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腹黑宠文

农门商女俏军师 第30章 懵

就在余秋雨余亦凡和余亦然一家人在准备吃饭的时候,门再次被噼里啪啦的敲响了。

余秋雨手中的筷子一顿,和余亦凡一起,诧异的看向门口。

谁啊,这么没礼貌没素质没良心没眼力见,不知道他们在吃饭吗?

余秋雨吧唧了一下嘴巴,起身走到门口去开门。

敲门的是李锦。

“小贱蹄子!你可总算开门了,你这个死丫头,害惨了我们家的凤儿,我,我打死你我!”

说着,李锦就啪的一巴掌打在了余秋雨的脸上,余秋雨的右脸颊很快就红成了一片。

她懵了,怒了。

到古代没多久就被人呼了两次巴掌,她可真是倒霉啊!

不过,这次也真的不怪她,这次她一开门,李锦就迎头打了她一巴掌,她就算是想反应也反应不过来。

余亦凡和余亦然恰好把余秋雨挨了李锦一巴掌的一幕看在眼里,个个都放下碗筷朝着她们走来。

李锦的手劲大,余秋雨的脸颊肿的老高,余亦凡看到自己的妹妹的脸被打成这个样子,顿时很心疼,不悦的看向李锦。

“舅妈,你这是干什么呢,好端端的,秋雨也没有怎么得罪你,你怎么能打人呢?”

“没得罪我?”李锦怒气冲冲的插着腰,指着余秋雨,“你问问你这个好妹妹,她到底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李锦的这句话一下子就让余秋雨明白了什么事,也明白了李锦来的目的。

作为哥哥的好妹妹,余秋雨当然不能让李锦实现这个目的了。

她突然捂着脸颊猛然抬头,一双眼睛眼圈通红,眼睛里带着泪水,死死地盯着李锦。

“舅妈,你太过分了!”

然后,余秋雨就有些疯疯癫癫的跑了出去,一边跑出去余秋雨还不忘记一边弄乱自己的发型,弄得自己衣衫不整头发凌乱。

“救命啊,杀人了,救命啊。没天理啊!”

看到自己周身都准备妥当后,余秋雨坐在地上便是大哭。

李锦没有反应过来,走到余秋雨身边,正想对余秋雨做些什么,这个时候余家的街坊邻居都打开了门,看到了这一幕,大伯母更是快步跑过来,发出一声惊呼。

“啊呀,她舅妈,这个孩子怎么得罪你了,你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手,你看看把人打的,秋雨再怎么有错也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小孩子啊,你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手呢?天底下有你这样的长辈吗?”

大伯母听到声音就马上跑了出来,看到余秋雨这个样子,就想起了上次余秋雨也是在自己家门口被呼了巴掌。

想来那次余秋雨被呼巴掌也是李锦做的,这么一想,大伯母更生气了,愤怒的指责着李锦。

大伯母这么一指责,旁边打开门围观的村民也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李锦在这儿欺负余家的一家子孤儿弱女的啊!

见到这个架势,李锦就算是再愚钝也明白了过来。

他丫的,这死丫头刚才是在阴她呢。

“臭丫头,你少在这儿给我装,你害的我女儿被一帮小混混给缠上,你还在这儿给我博同情,你还真是不要脸啊!”

余秋雨抹着眼泪,抽抽搭搭的道,“舅母一味地指责我,可是我也很委屈啊,你只知道姐姐有事遇到了麻烦,可是你有问姐姐她做了什么吗?是不是咎由自取?一味地指责秋雨做什么?”

说着,又是一阵泫然欲泣抽抽搭搭的。

这次,李锦再次的哑口无言起来。

她反应过来了。

现在还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余秋雨质问这事,这等于越描越黑,可能会损害自己家宝贝女儿的名声。

见到李锦的眼中已经生出了几分退却之意,余秋雨见势,急忙开口道,“舅妈还因为我们不给你银子起争执,其实不是的,是我们家什么都没有,百废待兴的,借出去的银子他们都没有还回来,舅妈之前还借了我们一大笔银子没有还回来,我们家也需要银子,所以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银子来孝敬舅妈啊,希望舅妈能够恕罪。”

余秋雨眸中带泪抽抽搭搭说的这一番话啪啪啪打脸很多人,很多人都羞愧的低下了头,不敢抬头直视余秋雨,余秋雨知道,他们就是在余家有难时落井下石的人。

不过这次她不想追究这些落井下石的村民,她只想追究落井下石的舅妈李锦。

这事被拆穿了,李锦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她到底是真的小看了余秋雨这丫头,没想到余秋雨这丫头居然真的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拿这件事出来说事。

“余家嫂子啊,你欠了人家的钱你得还给人家。”

“余家嫂子,你怎么能这样做呢?你这样做不就是等于欺负人家孤儿寡女的吗?”

“真是的,余家嫂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啊。”

“要我是你,我肯定会把银子还给人家这孤儿弱女的,这么欺负人家,实在是太丢脸了。”

旁边围观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说的李锦面色铁青,脸色越来越难看。

余秋雨小心翼翼的缩在余亦凡的怀里,颇有些得意的打量着这一幕。

想要对于李锦这样的泼妇这样的无赖,说到底,最后还是要依靠群众的力量。

李锦被说的面色一阵红一阵白的,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她又不好抽身。

最后,李锦咬了咬牙,“行,我这就去把欠你们的银子还给你们,以后少因为这事找我!”

说完,李锦转身,气冲冲的往家里走,去拿银子。

她现在可真的不敢套路余秋雨了,要是这小丫头再跟她的街坊邻居说了,那么她的面子往哪去放?

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她李锦也不敢在余秋雨面前耍小花招。

没过多久,李锦就带着一袋子钱,来到了余秋雨家,将那一袋子钱扔给了余秋雨。

“现在,欠了你们家的银子都还给你了,以后少拿这件事出来说事。”

余秋雨勾唇一笑,轻声道了句,“好啊。”

看着李锦在村里人的指指点点中离开,余秋雨感觉非常痛快,就是自己的脸刚才被李锦扇的有些痛。

她挨打,她破财,算了算,她们两个都不吃亏。

余亦凡看着自家妹妹脸上的红肿,相当的心疼,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李锦又要赖上自己的妹妹,但是考虑到李锦这个人一直看他们不顺眼,所以也没太在意缘由细节,抱着余秋雨就进了屋子。

余秋雨的脸颊肿的老高,大伯母急忙把鸡蛋煮熟了,送过来给余秋雨敷脸。

伤口有点重,一碰就痛,几个鸡蛋敷下来,余秋雨不知道龇牙咧嘴了多少次。

大伯母看到余秋雨这个样子,很是心疼,忍不住数落起余亦凡来。

“你说说你这个哥哥是怎么当得,怎么自己的妹妹受了欺负,一点忙都帮不上?你说你做官是为了什么?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好吗?”

余秋雨有些心疼自己的哥哥,但是大伯母的话自己也不好意思打断。

毕竟大伯母也是出自于一片好心,她总不能辜负了大伯母的心意。

“大伯母,我其实没事的,不关哥哥的事,是因为舅母动手的速度太快了,别说是哥哥了,就连我也反应不过来,毕竟舅母突然动手打人这事谁也没想到的,也不怪哥哥没反应过来。”

余亦凡低着头没有解释,他看到余秋雨挨打,心中也是愧疚一片。

作为哥哥,居然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好,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经过余秋雨的一顿安抚,大伯母的情绪逐渐的稳定了下来,稳定下情绪来的大伯母想到了什么,疑惑的看向余秋雨。

“秋雨丫头,你老老实实的告诉大伯母,为什么李锦要和你闹别扭,甚至还要打你?”

余秋雨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该怎么回答?

她总不能告诉大伯母说是因为她的女儿余风买通了一批小混混,想要欺负余亦然,不料却被自己反将了一军,她们母女俩吃不下这个亏,所以气急败坏的来打了自己吧?

这样好像会给大伯母以及余亦凡留下不好的印象。

在余亦凡的印象中,余秋雨的形象可是一直都是宽和敦厚的,要是自己这样做了,难保余亦凡不会怀疑自己不是真正的余秋雨。

为了自身安全,她不能说。

“谁知道呢,也许是舅母不知道在哪里受了气,觉得是我造成的,然后就来打我,想要发发火吧。”

说着,余秋雨还做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果然,大伯母听到这话,再看看余秋雨脸上的青紫,心疼的那叫个不得了。

“你这孩子,真是个命苦的娃,怎么会摊上这样的舅母?”

说着,大伯母还温柔的将余秋雨搂进了怀中,轻声的安慰道。

缩在大伯母的怀里,余秋雨感觉有暖意从心窝处涌起。

被人关怀的滋味真好,她感觉到自己很温暖,她这些年,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都没有怎么尝过温暖的人情,就连她的男朋友都是对她薄情寡义的,跟她在一起也是因为她的专业知识过硬,而不是真心的喜欢她这个人。

“大伯母。”

余秋雨的眼圈红了,她回抱住大伯母,“谢谢你。”

听到余秋雨带着哭腔的这一声谢谢,大伯母一愣,想到刚才李锦打的那一巴掌,顿时再次的心疼起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fhcw/show/2804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