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腹黑宠文

大佬好可怕 第279章_炼化

“这也是我最近才知道的问题,好像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禁秩一般…世界有很多修士没有办法冲过这一层禁秩。”

岐黄静静的说着,他这一段时间也没有跟白池,铸完灵器,便在四海八荒走动,看看有什么可以用的东西。

“啊,那这个世界的禁秩,会妨碍师傅您的离开吗?”白池也有些疑惑的问着,他也不知道这些究竟是对还是不对,所以无奈只能这样了。

刹时间,岐黄白了白池一眼,这才又说着:“我说话的时候别打断我,容易糊涂的。”白池听到后,立刻闭嘴了,一句话都不再多说了。

“这个世界上的禁秩,对我来说,只要我不用世界上的力量,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不过要是使用了超过这个世界上的力量,会遭到世界的抹杀。

而那抹杀,便是所谓的雷劫,只要雷劫度过了,这才能够冲到新的世界上,所以我们的这个世界,就是连接起来的,所以只要突破了这八荒的限制,天界便是一个新的开始。”

“哦,师傅,我知道了,这八荒之上,就是天界了,在天界之后方才是你们的那个世界。”

“嗯,没错,好了,今天就回去休息吧!恐怕你父母很快也要过来看看他那宝贝儿子最近过的怎么样了。”岐黄哈哈一笑,便朝着远处走去了。

独角马还在外面看着白池:“不就是看着不像了吗?我身上的气息又没有改变,这才是我的真容,剩下的事情就不要去多想了。”

独角马轻轻的嘶鸣了一声,都说魔兽的感知是比较强劲的,不过白池这易容,想来这独角马应该也是知道的,既然现在还要表现出这般模样,也不知是装的还是真的。

翌日清晨,白池去拜见了父母之后,便到了岐黄的屋子里。

“坐下吧!和你父母打过招呼了吗?”岐黄静静的问着,知道是已经知道了,问还是要问的,白池也没有隐瞒,直接点了头。

“既然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开始了。”岐黄说着话,直接将周围的灵阵启动,白池看着都是长吸了一口气,自己的师傅,到底是什么人,这个既然也会。

“别看了,这个我不过就是我修炼余下的时间学习的,闭关炼药的时候用的。”白池听到后也都是点了头,现在也不知道究竟要说什么了。

这样随随便便学的,都能够有这样的威力,要是真正学习起来的话,这又该是一般什么模样,这自己可就不知道了。

他直接盘坐在了地上,岐黄看着手中的那一滴凤凰精血,猛的吸了口气,那里面可是包含着太多的生命气息了,让他都有些动容。

只可惜,自己是毒修,用这样的东西真的是要出事情的,也只有白池才不会有事儿,他的身体当中有血气,那股血气正好可以帮他抵挡身体当中拿血精血,直到最后将两种精血融合起来。

岐黄看了一眼,丝毫没有多想,盘坐在了白池身前,一把手抓起玉瓶又是一上手直接将这精血打入了白池的身体当中,身体当中的那股灵力也是传输到了白池的身体中。

“啊…”白池长吼一声,也幸好了这里有灵阵,外面对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可是丝毫不知,很快,他的身体也是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了岐黄面前。

这凤凰精血当中,本就带有它们一族特有的涅槃,只要还有一丝的火焰,都有可能让他们浴火重生,这些虽然只是传说,不过在白池这里,还是应验了。

这里的精血,确实让他浑身都是一颤不过在岐黄那些灵力进入到他身体的时候,那凤凰精血倒也是稳定了许多。

在他身体当中的血令看到那凤凰精血之后,浑身都是一颤,道:“自己就这样直接将精血打到他身体这样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下去。”岐黄看了一眼,现在也不知道究竟要说什么了。毕竟他的事情差不多也已经完成了。

在他的脑袋上,能够清楚的看到有很浓重的汗珠留下,是因为他身体灵力消耗太多,现在承受不下这凤凰精血带来的热度。

刹时间,在白池的身体当中能够清楚的感受出来一道磅礴的血气露了出来。

岐黄已经到了一旁,将那一瓶灵液打开,直接吞了下去,这才让他好受了很多,白池现在真的是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大量的用上灵力,炼化着那滴精血,这东西好似相当顽固,完全就不听白池的调遣。

“运转五毒真经,用身上的毒,去压制它的血气。”听到了岐黄的话,虽然现在的白池还有些神志不清,不过还是照着岐黄说的话去做了。

五毒真经的运转,这才让他的身上舒服了许多,那种热度,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修士可以承受的下的,白池长吐了一口气,这才开始了安心的炼化。

岐黄也是在一旁为这个徒弟松了一口气,他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凤凰,不过还是知道这凤凰的厉害的,哪怕是一滴精血,都能够烧死许多的修士了。

现在这个弟子的修为还很低,要是真的依靠身体当中的那血气的话,还真的不知道是死是活,现在他还是要一直在身边的,不然这精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暴动起来。

那样受罪的依然还是白池。

他们在这里闭关,外面可不安生,林邪坤,林芬芳现在可都在外面等着了,林邪坤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不过林芬芳自然是为了看看自己这个弟弟,有没有改变什么的。

在很早之前,白池就感受到了林芬芳的心意了,只可惜,他就是不接受,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们是同族子弟。

独角马看着这两个人,瞬间就有了一股警惕心,特别是看着林邪坤,那一脸的不屑,总感觉要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在这家族之外,还有更大的事情发生,只是现在还没有传到他们耳朵当中罢了。

一切事情,都不过是一些虚妄而已,对白池来说,这些并算不上什么.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fhcw/show/451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