。“你自己擀的皮,自己包的?”

“是呀!”雪儿点点头说。

我低头看一下,笑了。

雪儿脸便红红地说:“我去买的面皮,自己调的馅,这就不错了,花了我一下午时间呢。”

“不错,不错,直得表扬。”我说。

有了水饺,不用做饭了,只等着冰儿回家就可以啦。

两个人坐下来,雪儿盯着我的眼睛,突然问我:“水哥,你跟我姐现在怎么样了?”

我听了一惊,这小丫头怎么啦?怎么问这个。

“怎么啦,我和你姐挺好的。”

“那丫头是谁?”雪儿突然问道。

“丫头?”我心里一动,她怎么知道丫头的?“哦,她是我同学,又是我同事,你应该认识的,以前我跟你结婚的时候,你们应该见过。”我说。

“哦,怪不得我看着面熟。”雪儿听我这么说,自言自语道。

“看着面熟,你见到她啦?”我吃惊地问。

“啊,没有,我只是这么说说。”雪儿急忙改口道。

“说实话,你什么时候见到她了。”我才不信雪儿的话呢,好端端地,提起来,还说面熟。这之中一定有蹊跷。

雪儿脸红红的,吞吞吐吐地说:“我只是无意中看到你手机里,有一张挖野菜的照片……”

“你看我手机啦?!”我问。我恍然大悟,刚刚我去洗手间,手机放在茶几上,雪儿一定是趁我不在,偷偷看我微信了。

前几天从菏泽回来后,有几张丫头和周慧的照片,就发给她们了。

雪儿应该是看到了,所以才问的。

“哥,你别生气,我真是无意中看到的,是刚才有个叫丫头的来微信,你不在,我怕有什么急事,替你看了一下,看到的……”雪儿越说越没有底气,小声解释着。

我拿起手机,果然刚刚丫头给我发过微信,是工作微信,没有什么秘密,但向上翻,便会看到以前两个人发的微信了,其中还有骂我“变态”的话。不得不让人怀疑。

“我们只是同事关系。你不要瞎想。”我风轻云淡地说。

看到我没有怪她的意思,雪儿立刻八卦起来:“哥,你说实话,你跟丫头是不是……”

“别胡说,我们什么事都没有?”

雪儿看我急了,吐吐舌头,小声说:“哥,你不要害怕,你悄悄告诉我,我发誓,我不会告诉我姐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fhcw/show/589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